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較於今日晴空萬里的大好天氣,伍書響、陸梧桐兩人的心情卻都稱得上是相反的烏雲罩頂。

兩名年輕的狩妖士苦著臉、垮著肩、連背脊也不若以往打得挺直。

要知道,在符家裡若是擺出這一副垂頭喪氣的模樣,馬上就會招來長輩的斥罵,要人趕緊端出符合狩妖士大家的強勢儀態出來。

伍書響和陸梧桐站在前往祠堂的山道入口處,一人扛著鋁梯,一人背著沉甸甸的大背包,看著往前一路漫延的無數燈籠,心中不由得一陣發堵。

明晚就是乏月祭了,按照往年的慣例,前一日就得先點亮所有山道上的燈籠,以向祠堂內的「守護神」表示符家已做好祭典的準備。

那些用來照亮夜間山道的蠟燭是特別製作的,燒得慢、不易積蠟,可以撐上足足三天都沒問題。

伍書響和陸梧桐雖然是第一次參與乏月祭,但也沒有少聽說過祭典中的相關儀式.只不過他們萬萬沒想到,負責點亮燈籠的工作會是落到他們倆身上來。

不,換個方面想,會落到他們身上來似乎也是理所當然……畢竟他們在目前留在符家的弟子當中,是輩份最低的,這種雜務般的工作自然是由他們接手。

真正令伍書響和陸梧桐想不到的,是執行這件工作的麻煩程度。

他們不能濫用靈力,必須像個普通人一樣,中規中矩的利用梯子爬至高處,將點燃的蠟燭放至燈籠內,再爬下梯子,再前往下一個燈籠位置,重覆同樣的一連串步驟,直到所有的燈籠都被點亮為止。

光是想像了一下整座山的燈籠數量,伍書響和陸梧桐忍不住都要感到頭皮一陣發麻。

「到底是誰規定不能用靈力的?明明用了才比較省時間啊……」伍書響將憋著的氣大口吐出,如同是把心裡的鬱悶跟著一併傾倒出來,「不止省時間還方便做事,起碼可以『咻咻咻』的就跳到樹上,現在卻得靠爬梯子……」

「吵死了,扛梯子的人是我耶!馬的,死小伍,你只是負責扛蠟燭就該偷笑了!」陸梧桐看上去更加鬱悶,彷彿巴不得能擺脫手臂上的鋁梯。

「最好是啦!你當這一大包有多輕?不爽來換啊,不過你得負責去點蠟燭!」

「才不要!明明說好猜拳猜輸的人負責……啊啊,所以到底是誰訂這種爛規矩出來的?老子真想找他拼命!」

「喂……不是吧?你難不成真不知道嗎?」眼見陸梧桐是真的氣急敗壞地在抱怨,伍書響不禁吃驚地瞪著對方,「我剛那只是隨口說說而已,起碼不是真的在問問題……這種事不用想也知道吧,一定是家主規定出來的啊!」

「……靠。」陸梧桐後知後覺地閉上嘴巴。回想起他們符家不近人情的嚴峻家主,他像吞了酸梅似地把五官皺成一團,隨後又像想起什麼,他抱有一絲希望地再開口,「欸欸,小伍,你猜你去跟少主說的話,是不是能讓我們用最快方式去點燈籠?」

「慢著,為啥是我去?」

「你不是常吹你比較厲害?比較行?You can you up!」

「……你在說什麼奇怪的英文?」

「你聽不出來喔?哈哈,太遜了!就是你行你上!」

「陸梧桐……你考試考那麼爛果然不是沒原因的。」伍書響幾乎是用憐憫的眼神望著自己同伴。他知道小陸笨,可有時還真是笨到突破天際。

伍書響沒將後一句話說出來,要是在這種地方吵起來,只會浪費時間。於是他搶在陸梧桐漲紅臉,準備要發作之前,迅速地伸出手做了一個阻止的手勢。

「算了,我們都別廢話了!」

似乎是被那霍然加大的音量嚇到,陸梧桐呆呆地看著伍書響,真沒有再插嘴。

「就算少主好說話,萬一被家主知道……家主只是睡的時間比較長,可不是真的沒辦法起來……你想想看家主知道後的表情……」

伍書響忽然也不敢繼續說下去,他和陸梧桐對望一眼,腦海不約而同地浮現出一雙冰冷嚴厲的眼睛。他們齊齊打了一個哆嗦,回頭看了下從林木中隱約還能窺見一角的符家本館。

就像害怕有什麼洪水猛獸會從那裡衝出,伍書響和陸梧桐立即腳底像抹了油,一溜煙地往山裡衝去。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