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前注意
此為BL同人,CP是胡十炎X一刻

 

 

絕對,不要,讓開發部喊出「好無聊」三個字。

否則會發生非常恐怖的事情。

一刻用親身的血淚教訓,徹底地了解到這個事實。

但既然都是事實了,就表示這已經是發生過,或是正在發生,總之就是無法逆轉。

 

瞪著眼睛,看著幾乎沒有半片雲朵的湛藍天空,一刻的內心和現下的天氣相反,幾乎是閃電交加。用更強烈一點的說法,可以換成電閃雷鳴。

總而言之,就是糟透了。

一刻閉上眼睛再張開,映入眼底的還是那片天空。默數了幾秒鐘,他終於還是坐起身子,不再逃避現實。

那就是——他穿越了。

X的他居然穿越了啊!

這個世界上難道真的沒有科學可言了嗎!

憤怒地在心裡吐完槽後,一刻摀住臉。

幹,還真的沒有,他自己就是個不科學的存在了。

半神,身上有織女和牛郎的血脈,力量要是爆發出來,一拳打碎牆壁都不是難事。

一刻把雙手放下,以著毫無起伏的眼神看了周圍一圈,發現自己如今正待在一個綠意盎然的小公園裡,附近沒人。

但一刻還是可以百分之百地確定,自己不在原來的世界。

——因為就是開發部的混蛋,把他給送進了據說是時空裂縫的黑洞裡面!

然後再一張眼,他就躺在這個公園的土地上了。

就在這時候,一刻口袋裡的手機響起,像是強調存在感地拼命震動著。

一刻掏出手機一看,螢幕上顯示的是「來自異世界的神使公會」這一串字。

……好喔,非得提醒自己穿越了是吧?

一刻面無表情地接聽手機,傳進耳中的是再熟悉不過的輕快嗓音。

「哈囉,初到異世界的感覺如何呢?開心嗎?驚喜嗎?激動嗎?」

「不開心、不驚喜、不激動。」一刻的聲音缺乏抑揚頓挫,「管妳是不是劍靈或執行部部長,老子回去絕對要揍死妳跟紅綃。」

一刻記得清清楚楚,把他送進時空裂縫的混蛋除了紅綃之外,還有一個就是跟紅綃狼狽為奸的范相思。

媽的,這兩個傢伙湊在一起就絕對沒好事,偏偏可憐的受害者還是他自己!

「沒問題,我很期待和你大打出手呢。」范相思爽快地說,「只要你先通過灰幻那關。」

一刻捏著手機的手指收緊,青筋在額間迸跳。忘記想單挑范相思的話,有個叫灰幻的妻奴會第一個跳出來。

「好啦,先簡單跟你交待一下第一次到異世界的注意事項。」范相思說,「不用擔心會有什麼危險,那個世界很安全的,和我們這還是姐妹世界呢。是這樣形容的沒錯吧……姐妹校、姐妹市之類的,所以兩個世界就是所謂的姐妹世界!」

「操,聽起來你們還常交流咧。是不是還有交換學生啊?」一刻諷刺。

范相思愉快地說,「哎呀,你真聰明呢,宮一刻。」

……不,他還寧願自己別那麼聰明。一刻耙了耙自己的白髮,沒想到自己隨口說的還會成真。

不過換個方向想,也就是說這不是紅綃她們第一次幹這種事了。起碼人身安全估計不用太擔心,也不用煩惱回不回得去的問題。

「我們還沒替姐妹世界取個名字。你知道的,取名也是大事,需要經過慎重的開會、開會以及浪費時間。」

「……妳說出真心話了。」

「咦?是嗎?真不好意思啊,但開會的確是世界上最沒效率的事嘛。反正我們就先喊它異世好了,有其他疑問的話,你可以問問你的旅伴,他不是第一次過去那了。祝你們甜蜜蜜唷,掰啦。」范相思不給一刻有再發問的空間,俐落地結束了橫跨兩個世界的通話。

 

「喂喂?我操!這有說跟沒說一樣,還有旅伴又是什麼鬼?誰跟著我一起過來了啊……」一刻惱火地瞪著自己的手機,滿肚子的疑惑只能被迫再吞了回去。

他都要懷疑自己剛剛是不是聽錯了,范相思是真的說出「甜蜜蜜」這幾個字嗎?

慢著,唯一能夠符合這幾個字的,不就是……

還沒等到一刻再打電話回去,他忽地發現到,自己的褲子裡傳來了詭異的起伏,就像有東西要從裡面冒出來一樣。

他的臉色發青,背後寒毛直豎,感覺自己這一趟異世界之旅疑似要變成一部恐怖片了!

下一秒,真的有東西從他的褲子裡飛速竄了出來。

那條黑影快得不像話,一下子就爬到一刻的手臂上。

要不是一刻定睛看清了黑影的真面目,他可能就要不計形象地發出尖叫聲——這他媽的根本就是恐怖片的發展了吧!

