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牛是臨時接到了虎徹打來的電話。

 

「喂喂?安東尼奧,能不能拜託幫我到空天家拿個東西?其實啊,是空天說有雜誌要借給我。前幾天我只是隨口提一下小楓之前心情不太好,因為想買的雜誌賣光了,沒想到他昨天竟然打電話給我,說從朋友的朋友那邊弄到雜誌了。嚇了我一跳,哈哈。不過他真是個不錯的傢伙啊,英雄之王果然不一樣。」

 

雖然看不到對方,但光從手機裡傳出的愉快聲線,就可以想像得出老友笑容滿面的樣子。

 

野牛一直覺得虎徹的笑容有種感染力,於是他忍不住也笑了,「這種小事當然沒問題,不過你怎麼不自己去?」

 

「如果可以去的話,我當然是……」

 

手機裡突然又隱約的傳出了另一道屬於女孩的聲線,聽起來模模糊糊的,只知道女孩似乎是在叨唸什麼。

 

那聲音,野牛也很熟悉。

 

「啊!再等我一下!小楓,再等一下我就講完電話了!」虎徹似乎在分心跟對方說話,一會後才又重新聽見他的聲音清楚地自手機另一端響起,「不好意思啊,安東尼奧,因為小楓剛好來找我……嘿嘿,她想找我一起去遊樂園呢。可愛女兒的請求,做爸爸的說什麼都絕對會答應!所以就麻煩你啦,我要去跟我最寶貝的女兒約會了!」

 

聽著手機裡只剩切斷通訊後的嘟嘟聲,野牛大大地嘆了一口氣,但臉上露出的卻是微笑的表情。

 

身為虎徹多年來的好友,他一直知道虎徹對於因為職業的關係,而無法好好的陪伴女兒這件事,總是暗自感到愧疚。

 

既然今天是他跟小楓難得的約會日,那麼他這個做朋友的,當然是願意幫他這點小忙。

 

 

空天的家並不難找,剛好就在野牛行進路線的附近公寓。

 

一邊思考著虎徹究竟有沒有跟空天提過換他來拿雜誌──不過這種小事似乎也沒特別提的必要──野牛一邊按下了大門旁的電鈴。

 

幾乎是電鈴一響起,對講機裡立刻就傳來了空天欣喜的聲音。

 

「猛虎君嗎?我這就來開門!」

 

野牛甚至連任何招呼都還來不及說出口,就聽見大門後傳來乒乒乓乓的奔跑聲,這一連串的動作快得讓他瞬間懷疑對方該不會是一直守在電話旁。

 

大門很快就被打開了,被冠上「英雄之王」名號的金髮男人簡直像是等候多時的大狗奔了出來。

 

野牛覺得自己好像還看見有狗尾巴在後面搖來搖去。他揉了揉眼睛,再定睛一看。嗯,果然是眼花。

 

「啊咧?野君?」在瞧見門外站的是野牛後,空天的語氣頓時變得困惑不已。他上上下下地打量了野牛一番,接著還探出半截身子,努力地往野牛身後東張西望。

 

寬敞的走廊上,沒有野牛以外的人影。

 

「抱歉打擾了,我是替虎徹那傢伙過來拿東西的。」野牛乾脆主動開口解釋自己會出現在此的理由,「他是要拿雜誌對吧?」

 

「啊,對。」空天還是有些疑惑地眨眨眼,似乎仍搞不清楚為什麼上門拜訪的人不是虎徹而是野牛,「請問,猛虎君他……」

 

「虎徹臨時跟女兒有約,所以就拜託我過來一趟了。」野牛剛說完後不禁一愣,他不確定自己是不是在空天的臉上看到露骨的失望。

 

不過下一秒,空天的臉上又是大眾所習以為常的爽朗笑容。

 

「原來是這樣啊。野君,你先進來等吧,我去把雜誌拿出來。」空天笑咪咪地招呼著野牛入內,隨即就鑽入另一處房間裡。

 

被留在客廳裡的野牛趁機打量了一下英雄之王的家,簡單整潔的擺設,一點也沒有單身男人會有的邋遢。

 

然後,野牛注意到電視櫃旁堆疊著許多影碟。他自己也是喜歡欣賞電影的人,忍不住有些好奇那是些什麼樣的片子。

 

