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由校長親自送人到教室,的確讓毛茅的登場引人注目。

一開始,就連班上老師也以為這名紫髮男孩是校長的親戚小孩,才會讓他一路拎過來。

澤蘭倒沒將毛茅想逃課的事說出來,給他留了面子,只是笑笑地解釋。

「這孩子大概是剛升高中,心裡緊張,在校園裡迷路了,找不到自己的教室在哪。」

毛茅那張嫩生生的臉蛋,登時讓眾人都信服這個理由。

小孩子嘛,緊張迷路也是正常的。

直到澤蘭離開,老師和學生們才猛地回過神來。

不對,小孩子哪可能會穿著他們榴華的制服!

霎時間,一道道吃驚的目光都盯向紫髮男孩,幾乎無法相信對方原來真的是高中生。

從外表和個子來看,說是國一生還差不多。

懷抱著對新同學的好奇,一到下課時間,毛茅附近的幾個學生就圍上來,七嘴八舌地問道。

「欸欸,毛茅,你真的有十六歲了?」

「你怎麼會現在才來上課?」

「你的名字聽起來也太可愛,感覺很像女孩子耶。」

面對同學們的問題,毛茅逐一地回答了。

「真的有十六歲,我天生臉嫩嘛。這是天生麗質,羨慕也沒法子告訴你們秘訣的。」

「家裡有點事情,所以才晚了幾天。」

「男孩子也可以很可愛呀,我的名字超適合我的吧?」

瞧見紫髮男孩笑瞇眼,露出孩子氣十足的笑容,圍在他身邊的男同學、女同學不由得對他心生了幾分好感。

就算知曉毛茅已經十六歲,是貨真價實的高中生,而不是哪所學校的國中生玩大冒險跑來冒充的,那張娃娃臉仍舊讓他們想將對方當成弟弟看待。

有人還忍不住伸出手,想摸摸毛茅那撮翹得特別可愛的小鬈毛。

不過手才伸到一半,就被小鬈毛的主人擋下了。

毛茅的金色大眼睛眨呀眨,臉上是再認真不過的表情。

「男人的頭是不能隨便摸的唷,不然會害人長不高。我的預定目標是長到一七八以上,所以同學你摸下去的話,在我目標達成之前,我這段時間內要喝的牛奶,就通通交給你買單了!」

聽見這一番說辭,其他人原本也蠢蠢欲動的手瞬間都放回原來的位置。

而在大家大致地滿足好奇心後,便還給毛茅一個安靜的私人空間。

榴華高中的學生們大多是從國中部直升上來的,不少人早就彼此認識,因此比起去搭訕一個陌生的新同學,他們更願意和自己熟悉的朋友待在一塊聊天。

獨自坐在窗邊的毛茅,乍看下就顯得孤孤單單。

倏地,一瓶牛奶進入了他的視線裡,就擱在他的桌面上。

毛茅微訝地抬高頭,沒想到會在這裡看到有過一面之緣的面孔。

將牛奶瓶放在他桌上的,是名留著黑短髮的眼鏡少女,形狀漂亮的杏眸泛著狡黠的光芒。她衝他笑了笑,隨即自來熟地拉過一張椅子,在他面前坐下。

毛茅不知道少女的名字,但他還記得對方的臉——昨天半夜,在他遛大毛時見到的。

「嗨。」林靜靜壓低音量,眼裡是驚奇和友善混合,「你還記得我嗎?我們昨晚有見過面的。」

「記得唷。」毛茅朝她眨眨眼,笑得活力四射,「妳和另一位女孩子。」

「對對,那是凌淨,我是林靜靜,後面兩字都是安靜的靜。」林靜靜做起自我介紹,「哇喔,我真的沒想到你原來和我們同年紀,我們本來還以為你才唸國中……呃,你會很介意別人常這樣說嗎?」

