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一樓的宮莉奈正陷入莫大的煩惱中,織女提著裙擺,一路衝上了二樓走廊。她沒有馬上回到自己房間,而是在一刻的房間門前停下。她試探性地小心轉動門把,發現房門竟然是上鎖的。

「部下三號……一刻!」織女深吸一口氣,然後在門外喊道:「現在主動跟妾身和好的話,要妾身不生你的氣也是可以的!」

房門後一片靜悄悄,連點回應也沒有。

「你有沒有聽到?一刻!」織女不死心又拉高聲音說,「你要和好的話就趁現在,否則……否則妾身就離家出走給你看!」

房間裡依舊是沒傳出丁點聲音。

織女咬著嘴唇,握緊拳頭。

那名白髮少年從來不曾像現在這樣無視她的存在,就算以往再怎麼怒氣沖沖,最後也還是會像投降一樣地對她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

一點也不像現在,一點也不像現在……

「妾身知道了,妾身就離家出走給你看!妾身再也不煩你行了吧!」織女幾乎是倔強地嚷出這句話,還用小腳踢了門板一記,隨後才重重踩著步伐,回到自己房間裡。

「砰」的一聲,大力的關門聲驚動了坐在窗台前,戴著耳機聆聽音樂的巴掌大人影。

綁著數條細辮子的少女回過頭來,在一瞧見織女微紅眼眶後,那雙古靈精怪的眼眸陡然睜大,先是吃驚,緊接著換上了憤怒。

「織女大人!誰欺負妳了?誰敢欺負妳了?」喜鵲迅速地拔掉耳機,背上黑翼一拍,趕緊飛向了織女,「喜鵲我去幫妳教訓他們,是那個可惡的白毛,對吧?」

「不是、不是,跟一刻沒有關係!」織女爬上床舖,用棉被摀著頭,悶著聲音大叫道:「才跟他沒有關係!」

「織女大人……」喜鵲變回了和正常人無異的體型,坐在床沿邊,想要看清織女的表情。但織女的棉被蓋得死緊,連一雙眼睛也不肯露出來,「織女大人,不能告訴我是發生什麼事嗎?」

「什麼事也沒發生。」織女悶悶的說道:「一刻是豬頭……可妾身覺得自己更糟糕,妾身不是有意說出那些話的,妾身只是……」

喜鵲不追問,耐心地等候織女主動再開口,縱使她的心裡是認為不管千錯萬錯,都絕對不會是織女的錯。

所以,一定是那個腦子裡只有裝豆腐渣的白毛不好!

安靜地守在床邊,喜鵲的腦海中已經轉過無數種虐待那名白髮少年的方法。

「喜鵲。」

「是,織女大人,我沒想要怎麼虐待那白毛的,我真的沒想!」喜鵲幾乎是反射性地說。

「虐待?」棉被終於拉下幾寸,兩顆烏黑明亮的眼睛露了出來。

「不是,織女大人妳聽錯了,喜鵲我剛什麼也沒說。」喜鵲立即用最快速度否認。

「其實妾身剛也沒有聽得很清楚……」織女困惑地回望著喜鵲,隨即又把棉被拉上,又一次悶在被子裡說話,「喜鵲,妾身知道自己很任性,可是明天妳可以再陪妾身任性一次嗎?就算這樣做,對……很過意不去,因為明天明明是如此重要,但妾身……」

「明天?」喜鵲轉頭看了牆上的月曆一眼,她的眸子瞬間閃亮起奇異的光芒,一雙手更是熱切地握住織女的小手,「明天沒問題的,織女大人,就那樣做吧,請務必要那樣做。剩下的我會負責處理好的,一定安排妥當!」

「真的?妳覺得妾身這樣做很好?」織女坐了起來,也不在意自己的一隻手被人緊緊握住,原先還微紅的眼眸裡出現一絲的光采。

「好到不能再好了,一定能給人大大的驚喜。而在驚喜之前,當然要先準備驚嚇,這樣才更讓人永生難忘。」喜鵲的聲音飽含著熱度,雙眼堅定地凝望織女,「織女大人,我們就這麼做吧。」

「沒錯,就這麼做!」織女小臉上的奕奕神采全都回來了,她的眸子像在發亮,她就像已經把之前的不愉快都拋到九霄雲外。沒有浪費時間坐在床上,她立刻跳下了床,光著腳丫地衝到書桌前,找出紙筆,埋頭努力地寫著什麼。

見織女的精神回覆,喜鵲的唇角揚起滿足的笑,然後她拿出自己的手機,從通訊錄中叫出了一個名字出來,再將想說的話輸進了簡訊裡。等到最後一個字輸入完畢,纖白的姆指按下了傳送鍵。

過不到幾分鐘的時間,喜鵲手中的手機就發出「嗶、嗶」的音響。

「是妾身的手機嗎?」織女停下筆,下意識地回過頭。

「不是呢,織女大人,是我的手機。」喜鵲露出了若無其事的甜美笑容。

待織女又轉回頭,這名綁著細辮子的荳蔻少女打開了收到的簡訊,嘴角彎起了滿意的弧度。

簡訊發件人的名字是畢宿,至於簡訊內容則是——

沒問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醉琉璃 的頭像
醉琉璃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