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刻有點想不起來是發生什麼事,他看見兩名穿著清潔隊服裝的男人蹲在他身邊,他狐疑地瞇下眼。

 

清潔隊的人沒事幹嘛跑來他身邊?他們不是在收垃圾嗎?

 

少年的無預警甦醒使得兩名男人鬆了一口氣,可是他們萬萬沒想到少年接下來的舉動,竟然是罵了聲髒話,像是什麼也沒發生過地從地面爬起。

 

「喂,等一下!你不能隨便亂動啊!」其中一名清潔隊員連忙想阻止對方這不智的行為,可是他的手還沒拉住對方,就讓人不客氣地打了開。

 

「啊啊?老子高興要動干你們屁事啊!」一刻不悅地擰起兇惡的眉頭。驀地,他的視線頓了一下,停在想拉住他的那人的胸口,他看見有一截極短的黑線從衣服裡跑出來。

 

「沒錯啊,小弟,你剛可是被車撞了,等等救護車就會來了。」另一人幫腔道。

 

被車撞了?一刻的腦袋空白幾秒鐘的時間,他瞬間都回想起來了。

 

那個走路不看路,只顧吃棒棒糖的小丫頭!

 

「那小鬼呢?那小鬼有事嗎?」一刻迅速地抓住那名說他發生車禍的男人,然後他又注意到對方的心口處,也有一條黝黑的線從衣服裡跑了出來,只不過這線比另一人稍長一點點。

 

……他們的政府是有這麼窮嗎?連清潔隊員的衣服都能偷工減料?

 

「那孩子……那孩子剛跑走了……」被抓住手臂的男人因為那兇狠的眼神而嚇了一大跳,他結巴地說著。

 

一聽見那小女孩沒事,一刻安下心,他鬆開手,就想繞過這兩人往回家的路上走。再不回去的話,莉奈姐會擔心的,他一點也不想看見一名三十歲的女人抓著他哭哭啼啼。

 

「慢、慢著,你不覺得有哪裡不舒服嗎?你可是被車撞了!」眼見一刻居然不等救護車到來,就要自顧自的離開,最開始想拉住他的清潔隊員不敢相信地問著,「你看,你的頭都還在流血!」

 

一刻愣了一下,他停下腳步,反射性地往後腦摸去,真的摸到半乾的黏稠。一刻將手移到眼前,映入眼中的是暗紅色的液體。

 

「小弟,你還是先等救護車來比較好。」

 

圍觀的群眾裡有人這樣勸說道,但是在對上宮一刻猛地望過來的眼,對方就像是被那凌厲眼神嚇到,又慌慌張張的退回人群。

 

事實上,一刻並不是真的在瞪視對方,只因為在抬眼看向發話者的時候,卻發現對方的胸前也有一條黑線露了出來。

 

一開始,一刻還能將那從那兩名清潔隊員衣服裡跑出來的黑線,當做制服被偷工減料;但是在他看向人群之後,這個念頭頓時就像泡泡一般的迅速破碎。

 

雖然不是所有人都有,然而當部分人的衣服上都跑出了黑線之後,一刻只覺得眼前的畫面真的是詭異到了極點。

 

T雪花衣、格子襯衫……從那些衣服上跑出來的黑線色澤都是同樣黝黑,差別只在於長度有長有短。

 

由於一刻的眼神實在太過尖銳了,原本圍在周邊的人們不自覺地往後退了一步,就連離他最近的兩位清潔隊員也緊張地吞了吞口水。

 

一刻甩甩腦袋,以為是自己不小心撞到頭,所以出現了幻覺,渾然沒注意到他這個舉動又引來了人們的驚呼。

 

其中一名清潔隊員連忙結結巴巴的開口,「小弟,你……」

 

但是一刻並沒有讓他說完話,反倒是飛快地掃了圍觀群眾一眼,又低頭盯著那抹暗紅一會,然後猛地握住拳頭,忽然頭也不回的往前走。

 

沒想到少年就這麼離開的人們頓時呆住,他們忘記開口阻止,彷彿難以置信地互望一眼。他們方才確實是親眼目睹白髮少年被車子撞飛,但是、但是……被車子撞飛落地的人,有辦法毫髮無傷嗎?

 

「該、該不會,剛剛撞的其實沒有很大力……」

 

一人吶吶地問道,但馬上遭來同伴的反駁。

 

「怎麼可能!你是沒看到那輛車都撞成那德性了嗎?」

 

所有目擊到車禍現場的人,幾乎都抱持著相同的想法:那名少年……真的有被車撞到嗎?為什麼看起來一點事也沒有……可是他們分明又是親眼看到他被撞飛,那頭白髮還染著嚇人的血……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