「放心。」毛茅得意地昂起下巴,「我臉嫩,我驕傲。」

林靜靜不禁被逗樂,「是是是,你臉嫩得和水豆腐一樣行了吧?下次再介紹凌淨和你認識,她是十班的。對了,這瓶牛奶是請你喝的,感謝你昨天的提醒。」

「感謝?」毛茅流露訝然。

他昨夜是有向兩名少女提醒過,別走她們原來要走的路。只不過凌淨不知是被什麼嚇到,突然拉著林靜靜又往原路跑。

認真說起來,他唯一做到的頂多是隨口一提而已。

「因為你還是有提醒我們了嘛。」林靜靜撓著臉頰,語氣裡夾雜一絲尷尬,「是我們自己沒聽進去的,然後、然後我們就……」

猶如是回想到昨日的場景,林靜靜的整張臉皺了起來。

「我可沒想到那條路上居然多了好幾隻野狗出沒……媽啊,我和凌淨差點沒跑斷腿。估計是我們在KTV有染到食物的味道,那些野狗把我們誤當成食物了。我們那時真該聽你話的……毛茅,你是怎麼知道那邊有野狗的啊?」

「其實呢……」毛茅聳聳肩膀,「我不知道。」

「咦?咦咦咦?!」

「我只是覺得可能有不好的東西出現,就當所謂的男子漢的第六感吧。」

「噗,你明明才小不點。」

「我的心可是正港男子漢啊。」

瞧著毛茅義正辭嚴的堅持,林靜靜忍不住哈哈大笑。她覺得這位新同學不止可愛,還挺有趣,更遑論對方昨晚也算幫過她們一把,她決定好好和人拉近關係。

對於林靜靜給的牛奶,毛茅用洋芋片當成回禮。

「毛茅,你有LINE嗎?我們加一下吧,我把班上的同學名單傳給你,這樣你也好認人。」

「沒問題,我開一下我的行動條碼。」

兩顆毛茸茸的腦袋湊得很近,看見彼此的手機通訊軟體很快就跳出新好友的通知。

林靜靜的速度很快,她「噠噠噠」地連戳螢幕,沒兩下就搞定圖片的傳送。

「這是我們班的通訊錄,這是大家的照片,課表我也傳給你了。啊,還有學校地圖。」林靜靜指著螢幕上的圖片一一說明,「有啥問題就儘管敲我,副班長會好好待你的。」

「感恩副班長,讚嘆副班長。」毛茅馬上嘴甜的大力誇讚,「副班長真是太威武了!」

「哪裡哪裡。」林靜靜推挪一下眼鏡,杏眸閃著精光,「現在,威武的副班長要再告訴你一個消息。今天第六節課開始是社團招生時間,也就是說整個下午都是留給我們一年級新生,讓我們好好參觀選擇的。」

「這麼久?」毛茅吃了一驚。

「這是榴華的傳統。」林靜靜解釋著,「我們不少人都是從國中部直升上來,所以之前就知道。你是新轉來的,覺得奇怪也很正常。學校對社團發展相當看重,社團辦公室的設備也很豪華。我的目標應該是新聞社或校刊社……毛茅,你呢?附帶一提,是硬性規定全體學生都要參加社團的喔。」

「我喔……唔,可能會找不會佔去額外時間太多的吧。我家有大毛要顧,我有時候也要打個工什麼的。」

林靜靜沒多詢問毛茅的家庭狀況,她裝作什麼也不知道,繼續興致勃勃地為新同學講解。

「哎呀,毛茅你到時候肯定能找到適合的。是說在全部社團當中,有個挺神秘的除污社。雖然名字聽上去像是打掃清潔、做社會服務之類的,但聽說它們是本校唯一沒有人數限制的社團。即便人數未達標,也不會被廢社。還有,它們的社辦居然是佔了社團大樓整整一層呢!不過再詳細的,就打聽不太出來。」

紫髮男孩單手托腮,神情看似專注地聆聽少女的喋喋不休,可心思其實早就飄遠,兀自盤算起來。

社團招生時間嗎?

聽起來,就是很適合翹課的時間呢!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