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絲團看板  

#八月CWT春秋同人本
#左易的禁止事項05

 

 

鬼是不用睡覺的。

當然他們也可以閉上雙眼,放空大腦,裝作自己正在睡覺或是做夢。

但更多的時候,他們更喜歡在人類陷入睡眠的夜晚中四處飄晃,打發時間,為自己找點事情做。

像小葵就喜歡偷偷摸摸的把電視轉到最小聲,心滿意足的看著螢幕裡的俊男美女上演纏綿悱惻的戀愛戲碼。有時還會吸吸鼻子,為裡面的虐心場景擦了一把眼淚。

只是這事不能太常做,不然電費會增加,然後屋子主人的堇姨就會皮笑肉不笑,禁止她整整一個月都不准看偶像劇,要看只能看新聞。

天啊!光是想像,小葵就想要大叫了。

新聞,那真是最無聊又最不健全的節目,簡直就是在虐待小鬼,小鬼的身心發展是很重要的!

為免自己落入那可怕的下場,小葵偷看電視都是很有分寸,大概三天才做一次。

而今夜,又到了她三天一次的享受時間了。

確定主臥室的堇姨已經熟睡,紅衣小女孩興沖沖的飄到了客廳,熟練的找出被收好的遙控器,打開電視,快速地將音量轉小。

覺得這樣好像還不夠,她還大膽地將堇姨留在冰箱的一碗麻辣燙摸出來,再點了一柱香。瞬間,她的手中就平空出現同樣的碗,連內容物也是一模一樣。

至於明天堇姨要是發現麻辣燙怎麼突然變得寡然無味,那就是明天的事了。

重要的是放眼當下嘛!

這句話其實是常掛在堇姨的一名好友,夏舒雁嘴邊的。

不過小葵也認為這可算得上至理名言了。

接下來,穿著一身紅衣的黑髮小女孩就捧著麻辣燙,吃得津津有味,邊將全副心神投入劇情當中。

她烏黑的眼睛亮晶晶地盯著螢幕裡的美男子,蒼白的臉頰受限於靈體關係,沒辦法染上陶醉的紅暈,但那熱烈的眼神已說明一切。看到劇情高潮處,還會激動得一雙眼睛徹底染黑。

相較於小葵沉迷半夜追劇,這屋子的另一名小鬼可就全然無法理解這項愛好了。

「真不敢相信。」有著圓圓臉蛋的小男孩壓低聲音指責道:「小葵,妳竟然在偷吃東西還有偷看電視!」

小葵連視線都沒有分過去,「去外面玩,不要打擾我,也不要吵到堇姨。不然我就要跟堇姨告狀,前天雁子有帶啤酒過來,是你好奇偷喝又怕被堇姨罵,最後把啤酒全部毀屍滅跡的。」

小成剩下的話頓地一噎,連帶的氣勢也弱了不少。

「我、我就是好奇……」小成心虛的說,隨即又像找到新的理由,立即挺起胸膛,「不對,妳怎麼可以直接喊雁子?應該喊小姑姑才對,這樣才有禮貌!」

「呵呵,你是因為人家是小蘿的小姑姑,才特意跟著喊的吧?」小葵嘲笑,「之前你還喊藍姐阿藍呢。」

小成暗搓搓的喜歡著夏蘿,這可不是什麼小秘密了。

被戳破心思的小成感覺自己整張臉要漲紅了,可又思及自己早就沒有體溫,血液也不會流動,著實沒辦法達成臉紅這個要求。他連忙雙手摀著臉,好表達出自己的害羞。

「反正你得先叫我姐姐。」趁廣告時間,小葵轉過頭。真的是頭直接一百八十度的扭轉過來,那雙大眼睛被闃黑佔領,連點光芒也沒有,小巧的嘴巴也咧至耳際。

換做普通人見到這幕,早就雙腿打顫,臉上全沒了血色,隨時會驚恐的大叫一聲「有鬼啊」。

但對本來也是鬼的小成來說,這畫面一點震懾力也沒有。

「才不要!明明我們之間只相差那麼一點點。」小成也不甘示弱,兩隻小手往自己脖子一抓,「卡擦」一聲就把腦袋給扭下來,抱在懷中,那雙同樣染成漆黑的眼睛瞪了回去,「小葵妳才不是姐姐,而且也沒有做姐姐的樣子。妳看妳,都不在意堇姨今天說過的話。」

「哪一句?」小葵很認真的問,她還真的想不起來。

「就是傍晚啊。」小成瞪圓了眼睛,臉頰也微微地鼓起來,像隻小河豚,這讓他蒼白的臉蛋多添了幾抹鮮明的氣息。

倘若他的雙眼不是缺少眼白,頭顱也不是被抱在他自己懷裡的話,他的確是一名可愛的小男孩。

「傍晚……」小葵的眼睛眨了眨,下意識地翻找起早先的記憶,驀地她靈光一閃,「你是說界線不穩定,可能出現裂縫?」

小成想要大力點頭,接著想起來自己的頭還捧在雙手間,趕緊接回脖子上。

小葵知道小成說的是什麼事了。

就在今天的傍晚,堇姨忽地離開屋內,站在墓地間,若有所思地仰頭注視著被霞雲染成瑰麗的天邊一角,隨後再俯視向山下的村子。

「氣場又不穩定了。」那時候,綠野村的守墓人是這麼慢悠悠的說著,「界線被模糊,也許有東西會過來,也許不會。」

小葵和小成都不是第一次聽到「界線模糊」這個字眼,那代表著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東西,很可能會不小心跑過來。

只可惜到現在,都沒跑來小葵心心念念的企鵝或是來自星星的王子。

「然後呢?」小葵納悶地看著小成,「以前也不是沒發生過啊。」

「然後我們應該要提高警戒!」小成握緊拳頭,義正辭嚴的說著,「避免有壞人入侵綠野村,把所有的小鬼都抓去外太空做實驗!」

「喔,那你加油。」小葵很冷淡的敷衍,「不過我相信他們對小鬼肯定沒興趣的。」

「妳怎麼這樣……怎麼可以不當一回事?」小成不敢置信地指責。

「我就是這樣。」小葵不以為然的哼了哼,一察覺偶像劇又要繼續播放,她放棄再和小成進行口舌之爭,那顆扭了一百八十度的頭飛快地又扭回去,留給對方黑黝黝的後腦勺。

被單方面中斷爭吵的小成氣呼呼地跺腳——怕吵醒房間裡的堇姨,他的腳是很輕很輕地放到地面上,再抬起來,再放下。

既然小葵不肯幫忙,小成決定孤身奮戰。

他就是相信會有壞人從界線模糊所造成的裂縫裡跑出來,這叫做、這叫做……對,男鬼的直覺!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