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聖誕節~來發篇暴走小短文
其實這是因應阿茲的贈圖而寫的XD
 
以下文章含有希利情節
不喜者還請勿入


  好吧,利耶自認自己雖然不是個耐性極佳的人──起碼他絕對是比不上那位暗戀蘭卡多年,每次都將心頭妒恨在半夜往詛咒稻草人身上發洩的阿貝爾.瓦特──但多少也是有著一定的程度才對。
 
可不是嗎?畢竟對於冒險獵人來說,耐心是進入這行業的基本條件。
 
不過現在,這名有著橙色眼瞳的褐髮青年,覺得必須修改一下他之前所認為的,那就是──所謂的耐心,也是要看時間、場合跟對象的!
 
想到這裡,利耶再也忍受不了,一條明顯的青筋在他額角迸現。下一秒,他終於按捺不住地朝著身後的另一人發難。
 
「我說你是抱夠了沒有?一直維持這個姿勢不動,是當我的身體都不會麻嗎?」
 
「……我不會。」遭到指責的一方在思索半晌後,用著雖然平淡,卻再認真不過的語氣回答。而說話的人,就是最晚加入普魯魯冒險團,甚至還被眾團員公認出去像丟掉、回來當撿到的希克羅。
 
而關於有超過一半的團員,巴不得這名青年最好乾脆永遠丟掉、用不著再回來,則又是另外一件事了。
 
利耶聽見了自己理智線繃斷的聲音,「你不會我會啊,混帳!」
 
怒火中燒地扔下這句話,利耶決定再也不姑息身後的灰藍髮青年。他使勁地扳開環在腰間的那雙手臂,脫離對方的懷抱後,一雙如夕陽跌落的橙色眼眸是氣沖沖地瞪著依舊是坐在原位,用著一臉與其說是面無表情,倒不如說是渾然不覺自己有哪裡做錯的青年。
 
假使要歸納一下眼下的情況,那麼簡單來說就是:
 
某個灰藍髮色的槍手,向他的團長要求希望能兩人單獨地相處在一起,為了加深感情的培養,還要一起共圍著一條圍巾才行。
 
「而且這條圍巾根本就是你上回偷摸走,害我得重新織一條去賣!」不是利耶的脾氣要這麼易怒,事實上,他的個性在他的朋友圈中,絕對是公認的好。
 
只不過,在被人緊抱著超過半小時無法動彈,還得共圍著一條海藍色的圍巾,最重要的是,此刻的季節可不是冬季,而是任何厚重衣物、包括毛線圍巾都該收進衣櫃底層的夏季,相信任誰的脾氣都要不好了。
 
真神在上!普魯魯冒險團的年輕團長都要覺得,這壓根就是酷刑來著。就算他們目前是待在北大陸,但也改變不了正值盛夏的事實。
 
二度被人指責的希克羅,依然是一副被人指稱為顏面神經失調的無表情。他盯著褐髮青年因為熱意而有些泛紅的眼角,額際上還滲出了細微的汗珠,一雙橙色的眼眸則是正泛著氣憤地瞪著自己。
 
利耶.金.阿利斯的眼睛現在只有自己。
 
「金。」希克羅忽然開口。
 
有些訝異對方居然會有回應的利耶怔了下,按照以往的慣例,眼前的傢伙應該會乖乖的任憑他唸著才對。
 
見到希克羅似乎還有話要說,利耶揚了揚眉,他好奇地傾下身,卻沒想到希克羅迅雷不及掩耳地伸出手,五指勾上他的頸後。
 
然後,有一個偏涼但柔軟的東西堵上了利耶.金.阿利斯的嘴巴。
 
腦海內瞬間一片空白。
 
等到普魯魯冒險團的年輕團長意識到那是對方的嘴唇,早已被人結結實實地吻了一頓。
 
覺得自己的呼吸幾乎瀕臨困難,再這樣下去絕對有可能成為第一位窒息而死的冒險獵人──而且原因還丟臉得要命──利耶急忙使勁地掙扎,他用力地推著希克羅的胸膛,好不容易終於爭取到重新呼吸的空間。
 
利耶大口大口的喘著氣,一張臉也不知道是因為惱怒,還是之前的呼吸困難而漲得通紅,包括耳殼也是紅通通的。
 
「你這……」利耶氣急敗壞的瞪向始作俑者,然而希克羅卻是相當誠懇的用眼神反問怎麼了。
 
一見到那樣的眼神,利耶只覺得一股氣堵著,要發作也不是,最後只能懊惱的別過臉,悶悶的回了一句沒事。
 
臉頰和耳朵還是燙得不可思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醉琉璃 的頭像
醉琉璃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