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未。

乙未羊。

一刻這才知道,原來十二生肖真的存在。

不單存在,每一生肖其實還是個龐大的團隊,彼此對應著天干地支,擁有著屬於各自的編號。平常都待在天界的干支之地裡,有時也會溜下人間晃晃。

等到了自己的那一年,就必須抵達工作崗位,在天幕中執勤一整年,確保那年的節慶順利運轉;待時間到,再和下一位同伴進行交接。

乙未下凡也不是第一次,可問題就在於它下凡的時間,就快過年了。

這時候的它應該等著準備交接才對,可誰也沒想到,它居然會在這重要的時機跑得不見羊影。

好不容易得到了消息,卻是它躲在神使公會的某個角落,怎樣也尋找不著。

只要是天界人都知道,這些生肖的藏匿術都是一等一的好。假使不主動露面,要找到它們可說是難事一樁。

最糟的是,萬一錯過了交接的時間,那麼接下來的一整年,節日都會消失。

以往人類習慣的農曆節日,諸如春節、清明、中秋、重陽等等,都將消失在人的認知中。

「換句話說,就是我們不會知道明年是哪一種的生肖年,也不會知道除夕、春節是什麼,而是將它們都當成平凡無奇的一天度過。」柯維安邊說著,邊搓著手臂打了一個哆嗦。

「天啊,這樣真的太恐怖了!我不但會拿不到師父的紅包,七夕也收不到小白的情人節禮物,更不用說我們一年裡會少放多少天假了!」

「第一點和第三點老子沒意見,但第二點是怎樣?鬼才會給你情人節禮物。」一刻不客氣地甩出一記凌厲的眼刀。

「不然甜心我送你?」

「滾。」

簡單粗暴地給了柯維安一個字,一刻加大步伐,只想速戰速決的處理這次任務,他可沒忘記下禮拜可是要期末考。

最重要的是,就算完成任務能得到張亞紫的加持,還有雪精靈版繃帶小熊──一刻已經認定獎品鐵定是這個無誤──但誰知道多拖出一分鐘,織女又會無中生有的惹出什麼事端。

太讓人無法安心了,那個四季豆丫頭!

「啊,一刻!」

稚氣的小女孩嗓音猝不及防地選在這時刻響起,嚇了正前往第一道關卡的一刻和柯維安一跳。

「你是不是在想什麼失禮的事?妾身感受得到,你就是在想什麼失禮的事,沒錯吧!」

一刻反射性的頓住腳步,東張西望。

柯維安連忙趁機趕上,還不忘抓住一刻的衣角。

面對那投來的質疑眼神,柯維安臉不紅、氣不喘,完全不覺心虛的說,「小白,這地方烏漆嘛黑,人家昨晚又看了鬼片,我怕真有鬼會出現。你知道的,人家是膽子小又楚楚可憐的美少年啊。」

幹拎老師咧,半鬼竟然還有臉說自己怕鬼?一刻的眼神從質疑轉成震驚和鄙視。

「聽你鬼扯蛋!柯維安,不要逼老子吐槽你。」一刻嚴厲的說。

這時候,織女的聲音又響起,「放棄吧,部下三號。憑妾身的聰明才智,你是找不到妾身在哪裡的。」

「沒錯,白毛。織女大人的聰慧宛如日月,相比之下,你就只是個卑微的,」喜鵲停頓一下,接著竊笑地說,「草履蟲。」

「織女的腦殘粉給我閉嘴。」一刻也不是第一次受到喜鵲的刻薄攻擊,眉毛連動也沒動,「反正織女妳們估計是透過啥設施,來看我們行動的吧?」

「不錯唷,腦子沒生鏽,也沒被維安小子的糟糕病毒傳染。」張亞紫拖得懶散的低啞笑聲也加入,她的話語等於是證實一刻的猜測無誤。

從那個疑似圖書館的空間出發後,一刻和柯維安就走上了一道狹長的階梯。兩側的壁面有微光,但整體來說,這個通道還是處於昏暗的狀態。

至於身為活動解說的張亞紫她們,自然是將這地方的動靜觀看得一清二楚。

「師父她們絕對是待在監控室的。」柯維安篤定的說,隨即話鋒又一轉,「師父,有必要把我說得像活動的病源體嗎?說好的師徒愛呢?」

「用高超的中文造詣,精準地形容你,這就是為師對你的愛哪。不用太感動了,維安小子。」

要論口才,即使是自認能言善道的柯維安,在張亞紫面前也得甘拜下風。

一刻拍拍柯維安的肩膀,投給他的目光除了同情外,還有「放棄吧,你鬥不贏文昌帝君的」。

柯維安得承認,這目光太有道理。

「就跟小白你鬥不贏織女大人一樣,對吧?」

「囉嗦!」

被反插一箭的一刻橫眉豎眼地瞪了過去,不再放慢腳下的速度,像是發洩般地大力踩著階梯向上。

「再加點油,第一道關卡就在不遠處了。」張亞紫繼續悠悠閒閒的擔當起旁白的角色。她的聲線偏低,又帶著獨特的沙啞,相當的適合這項工作,假使那些字句不要染上辛辣的色彩的話。

「估計你們還在想,為什麼我會閒著來幹這事?嘛,反正就是因為閒著也是閒著,而且要是想補捉到乙未羊的氣息的話,由天界的我和織女最適合了,還能順便嘲笑我徒弟出醜的模樣。」

「師父,妳這不是師徒愛……壓根是師徒恨了吧?」

「還有妾身!妾身也是為了幫助部下三號,才特地來做解說的。所以一刻,賣力地展現你華麗的英姿吧,妾身會用眼神無比的關懷、關注你的!」

「注拎娘!擺明就是只負責看嘛!老子現在棄權退出行不行?」

「不行唷。」

就算沒辦法看見織女的身影,一刻也能想像出那名小女孩手插腰、挺起胸,趾高氣揚的樣子。

「一刻,你要是退出,妾身就親自到你學校的宿舍,大叫你居然對妾身始亂終棄!」

「我操操操!妳他媽的是想害我不能做人嗎?更別說那可是男宿,全是男人的宿舍!牛郎那傢伙會殺過來的!」

「哎,那就給那地方的人類下面都來一刀就好啦。」喜鵲咯咯地笑起,「這樣織女大人就不是闖入了全是低等雄性生物的地方了。喜鵲我啊,願意義不容辭的實行呢。」

「媽啦……」一刻被這惡毒的解決辦法驚呆了,「妳是想讓繁大的男女比例瞬間失衡到極端嗎?」

「小白,我覺得最重要的好像不是這點耶……是說,我還覺得啊……」柯維安衝著一刻張開雙臂,「你想哭就到我懷裡來吧!我這充滿彈性的胸膛隨時為甜心你開放!」

一刻不想哭,他只想回家。

就在兩名神使和解說們爭論著的時候,不知不覺中,階梯也到了盡頭。

一扇華麗的金銅大門就矗立在眼前。

頓時間,織女等人的聲音消失了,留下的只有一片寂靜無聲。

知道己方終於抵達了第一道關卡,一刻和柯維安對視一眼,彼此也做好準備,屬於各自的神紋分別在左手無名指和前額綻放。

橘色和金耀閃動。

一刻沒有猶豫,使上了力氣,一口氣將對開式的門板往內推至最底,登時迎來了大片耀眼的光芒和一道清脆年輕的笑聲。

「此地是我顧,此關是我設,若想從此過……把所有的現金和提款卡,要附密碼的唷,都交出來吧!」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