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相思的自信大大鼓勵了三名神使,更不用說一刻他們對於能夠尋回秋冬語這件事,也是深信不疑。

那是他們的朋友、同伴,誰都別想擅自帶走她!

以廢棄幼稚園為中心,四人分頭奔走,只求能在這片夜色中發現任何不尋常的異狀。

無論再細微也好,因為那極可能就是找到秋冬語的關鍵。

「小語……小語!」蔚可可手裡抓著長弓,屬於神使證明的淺綠色花紋在右手手背至中指上發著亮。

這地區的人煙稀少,堪稱荒涼,設置在路邊的路燈有的還是年久失修,黯淡無光,使得這個路段散發出一股子陰森。

不過神使的視力一向就比常人再敏銳數倍,尤其空中還有范相思製造出來的金色光片做為指路照明。

形狀宛如利鏃的金片靜懸不動,倘若從遠方望來,簡直就像是星空墜降至路面上方。

「小語!」蔚可可腳下速度不停歇,嘴上也奮力地大叫著好友的名字。

在神使專門結界的環繞下,並不用擔心會有不相關的一般民眾察覺到此地的異樣。

蔚可可能夠聽見其他人的呼喊聲模模糊糊地從別處方向飄來,她喘了幾口氣,調整一下呼吸,想要從四方聆聽是否有任何的回應。

就算這個機會可能微乎其微……

叮鈴!

蔚可可愣了一下,連忙轉頭張望,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產生錯覺。否則在這種狀態下,怎麼可能會有……

叮鈴!叮鈴!

如同是要證實自己的存在非假,鈴鐺聲再度細小卻清晰地迴盪在路間。

不是錯覺,真的有鈴鐺在響。

蔚可可的背脊線條猛地拉直,她屏住了氣息,好讓自己能捕捉到鈴鐺聲的來源

而就在下一秒,她清楚地感受到腕上的紅線傳出不明顯的扯動。

蔚可可立刻舉高手,緊接著她不敢置信地摀著嘴,眼裡閃爍驚喜交加的光采。

直到此刻,她才發現到即使她抬高了手,綁在腕上的紅線依然是貼著地面,沒有因為她的動作就和馬路拉開距離。

蔚可可想起來了,范相思曾說過這線是由紅綃那拿來的,雖然不到無堅不摧的地步,可長度會不斷的延伸。

「小語……和小語的連繫沒有真的被切斷!」蔚可可控制不住地紅了眼眶,內心滿是喜悅的泡泡不停沖上,「鈴鐺……聲難道是小語把我送給她的吊飾掛上去了嗎?要趕快通知宮一刻他們!」

深怕時間一拖就會誤了事,蔚可可急忙就想告訴眾人這個新發現。就在她折返身子的時候,她的腦海霍地一個激靈,有什麼東西重重的敲醒了她。

他們要找出任何異狀。

這個區域裡……不就存在著一個最顯眼的突兀存在嗎?

蔚可可下意識就想脫口嚷出自己得出的結論,沒想到就在同一個時間點,她的手機無預警地鈴聲大作。

歡快的曲風在死寂的夜色裡,反倒呈現出異樣的詭譎。

蔚可可在毫無防備下被嚇了一大跳,緊接著才驚覺過來有人打電話給自己。

不敢耽擱太多時間,蔚可可一邊往幼稚園的方向跑,一邊按下手機的接聽按鍵。

瞬間就聽見一道高亢的嗓音急急地湧溢出來。

「小可,那棵樹!幼稚園的那棵怪樹!」

「我剛剛也想到!小安,線沒斷……我和小語之間的線沒有真的斷掉!我這就趕回去!」

「咦?線沒斷?什麼意思?」

柯維安詫異的追問轉眼又變成一刻果斷的喝聲。

「等妳過來再說清楚,動作快!」

「遵命!」猜出柯維安的手機是被一刻奪走了,蔚可可依言結束通話,馬不停蹄地疾奔回幼稚園的大門前。

在那裡,一刻、柯維安和范相思都在等候著,顯然他們也察覺了那個遭他們忽視的最大盲點。

生長在幼稚園角落的畸異大樹。

它正是最不自然也最異常的存在!

「小可!」遠遠一望見蔚可可奔來的身影,柯維安馬上舉高手揮舞。

待那名令人想到小動物的可愛女孩跑近,柯維安的疑問也憋不住地冒了出來,他沒辦法忍受問題在心裡盤旋太久。

「小可,妳在手機裡說紅線沒斷……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們不是看見它斷了嗎?還有……」

「還有暫停。」一刻一掌拍上柯維安的後腦,力道不大,但也足夠使後者醒悟到自己太心急了。

「啊,抱歉、抱歉……我太急著想知道答案了。」柯維安趕緊停下連珠砲的發問。他撓撓臉頰,娃娃臉上露出歉意的表情,「小可,妳先說線的事,再來換我說樹的事。」

「其實,也只是我自己的猜測……」蔚可可有絲緊張地舔舔嘴唇,她抬高手,讓眾人直接看個明白,「如果線真的斷的話,紅線應該不會再變長是不是?按照相思之前說的……」

「紅綃的線要是被從中剪斷,或是用其他什麼方法讓它斷裂,那麼的確就不會再產生任何變化。」范相思以扇柄抵住下巴,鏡片後的貓兒眼若有所思地凝望著始終和地面保持固定距離的紅線末端。

驀地,那雙貓兒眼滑過恍然的色彩,范相思忍不住咋下舌,「原來如此,是空間造成的錯覺。本姑娘居然遺漏了這點,太大意了。」

「空間?」

「范相思,能不能再說得簡單點?幼稚園等級的程度就行了。」

「你的程度真的降級到帝君會哭的地步呢,柯維安。」范相思嘆息地搖搖頭,清秀的面龐帶著憐憫。

「嘿,這絕對是人身攻擊。」柯維安認為一定要替自己辯白,「我可是有想到小白讀的幼稚園裡有著那棵怪樹。普通的樹不會一下就能長出巨大的果實,而且引路人還不偏不倚地都選了這裡現身,完全不用我們等太久。再加上小可說她的紅線不是真的斷裂……」

「謝謝你告訴我一眼就能看出來的事實。」范相思一針見血地戳回去。

柯維安垮了肩膀。

「除了紅線沒斷外,還有鈴鐺聲……我聽見鈴鐺聲了!」蔚可可急忙補充,怕自己一旦疏漏任何一個重點,就會對事情產生影響。

彷彿像要落實蔚可可的話語,她的句子方落,一道叮鈴聲便是冷不防地傳入所有人的耳內。

只是這聲音卻使得蔚可可滿臉納悶,「呃……這個聽起來跟剛剛的,好像不太一樣?」

不同於蔚可可先前聽見的若有似無,現下出現的叮鈴聲響亮得不可思議,簡直就像是從某個人身上傳出來一樣。

確實是從某個人身上傳出來。

「要讓你們失望了,那是我的手機簡訊提示。」范相思聳聳肩膀,亮出自己的手機,「只是不知道是誰會在這種時候……喔。」

范相思滑動手機螢幕的手指停下,眉毛也挑高了一個弧度,「是安萬里。」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