「喂喂喂!你的手機到底是怎麼回事?」渾然不知對方的心理活動,斯誇羅劈頭就是一句大嗓門的質問,「還有剛剛那個小鬼,竟然當著我的面對你動手動腳!」

 

只要一憶起方才的畫面,斯誇羅就覺得滿肚子的火。絕對是故意的,那個該砍成千層派的占星小鬼絕對是故意的,他可以直接拿貝爾那白癡的名字發誓!

 

「什麼動手動腳的?斯誇羅你想太多了啦。」並不認為這事有什麼大不了,綱吉不以為意地敷衍著,他的心思全放在斯誇羅的第一句話上頭,「你說我的手機怎麼了?手機、手機……」

 

發現到自己的手機早已不在手上,綱吉低下頭,在桌子底邊看見那個銀色扁平長方體的蹤影。

 

年輕的彭哥列首領撿起翻面一看,隨即發出「唔呃」的一聲。手機螢幕上面正顯示著通話中的模式,通話的對象就是面前一派兇神惡煞氣勢的彭哥列劍豪。

 

「對、對不起,一定是剛剛掉下去的時候,不小心壓到的……」綱吉慌張地道著歉。

 

「喂喂喂!我又不是要你說對不起!」斯誇羅一見綱吉這模樣,頓時什麼氣都沒了。他切斷手機的通訊,伸手用看似粗暴的力道揉揉那頭柔軟的淺褐髮絲。

 

「斯誇羅怎麼會突然來了?」一邊享受著其實相當輕柔的撫摸,綱吉忍不住問道。

 

「怎麼?我不能來嗎?」斯誇羅立刻兇惡地瞇起眼。

 

「咦?當然不是!斯誇羅能來我真的很開心。」綱吉認真地說,沒察覺自己的話給男人帶來意想不到的欣喜衝擊,「但是,你不用出任務嗎?」

 

「那種簡單到渣的任務,八百年前就解決掉了。」斯誇羅不悅地撇撇唇,像是覺得少年將他的能力看輕,「而且我不來的話,等你到義大利都不知道是哪時候的事。」

 

斯誇羅越說,綱吉自己就越感到汗顏,他的頭顱忍不住低垂了下去。以自己還是學生的情況,確實是難以想去義大利就能去成──不過絕對不是交通工具的問題。瓦利亞那邊都已經放話過,他們隨時都可以派遣私人飛機迎接他們的首領。而是在去之前,他就會先被自家的家庭教師以著「荒廢學業」的名義,一槍打爆他的腦袋。

 

「……最主要的是……」

 

發現男人的大嗓門突然變低,語氣也多了一絲不自在,綱吉下意識地抬起頭,望見對方別過臉,髮下的耳朵在發紅。

 

「老子、老子想見你,不行嗎?」

 

那是一種難以形容的感覺,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一股溫暖和甜美瞬間流入了四肢百骸當中。

 

綱吉忽然主動拉拉斯誇羅的手臂,當男人紅著耳朵,反射性地低下頭,他露出了笑。

 

「斯誇羅,trick or treat。」

 

彭哥列的劍豪當然不可能不知道這句話的含義。但是一名終日與殺戮為伍、唯有在戀人身邊才可以真正感覺到明亮與溫暖的男人,身上怎麼會準備著糖果。

 

所以斯誇羅愣了一下,然後他的臉頰迎上了一個柔軟的觸感,他的戀人仰起頭,親吻上他的臉頰。

 

斯誇羅還是怔怔地望著綱吉,好像他一時間仍舊無法回神。可是就在下一秒,他猛然地反抓住綱吉,在那雙褐色眸子訝然睜大的時候,換他低下頭。

 

這名耳朵猶然泛紅的男人粗聲說,「喂,這樣根本就不夠吧?親吻是這樣才對……」

 

明亮還帶著暖意的秋季午後。

 

不管是待在房裡的斯誇羅,或是也待在房裡的綱吉,這兩人都沒有發覺到,從秘密通道回到房內,準備要來睡個嬰兒的午覺的彭哥列第一殺手,正默默地掏出愛槍,決定送給眼前的愚蠢情侶一打子彈。

 

原因是那些亂飄的愛心泡泡,實在太有違他的美學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醉琉璃 的頭像
醉琉璃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