「怎麼傻了呢?」黑影說話了,慵懶的低沉嗓音和他的迷你身形一點也不相配。

從一刻褲子裡平空竄出來、現在待在他手臂上的,赫然是一隻不到巴掌大的黑色小狐狸。

覆滿絨毛的尖尖耳朵、滑順黝黑的毛髮、一雙如同琥珀剔透的金黃眼睛;而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他屁股後那六條微微擺晃的大尾巴。

落在常人眼裡,這是一隻只可能存在於幻想故事中的六尾妖狐。

落在一刻眼中,他只覺得拳頭很硬,心頭火很旺。

「胡、十、炎。」一刻咬牙切齒地說,「你該死的為什麼會從我的褲子裡冒出來啊!」

「喔。」胡十炎優雅地舔了舔自己的一隻爪子,「大概是紅綃設定錯投放位置了吧?別擔心,本大爺沒有趁機偷舔你一口的。不懂得克制自己,那可是野獸才做的事,我比較喜歡在適合的場所當野獸。」

「獸你老木!你他媽的還想舔?」一刻大怒。

「所以你願意讓我舔嗎?」胡十炎跳至一刻的肚子上,那雙漂亮的金眼睛看起來更像某種華貴的寶石。

「我——」一刻覺得自己的血壓像一口氣飆高了。就算這隻狐狸是他男朋友,他也想掐死他,「該死的,你別說話!閉上你的嘴,讓老子清靜三分鐘!」

一刻不想再被胡十炎莫名其妙的話題牽著走了。

胡十炎擺出一副「大爺我很乖巧」的姿態,再用粉紅色的舌尖舔了舔一刻的手臂。

溼涼的觸感頓時讓一刻的怒燄消下大半,心頭也軟了不止一點。

果斷地將胡十炎之前說的廢話扔到一旁,一刻把注意力放在正事上,「所以……你是我的旅伴?」

「你也可以說伴侶。」胡十炎趴臥下來,六條尾巴有一下沒一下地晃動,「還是你比較喜歡『親愛的』?『甜心』?『寶貝』?嗯,我忽然發現到……後面這幾個都被柯維安喊過,真令狐火大,回去用尾巴抽他好了。」

「你來過這世界?」一刻裝作沒聽到胡十炎的嘀咕。

「來過幾次。」胡十炎說,「我們在這裡會有符合這世界的新身分,協會那邊很有經驗了,晚一點就會有人過來接我們。」

「協會?什麼協會?跟神使公會類似的存在嗎?」

「有點像,又不太一樣,晚點再跟你解釋。」

「那我們到這裡到底要幹嘛?」

「體驗一下穿越到異世界的感覺呀,一個禮拜的交換學生的概念吧。」

一刻連白眼都不想翻了,哪間學校會把學生交換到異世界啊。

「對了。」胡十炎挪步到地面上,「你不檢查一下你現在的模樣嗎?」

「什麼意思?」一刻的心中有不祥的預感,他幾乎是反射性地跳了起來,拉開褲腰往裡頭一看,提至嗓子眼的一顆心頓時安放回原處。

還好,該在的東西都還在。

不能怪一刻會有這種詭異的反應,他被轉換性別也不是一次兩次的事了,弄得他才會如此草木皆兵。

既然性別沒變,那是什麼變了?

一刻不認為胡十炎會無緣無故地說出那番話嚇自己。

胡十炎沒有立刻要為一刻解答的意思,他的身影倏地散成了一縷黑色煙氣,緊接著小狐狸消失,站在原地的是一名高挑修長的俊美男人。

一刻不是頭一回見到胡十炎以成人姿態現身,對方的五官依舊是奪目的俊美矜貴,狐狸耳朵和尾巴都被收了起來。

可一刻瞬間就發覺了不同以往的地方。

身高。

以前頂多是差一個額頭,現在竟然是差半顆頭了!

「是你變高還是老子縮水?」一刻咒罵一聲,馬上就知道答案是哪一個了,「幹!為什麼是老子變矮啊!」

「正確的說法是……」胡十炎伸手往虛空畫了一個圈,一面像金豔熔岩鑄成的鏡子就出現在一刻面前。

光滑的金黃表面,清晰地倒映出一刻的身影。

一刻的眉頭擰成一個「川」字,他一眼就認出來了,鏡子裡是高中時期的自己。

身高縮水,年紀縮小,這兩個擺在眼前的事實倒是沒有給一刻帶來什麼打擊——這可是比被性轉還要好上太多太多了。

他寧願當個高中生,也不想再當一個女孩子,生理期的滋味真太他媽的嚇死人了。

「為什麼我會變這德性?」一刻冷靜地問道。

胡十炎手指再一抹劃,金色的鏡子消失,「這邊的世界意志決定的吧?它會讓我們有符合這裡認知的身分,例如在這我不是妖怪,你也不是神使,但值得高興的是,我們的力量都還能正常使用。」

