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78927_130710977422098_6117209349558556575_n  

 

夏春秋一向知道夏舒雁是個很有行動力的人,但沒想到她的行動力會強到這種地步。

昨天才說要帶他們出去玩——他本來以為這是敷衍父親用的藉口——結果今天就真的帶他們來到了黑岩村。

黑岩村是座靠海的小村落,以海面上有許多突出的黑色礁岩而聞名。而它透明度高的海水,以及將近一公里長的美麗沙灘,更是吸引不少遊客前來。

看著車窗外的蔚藍大海與落在海面上的粼粼波光,夏春秋幾乎要產生一種錯覺,放眼所見的景物彷彿都被鍍上金光似的,讓他忍不住瞇了瞇眼,想要再看得更清楚。

就在這時,一座藍白色的三層樓建築物進入視野,隱約可以看見矗立在一旁的木頭招牌上刻著「蔚藍海岸」四個字。

「小姑姑,那就是我們要住的地方嗎?」夏春秋滿是期待地問。

「沒錯唷。」夏舒雁放慢車速,將車子停進民宿旁的停車格。在倒車過程中,她可是小心再小心,就怕車屁股不小心撞到後方。

見夏舒雁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夏春秋不由得想起她跟堇姨借來這輛老爺車時,被迫簽下契約書的事。

聽好了,舒雁,這輛車可是我的寶貝,妳如果碰撞了哪邊或是讓烤漆上出現了刮痕,就直接買一輛新的賠我吧。」

等一下,堇姨,既然這輛車是妳的寶貝,就算真的讓我不小心刮傷了哪裡,妳也沒有道理直接放棄它吧。妳不是應該用愛來安撫它嗎?」

我更喜歡用錢安撫我的心靈。順便說一句,不簽契約就別想借車,依妳的開車技術,除了我,全村應該沒有人敢把車子借給妳。」

可惡,我簽,我簽就是了,妳這個萬惡的資本主義者!」

那張契約書就像是懸在夏舒雁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導致她上了高速公路後,還因為車速過慢而被開了罰單。

當車子終於順利停妥,夏春秋甚至還聽到夏舒雁如釋重負地吐出一口大氣。

「好囉,春秋、小蘿,可以……」夏舒雁回頭看向後座,瞧見枕在夏春秋腿上睡得香甜的夏蘿時,忍不住笑了起來,「哎,該叫我們的睡美人起來了。」

「小蘿,我們到了。」夏春秋輕輕推了推妹妹的肩膀。

「嗯……」夏蘿發出含糊的咕噥聲,從椅子上坐起來,小手揉了揉眼睛,巴掌大的小臉上還殘存著未褪的睡意。

「要不要哥哥抱妳下去?」夏春秋替她撩開黏在臉頰上的髮絲,溫和地詢問。

只見黑髮白膚的小女孩搖搖頭,細聲細氣地說:「夏蘿重,哥哥抱不動,可以自己走的。」

這句話如果讓另一名紅髮少年聽到的話,一定會不馴地吊高眉毛,「我說妳重妳就嫌棄,這是什麼雙重標準啊,小不點?」

「沒有這回事的,小蘿才不重呢。」夏春秋再認真不過地說,「小蘿太輕了,還得再吃多一點兒。」

夏蘿回給兄長一朵小小的笑花,抱著自己的企鵝背包跳下車,夏春秋尾隨其後。

「來吧,我們該去裡面辦入住了。」夏舒雁壓下後車箱的車蓋,示意夏春秋拎起行李,一行三人往民宿走去。

擁有藍色屋頂與白色牆壁的三層樓建築物,充滿夏日特有的風情,通往大門的前院草皮上鋪著一階階灰色的石板,順著地形起伏向上延伸至門口,兩旁則是顏色艷麗的花卉盆栽。懸掛在門口的風鈴不時被海風吹動,發出叮鈴叮鈴的清脆聲響。

同樣被漆成白色的門板向兩側敞開,讓人在踏上最後一階石板的時候,便可以將屋內景象收於眼底。

漸層的淺藍色牆壁上掛著大幅風景畫,屋子右側是繪有海洋景觀的櫃台,左側則放置著兩張成L狀的米色沙發,上頭還擱著幾顆色彩鮮艷的抱枕。

沙發後方有好幾盆盆栽,種植的都是細長的植物,繁茂的葉片與一人高的莖幹形成了天然屏障。木頭製的桌子刻意漆成白色,在桌椅正前方則是一面寬廣的液晶螢幕,旁邊不遠處則有台飲水機。