趁著空天還沒走出房間的時候,他大步上前,正要拿起最上面的一片翻看介紹,沒想到身後卻已經響起了空天的聲音。

 

「野君?」

 

「哇!」野牛嚇了一大跳,反射性地轉過身,但這過大的動作卻是讓他的手肘撞到了那疊堆得像座小山的影碟。

 

頓時間,大量的光碟片如同山崩似地垮了下來,砸落在地面上。

 

「真、真對不起……」野牛慌慌張張地道歉,他急忙蹲下身,想將那些片子全撿起來。只不過才剛伸出手,他的視線卻在無意間瞥見了沒有關得緊密的電視櫃裡,居然也是滿滿地塞著難以計數的光碟片。

 

難不成,空天是收集狂嗎?

 

這個念頭在野牛的腦海裡閃現一瞬又沉下,注意到空天也加入收拾的行列,他趕緊加快速度。正當他打算把掉落在腳邊的影碟撿起來時,映入他眼中的畫面卻讓他不由自主的僵住手指。

 

那個……是什麼?

 

野牛的眼睛其實看得清清楚楚,可是他的大腦似乎是拒絕接受這一個事實。

 

在野牛手指的前端,是靜靜地躺著一片影碟。而裝著光碟的盒子上,則是貼有野牛再熟悉不過的人物影像。

 

野牛嚥嚥口水。那……那是虎徹對吧?等、等一下!為什麼這盒子上會是貼著虎徹的圖?而且那個標在旁邊的七又是怎麼回事?!

 

是第七集嗎!不要跟他說這是第七集的意思!

 

虎徹哪時候有拍連續劇了啊!

 

同樣注意到那個盒子的空天卻是露出驚喜的笑容。

 

「太好了,原來是在這個地方!我之前一直找不到它呢!」彷彿渾然不知野牛內心的暴風雨,空天愉悅地將盒子拿起,接著他打開電視櫃,小心翼翼地把它放進了裡面。

 

就蹲在旁邊的野牛可以說是在這一刻間(,被迫)將櫃子裡的內容物看得一清二楚。

 

那些擺放得整整齊齊還仔細做上編號的影片,全都是用他的好友的影像來當做封面。

 

野牛的臉色一瞬間全青了。

 

「怎麼了嗎,野君?」關好電視櫃的空天轉過身來,剛好看見野牛怪異的表情,他好奇地問出口。

 

「那、那些……」野牛說話一向是直來直往的,但是方才見到的畫面實在太過驚人,讓他一時間連話都無法好好的說出,只能伸手指著已經關上的電視櫃。

 

「啊,你說那些片子嗎?那是猛虎君的特輯記錄呢。」空天露出招牌式的爽朗笑容,用著理所當然的語氣說出令人大吃一驚的答案,「HERO TV的節目我都有錄下,然後再自己進行剪輯。真希望電視台能夠多拍一些猛虎君的畫面,如果全部都是就更好不過了哪!」

 

不,這根本是強人所難吧?野牛下意識的在心裡吐槽,但隨即回過神,想起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問題。

 

「咳,你為、為什麼……」野牛問得結結巴巴。

 

「你說為什麼要錄猛虎君的影像嗎?」空天就像是一眼看穿野牛的疑問,他笑咪咪的說,手臂還跟著揮動一下,「是因為愛,然後,還是因為愛!」

 

野牛張口結舌,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拿了雜誌,怎麼離開空天家的。等到他再次回過神來的時候,他人已經站在人行道上的紅磚路上。

 

回頭望了一下那棟已經隱在大樓間的公寓,野牛抹把臉,想到空天在說出「愛」這個字時的表情。

 

總是和開朗、爽朗、和善、天然……總之幾乎是一切正面形容都能放在他身上的金髮男人,在那一瞬間,眼裡閃動的是絕不放棄的執著光芒。

 

野牛重重地吐出一口氣,他又不是白癡,怎麼可能會看不出來空天對虎徹是抱持著怎樣的心思。恐怕就連這本雜誌,也是空天特意找來,想要討虎徹跟小楓歡心的。

 

野牛幾乎可以想像得到再過一陣子,自己的好友將會真正地面臨英雄之王一連串死纏爛打的追求行動。

 

「……總之,妨礙別人戀愛是會被馬踢的。虎徹,你就自己保重吧。」

 

 

此刻人在另一處的鏑木.T.虎徹,毫無來由地感覺到一陣寒意襲上。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