「越聽越糊塗……」一刻咕噥道:「沒有更簡單的說法嗎?」

「本大爺想想……」胡十炎像沒骨頭似地靠到一刻身上,後者瞪他一眼,卻也沒推開,「簡單的說法就是,這個世界它任性,它高興。」

……幹。這是一刻的感想。

「別想太多了。」胡十炎摸了一把小男朋友的臉,被對方狠狠地拍開來。

「摸屁啊!」一刻的臉頰微燙,才不承認胡十炎那種摸法太色情,指尖差點要摸進他嘴巴裡,「你剛說不是妖怪、不是神使又是什麼意思?」

「身分要符合這世界設定的意思。」胡十炎說,「這裡沒有神明也沒有妖怪,所以我們不能是妖怪,也不能是神使,得成為另一種貼近這兩個、但又得是這世界原本就有的存在。」

「算了,你還是晚點再跟我解釋吧。」一刻聽得都有些頭痛了,「那我們現在就是在這裡,等那個什麼協會的派人過來?」

「賓果。」胡十炎彈下手指,「協會有偵測系統,外世界的訪客過來,他們就會察覺到……噢,似乎是來了。」

「來了?在哪?」一刻下意識地東張西望。

過沒多久,小公園裡真的出現第三人的身影。

一刻瞪大眼,「女僕?!」

 

為免自己眼花看錯,一刻還特地揉了揉眼,但急匆匆朝他們跑過來的,不管怎麼看都是一名女僕沒錯。

還是一名看起來未成年,大約只有國中生年紀的女僕。

黑白色傳統女僕裝,頭上戴著蕾絲髮帶,一雙圓滾的金澄眸子宛如貓咪眼睛,水嫩的可愛臉蛋讓人忍不住想捏一把。

發現自己的手差點伸了出去,一刻輕咳一聲,裝作什麼事也沒發生地收回手。

「親愛的……」胡十炎斜眼看人的樣子都透出一股天生的魅惑,「你剛剛是想幹嘛啊?」

「沒事,我剛只是在想……哪個雇主這麼缺德,居然找了童工來當女僕。」一刻義正辭嚴地說。頓了一頓,他猛地回想起來胡十炎方才說過的,「等等,你說協會會派人過來……這個小不點女僕該不會就是……」

「你們好。」紫髮女僕跑到了一刻他們面前,笑容滿面地朝他們打著招呼,「我不是小不點,我叫毛茅喔,你們一定就是流浪除穢者了吧?」

「流浪……什麼?」一刻一頭霧水。

「流浪除穢者。」毛茅字正腔圓地重覆一遍,金黃色的大眼睛盛滿笑意,「沒有在協會登記,不隸屬協會,獨來獨往,但彼此之間在必要時還是會互相幫助的除穢者。」

「聽起來像野生動物的概念啊……」一刻喃喃。

「對的。」毛茅笑得露出小酒渦,「我也這麼覺得呢。」

「協會只讓你一個小朋友過來接人?」胡十炎居高臨下地審視,手臂則是不著痕跡地將一刻往自己懷內更加帶近。

——讓人一看就知道,這兩位男性之間的關係肯定非比尋常。

「不止我一個人而已,還有……」毛茅的話尚未說完,後方便傳來了一聲叫喊。

「毛茅!」高大挺拔的橘髮男人大步流星地走來,深金色的眼睛銳利逼人,整個人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劍,無形中散發出凜凜威壓。

橘髮男人一走近,立刻長臂一伸,把個子嬌小的毛茅拉到自己背後,森冷的視線審視般地落到一刻他們身上,彷彿他們是會對毛茅帶來危險的洪水猛獸。

「妳男朋友?」胡十炎看看臉蛋嫩出水、儼然才小六剛升國一的紫髮女僕,再看看那名橘髮男人,狹長的眼瞳瞇細,若有所思地說道:「雖說戀愛是自由的,但對這麼小的幼崽下手,這還是人幹的事嗎?這也太人面獸心了吧?」

「放屁,你才是在場最沒資格說這句話的人吧?」一刻無情地給了胡十炎一拐子,手肘不客氣撞上對方的心窩。六百多歲的妖狐和自己在一起,才叫做真正的老牛吃嫩草吧?

而且「人面獸心」這四個字,這隻六尾妖狐更擔當得起。

「猜錯啦,這是我爸爸。還有,我是高中生,男高中生唷,只不過碰上活動剛好穿上女僕裝而已。」毛茅從橘髮男人身後探出頭,他的語調歡快,說出的卻是令一刻目瞪口呆的真相。

 

 

++++++

 

後續內容收錄在除魔神使同人本《如果這都不叫愛》裡面
可能會開個十一的小車車
4/31開放預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醉琉璃 的頭像
醉琉璃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