櫃台後方,一名中年女人正低頭整理東西,聽到從門口傳來腳步聲時,忙不迭地抬起頭,秀美的臉龐露出微笑。

「歡迎來到蔚藍海岸,請問有預約嗎?」

「我們有先預約。」夏舒雁朝她爽朗一笑,從皮夾裡掏出證件,「敝姓夏,夏舒雁。」

夏春秋與夏蘿慢了一步進來,此時正好奇地東張西望。

夏蘿似乎對看似極為柔軟的沙發產生了興趣,往沙發上輕按了按,充滿彈性的觸感讓她眼睛一亮,拉了拉夏春秋的衣角。

「哥哥,坐,很軟很舒服。」

夏春秋笑了笑,趁著夏舒雁正與那名中年女人確認事項的時候,與夏蘿一塊坐下來。那種彷彿要陷入沙發裡的柔軟觸感,讓他的身體瞬間放鬆,有種想癱在裡面不起來的感覺。

另一邊,夏舒雁已經在櫃台完成了入住手續。

「如果夏小姐有什麼問題,都可以打名片上的電話給我。」中年女人笑容婉約,柔美的聲音有種獨特的魅力。雖然臉上看得出歲月的痕跡,卻掩不了年輕時必定是個美人胚子的事實。

夏舒雁瞧了瞧名片右下角的人名,「韓秀瑜」三個字頓時映入眼底。

「秀瑜姊是這裡的老闆娘?」夏舒雁將名片收進皮夾,隨口問道。

「呵呵,夏小姐把我叫得太年輕了,應該叫我秀姨才對。」韓秀瑜掩嘴笑了笑,眼角頓時瞇起了柔軟的弧度,「我都已經有個二十六歲的兒子了。」

「咦?」夏舒雁明顯愣了一下。對方保養得宜的外表與身材,實在很難讓人想像居然已經有個這麼大的兒子。

一旁夏春秋聽見這句話後,也不禁訝異地轉過頭,一雙眼瞪得大大的。

然而越是看著那溫柔婉約的中年女人,一股似曾相識的感覺越是濃厚,就好像他曾在哪裡見過有著相同氣質的人。

唔……到底是誰?夏春秋皺眉苦思。

「妹妹,幫我帶客人去三樓的房間喔。」韓秀瑜轉頭朝另一邊喊道。

「好的。」同樣婉約秀雅的嗓音從廚房裡響起,隨即緩緩走出一名長辮子、戴眼鏡的秀麗少女。

夏春秋訝異地張大嘴,反射性伸手比向對方——那是他在綠野高中宿舍認識的新朋友。

「林、林綾?」

長辮子少女順著聲音來源轉過頭去,頓時看見坐在沙發上的夏春秋和夏蘿。

「小夏?小蘿?」她似乎也愣了下,但很快就意識到什麼,將視線移向櫃台。

在看見夏舒雁後,林綾微揚唇角,露出一抹恬淡的笑容,禮貌地打著招呼,「妳好,小姑姑。」

「林綾同學?」夏舒雁愣怔地看了看韓秀瑜,又看向林綾,恍然大悟地說道,「難怪我剛剛一直覺得秀瑜姊的氣質似曾相識。」

「妹妹,妳認識夏小姐他們?」此刻還不清楚狀況的韓秀瑜一臉困惑,不解地來回瞧著四人。

「媽,我跟妳介紹一下。」林綾笑盈盈地說,「這位是我同學的小姑姑,沙發上的則是我同學夏春秋,坐在他身邊的是妹妹夏蘿。」

「哎呀,原來是妹妹的同學。」韓秀瑜掩不住驚喜地喊道,「這樣的話,這次的住宿請讓我們招待吧!」

「等等,秀瑜姊,這樣不好啦。」夏舒雁連忙擺擺手,試圖推拒對方的美意。

「沒關係、沒關係。」韓秀瑜滿面笑容地將房間鑰匙塞到夏舒雁手中,「妹妹,帶夏小姐他們到靠海的那個房間。」

「好的。」林綾微笑點頭,示意三人隨她上樓。

 

 

