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暴走之歌》超.番外入圍故事──溫泉特企



「奇怪,是月見另外寫的嗎?」利耶心裡納悶,取出那張小紙條。

 

出乎易料的,上頭的字跡和月見不一樣,明顯是另一人所寫的。

 

利耶抱著困惑之心,將信讀了下去。

 

「『我最近研究出有趣的玩意,所以把它加到蛋糕裡了。BY野野莓』……野野莓?野野莓?!」利耶瞬間大驚,他想也不想地朝著眾人厲喝出聲,「蛋糕全部不准吃!野野莓加了東西進去!」

 

利耶會如此緊張是有原因的。

 

野野莓.夏,是加雅分部的實習負責人。除此之外,她還是一名魔女,有事沒事最喜歡調配出一些稀奇古怪的藥劑。

 

聽見利耶這麼一喝,所有人的動作反射性都停止了。

 

而在過了幾秒之後,菲尼克、法兒、西維滋才驚悟到是發生什麼事。

 

「不……不是吧!」菲尼克最先慘叫出聲,一張臉全白了,「我已經全吃下去了啊……」

 

「……完蛋了。」西維滋的臉色也好不到哪裡去,他剛嚥下一口,而他的手上也只剩下一口的份量。換句話說,小蛋糕幾乎都被他吃進肚子裡了。

 

法兒的表情還算是鎮靜,只不過也有些發白,因為她吃下去的份量是一半。

 

「靠,你們都吃了?」利耶沒意識到自己罵了一聲髒話,他懊惱地望向希克羅。

 

獎金獵人微皺著眉,看看自己手上的蛋糕,他比了一個數字二的手勢,表示自己吃了兩口。

 

利耶又想到一件重要的事,他慌慌張張地抱著亞亞站了起來,「亞亞呢?妳吃了嗎?妳吃了嗎?」

 

「亞、亞亞沒吃……」似乎是被利耶激動的反應嚇了一跳,亞亞結結巴巴地說,將手中完好的蛋糕捧起。

 

利耶鬆了一口氣,但是很快的,他就發現這口氣鬆得太早一些。當他放下亞亞,想詢問其他人是不是有哪裡覺得不對勁的時候,一幕驚人的景象登時就發生在他的眼前。

 

砰!砰!砰!砰!四聲小型的爆發聲在大廳內響起,四股濃濃的白煙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包裹住了菲尼克等四人。

 

利耶屏住氣,下意識地擋護在亞亞面前,心裡則是祈禱,拜託野野莓添加在小蛋糕裡的東西,千萬不要讓他的同伴們變得奇形怪狀。

 

動物?不行。性別逆轉?更不行!

 

白煙盤踞一會就逐漸散去,那些原先被包裹住的身影也開始顯露了出來。

一、二、三、四,沒有誰無故消失也,沒有誰變成了動物,更沒有誰被顛倒了性別。

 

但是……

 

「見鬼的,這又是怎麼回事啊!」利耶絕望地哀嚎著。

 

亞亞的嘴巴張成O字形。

 

一二三四,一名小女孩、三名小男孩,其中一名年紀大了一點,但也就多一兩歲而已。

 

吃下蛋糕的普魯魯冒險團成員們,全被縮小了年齡。

 

「真神在上……」利耶無力地跌坐回椅子內。

 

「怎……怎麼回事?團長先生,怎麼了……噢,我的聲音!」菲尼克起初還沒意識到自己身上是發生何種變化,但他很快就注意到四周的物品變大變高,而自己的聲音更是變得奶聲奶氣的。

 

菲尼克連忙低頭,他看見一雙小手。他趕緊再轉過頭,這回他看見的是呆若木雞的路希維德兄妹──縮小版的。

 

這之中,或許只有希克羅是最為冷靜的。他沉默地看著雙手,再摸摸自己的臉,接著他走到一面窗前,藉著玻璃反射看清自己現在的模樣,一名七八歲左右的小男孩。

 

「在樓上就聽見你們大呼小叫了,是吵什麼吵?當樓上人死光了嗎?」在這片混亂之中,一道慵懶的女聲插了進來,蘭卡從潔白的螺旋樓梯上走下,豔麗的眉眼隱含一絲不耐。

 

不過等到望見大廳裡的情況,這名紅髮碧眸的公會負責人停住了原本要將煙管送至唇邊的舉動。她的眉毛揚了起來,她畢竟沒想到會在自己的公會看見三名糯米糰子似的迷你身影。

 

噢,窗前的則是高一點的糯米糰子。

 

「變小了?」蘭卡不愧是蘭卡,第一時間就抓住事情的重心。她緩步的走下樓梯,視線瞄到桌上跟地上的蛋糕,「吃到不該吃的東西了?」

 

「……兩個答案都是肯定的。」利耶摀著臉,有氣無力的回答,「野野莓的傑作。」

 

「是嗎?反正你保父也當習慣了。」蘭卡的話語聽不出任何同情,她眼尖地發現到利耶坐的椅子旁掉了什麼紙,她走上前,將那紙撿了起來,「抽獎卷?」

 

「抽到溫泉旅館四日卷,不過只能三人去……噢,該死的,我對突然多了四個孩子這事,可一點也不會覺得高興的。」利耶在下意識回答完自己師父的話後,自暴自棄地抱住了頭,手指陷入髮絲裡,渾然沒發覺自己的話掀起了一場騷動。

 

溫泉旅館四日卷?而且是三人同行?

