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徹的場合]

夏天的炎熱溫度容易讓人心浮氣躁,彷彿只要一個小小磨擦,就會變為劍拔弩張的緊張場面,導致犯罪率也跟著攀升。

雖然工作量因此變多了,不過虎徹其實很喜歡夏天的熱鬧與喧囂。祭典、煙火,對於骨子裡流著傳統日本人血液的虎徹來說,這些都是無法抗拒的。

更重要的是,身為一個大叔,虎徹還是會忍不住多瞄幾眼穿著短裙的女高中生。

青春真是美好。

但是自從跟年輕的後輩交往之後,這樣的感慨次數就被迫減少了。只要一想起巴納比可怕的手段,虎徹就不由得打了哆嗦。

「虎徹先生,如果你那麼喜歡水手服的話,身為戀人的我很樂意配合你的喜好。哪,你喜歡穿黑色長版水手服,還是白色露肚短版水手服?」

面對最頂級的紳士微笑,虎徹的第一個反應是拔腿就跑。開什麼玩笑!為什麼不是邦尼穿而是他要穿?大叔穿女高中生的水手服能看嗎?

不幸的是,因為能力衰退,導致百倍神力的時間只剩下一分鐘的現在,虎徹自然不是年輕力壯、百倍神力可以發動五分鐘的後輩的對手。

一分鐘一過,就立即被人拎著領子,捉到了房間裡,手腳俐落地扒光他的背心、襯衫、長褲,換上了白色露肚短版水手服。

嗚嗚……混帳小子,日本人含蓄的美感懂不懂?至少讓他遮住肚臍啊!

「不好意思呢,我是西方人,喜歡直接一點的。」

看著蜷縮成一團、羞恥到快要自爆的虎徹,巴納比笑得如沐春風,手機拍攝的喀喀聲不間斷地響起,最後心滿意足地設成手機螢幕桌布。

太可怕了這手段,差一點造成虎徹對水手服產生了心理創傷。有一陣子看到裙子穿短短的女高中生,他除了目不斜視還是目不斜視,正直的程度可是被安東尼奧取笑了一番。

不過扣除掉交往之後無法再盡情欣賞女高中生或女大學生這一點,身邊隨時有個天然冷卻器可以幫忙降溫還是很幸福的──當然,僅限夏天。

巴納比的體溫一向偏低,身體摸起來涼涼的很舒服,所以只要虎徹一覺得悶熱的時候,反射性就往巴納比貼過去,順道再蹭個幾下,最好把熱度都蹭到對方身上去。

只是虎徹老是忘記了,夏天除了讓人感覺炙熱之外,還很容易撩撥人的情緒,一不小心就蹭得擦槍走火也不是什麼稀罕的事。只是面對精力旺盛、彷彿要將他生吞活剝的年輕後輩,逃跑當然是第一要務。

於是常常可以在公司、在訓練中心、在街道上,看到一兔一虎的追逐戰就此展開。

跑得累了熱了,虎徹就忍不住想要貼著對方冰涼的肌膚來降溫,然後又陷入了相同的輪迴。

啊,夏天,真是耗費人體力的一個季節。這是虎徹得出來的深刻感想。

 

[巴納比的場合]

被高溫籠罩的休特恩比爾特市熱得彷彿連柏油路都要融化一般,蒸騰的熱氣逼得市民們只想躲在建築物裡,將空調開到最強。

在這個被空調侵略的城市裡,大街上隨處可以看見撐著傘或是拿著手帕擦汗的行人。那種無意識散發出來的悶熱感,甚至會讓人不自覺地跟著煩躁起來,情緒幾乎是一點就燃。

就連英雄們也不可避免地變得心浮氣躁。

卡莉娜盡量和一訓練就汗水淋漓的成人組拉開距離;內森勉為其難地減少了調戲安東尼奧的次數;寶鈴也一改看到約翰就撲上去的習慣──這點讓折紙感到有點開心,他暫時不用跟一隻黃金獵犬吃醋了。

唯一不受影響的大概就是巴納比了。他體溫一向偏低,即使在大熱天裡也看起來清清爽爽,和身旁熱到忍不住吐著舌頭喘氣、還用手搧風的虎徹比起來,簡直是天壤之別。

「邦尼,其實你是會走動的空調吧?」虎徹很認真的這麼問道,一邊問還一邊往巴納比的身上貼過去,彷彿這樣做就可以將熱度揮發掉。

如果是以前的巴納比,是絕對無法容忍一個大叔對他蹭啊蹭的;但是現在的骨子裡刻著「虎徹控」三個字的巴納比,卻是非常歡迎年長的搭檔這樣做。

比起常常被嫌棄體溫太低、身體太冷而被踢到一旁的冬天,夏天反倒可以換來虎徹先生主動的投懷送抱。

不過都快要四十歲的大叔,有一點特別討厭,看到穿水手服的女高中生就忍不住多看兩眼,就算虎徹反駁說「那是男人本性,邦尼你懂得吧」,巴納比也無全無法苟同。

比起穿短裙的女學生或是白領OL所露出的修長美腿,他對於虎徹先生的大腿更感興趣。

那線條、那肌肉真是讓人看了心蕩神馳,尤其是雙腿纏住自己腰部的時候……

巴納比面不改色地在腦內將年長戀人意淫了一遍,俊美的臉孔上依舊掛著爽朗好青年的表情。

沒有危機意識的虎徹就這樣蹭了過去,然後被巴納比下上其手地摸摸捏捏揉揉。

夏天,嗯,真是個好季節。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