 

剎那間,菲尼克等人全忘了自己變小的事,他們齊刷刷地轉過頭,雙眼簡直就像盯上蛇的獵物,全都死死地盯住蘭卡手上拿的抽獎卷。他們很清楚,利耶一定是會帶亞亞去的。也就是說,名額只剩最後一人而已。

 

「團長先生,請務必選我一起去!」菲尼克第一個大叫,他奮力地舉高小手,說什麼都不願意放過能跟他們團長先生還有小公主一塊洗溫泉、睡同間房、還有這樣跟那樣的機會,「我的體型現在是所有人當中最小的,攜帶方便、節省空間,絕對是出門遊玩的好夥伴!」

 

「聽你在鬼扯!」西維滋立刻將那隻手扯了下去,「你也不過矮了我一咪咪而已,還說得那麼好聽?要去也是我……」

 

「哥哥。」法兒柔柔一笑,小女孩姿態的她看起來更加的惹人憐愛。

 

可是西維滋敢發誓,他沒有漏看自己妹妹眼中的危險意味。

 

「哥哥。」法兒又喊了一聲,「兄長都會禮讓妹妹的,對不對?」

 

西維滋很想說有時候也不見得會,然而他更加記得另一件事──單戀中的女性最強大。

 

西維滋嚥了口唾液,「當然,這是當然的,法兒。」

 

真神在上,他可不敢想像自己要是妨礙了法兒的戀愛,會不會獲得一記天雷招來?

 

不同於菲尼克等三人的出聲表態,希克羅默默地走到利耶身旁,戳戳他的手臂。待他抬起頭,他伸指比向自己,「帶我。」

 

「帶你們的……」利耶差點就想罵出髒話了,他坐直身體,大力地揮動下手臂,「聽清楚了,現在重點根本不是在這種事上。重要的是你們的身體!你們的身體!」

 

「如果回復不了的話,我可以當團長先生的孩子。」菲尼克捧著臉頰,現在可一點也不覺得擔心或害怕,因為他知道有利耶在。

 

「謝謝,我才不想要你這孩子。」利耶無比冷酷的回了這句。

 

「利耶、利耶,亞亞可以當大家的姐姐!」從驚訝中回過神的亞亞馬上開心的說,她得意洋洋地挺起小胸膛,沒有漏掉自己現在比菲尼克他們四人都高的事實。

 

「我的小公主,妳一定是最棒的姐姐,不過問題現在不在這上面。」利耶哭笑不得的摸摸亞亞的頭。

 

「問題在你們幾個都沒將信心當必備品。」蘭卡慢條斯理地說道,她拎起野野莓寫的小紙條,「有柑橘味。」

 

接著,蘭卡將小紙條放到自己的煙管上,燻了燻。

 

幾秒過去,眾人吃驚地發現到紙上居然又有一行字跡浮現出來。

 

「四天後回復原狀。」蘭卡似笑非笑地將字念了出來。

 

「咦?咦咦咦?所以四天後就會變回來了嗎?」一聽見這令人安心的好消息,利耶這一次是真的鬆了一口氣。他抹下臉,放鬆地將背靠向椅背,「太好了……」

 

「既然如此,團長先生你更應該把握這四天,帶我一起去住那個溫泉旅館!」菲尼克屏持著任何空隙都不能放過,搶先一步地再爭取機會,「攜帶方便的菲尼克.席路,走過路過都不要錯過啊!」

 

「你當在拍賣什麼東西嗎?」利耶白了菲尼克一眼,然後忍不住笑了,「聽起來是很有趣……」

 

「等一下,阿利斯。」法兒有些鎮靜不住,她趕忙地舉起手,「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帶我……」

 

「聽起來是很有趣。」懶洋洋的女聲說,蘭卡持著煙管,將煙嘴湊近唇邊。

 

「什麼?妳是什麼意思?」利耶莫名的不安起來。

 

「我說──」蘭卡.拉克西絲潔奧卡,沙迪分部的代理負責人吸口煙,吐出一圈煙圈之後,紅唇張啟,說,「很有趣,所以我會跟去。順說,你有拒絕的權利,不過答不答應是看我高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醉琉璃 的頭像
醉琉璃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