「林綾,之前妳說要回家幫忙,指的是民宿的事嗎?」 夏春秋好奇問道。

「嗯,原本來幫忙的阿姨閃到腰,但這幾天又有好幾組客人要過來。」林綾傷腦筋地笑了笑,「我不太放心讓我媽一個人處理,所以就回來了。」

「原來是這樣。」夏春秋恍然一笑,隨即像是想到什麼,臉上笑意更盛了,「花花很想妳呢,如果被他知道我遇見妳,他一定會跑過來的。」

夏春秋口中的花花,全名花忍冬,是個十六歲的少年。相貌秀氣,有著細長的狐狸眼,偏偏卻有著和外表截然不搭的怪力。

「如果他平時做事有這種行動力就好了。」林綾唇角輕揚,很快帶開這個話題,轉而問起另一件事,「你們呢,是來黑岩村玩的嗎?」

夏春秋覷了夏舒雁一眼,壓低聲音,「這件事我們去外面講吧。」

林綾露出心領神會的神情,靠在夏春秋耳邊輕聲說道:「那我們去樓下說吧。」

夏春秋點點頭,朝夏舒雁拋下一句「我跟林綾去樓下聊天」,便隨著她走出房間。

當他們到了一樓客廳,卻意外看見櫃台前站了兩名女性,韓秀瑜正微笑地與她們寒暄。

或許是察覺到下樓的腳步聲,她們下意識地抬起頭,這也讓夏春秋瞧見了她們的樣貌。

那兩名女子的年紀有些落差,較成熟那位有著黑色長直髮與瓜子臉,眉眼古典秀美;年輕的那一位看起來與林綾差不多年紀,留著褐色齊肩鬈髮,外貌甜美,正好奇地瞅了過來。

當她們笑容可掬地朝夏春秋與林綾打招呼的時候,頰邊都露出了小小的酒窩。

「妹妹,小夏,我來為你們介紹一下。」韓秀瑜招了招手,示意兩人過來這邊,「這是謝麗雅小姐和她妹妹麗心,她們也住在三樓。」

「請多指教囉,鄰居。」留著齊肩鬈髮的謝麗心笑嘻嘻地說道,隨即忍不住多瞧了林綾一眼,「妳長得跟我姊有點像耶。」

對於這番話,林綾但笑不語,只是點點頭,當作是打招呼。

「你們好。」氣質典雅的謝麗雅微微一笑,視線停佇在林綾身上一會兒,但很快又移開了。

「妹妹,我先帶謝小姐她們去房間,妳幫我顧一下這裡喔。」韓秀瑜從抽屜拿出鑰匙,一邊交代林綾,一邊從櫃台後方繞出來。

「好的,媽媽。」林綾柔聲回應,目送母親與客人的身影消失在樓梯口後,她轉過身子,看向呆站在原地的夏春秋,抬起手指輕彈他的額頭,「你在發呆呢,小夏。」

「啊、啊……」夏春秋瞬間回過神,臉上露出羞赧的表情,「不,我只是……」

他撓撓頭髮,想要解釋自己並不是在發呆,只是在看見謝麗雅的時候,總覺得似曾相識。他瞧了瞧林綾,又望向已經空無一人的樓梯,最後還是將心底的想法壓回去。

那位謝同學說的沒錯,她姊姊的神韻的確與林綾有絲相像。

林綾又向夏春秋笑了一下,她的神情總是恬淡沉靜,讓人感覺很舒服。她走到沙發區,彎下腰從桌子底下拿出一組茶具。

「小夏,你喝茶嗎?」林綾問道。

「不、不討厭。」夏春秋也跟了過去,這時他才注意到原來沙發區的右後方,還有一條隱蔽的走廊。

「那條走廊可以通到我和媽媽的房間。」注意到夏春秋的視線,林綾柔聲說道,如畫的眉眼在提及母親時,顯得格外溫柔。

 

「有腳步聲。」林綾側耳傾聽,隨即了然地揚起淺笑,「從跑步的速度和力道來判斷,應該是小蘿。」

「真、真的嗎?」夏春秋跟著做出傾聽的模樣。

一開始沒聽到什麼聲音,但一會兒後,他也聽到了細微的咚咚聲迴盪在樓梯那邊;又過了數秒鐘,便從樓梯扶手的間隙,看見妹妹小巧的身影。

黑髮白膚的小女孩跑下樓梯,先是往櫃台那邊看了看,接著又看向沙發區。在看到沙發上的夏春秋與林綾後,忙不迭地朝兩人跑去。

「哥哥,有你的電話。」夏蘿雙手捧著手機,仰高蒼白的小臉,一雙幽黑的大眼睛直直看著兄長,「是小易的姊姊。」

「左左左容?」夏春秋立即慌張地接過手機。

「春秋,可以幫我問林綾一下,他們那邊還有空房嗎?」

左容平穩的聲音從手機裡傳出來,但提出的問題卻讓夏春秋愣了一下,他忍不住看向了林綾。

「怎麼了?」綁著長辮子的少女揚起眉毛,輕聲詢問。

「左容想要問妳,民、民宿還有空房間嗎?」雖然心存訝異,但夏春秋還是如實地轉述左容的問題。

「等等,我看一下喔。」林綾走到櫃台後,搜尋起今日的訂房記錄。

夏蘿先是瞧瞧紅著耳朵講電話的兄長,又看向放在桌上的茶壺,雖然小臉蛋上仍是面無表情,但眼裡卻掩飾不住她對那股茶香的好奇,小手輕拉了拉兄長的衣角。

「哥哥,夏蘿可以喝那個嗎?」她軟軟地問道。

「可以喔,小蘿。」

回答問題的不是夏春秋,而是朝他們走來的林綾。她笑著替夏蘿倒了杯茶,並對夏春秋說道,「小夏,我們只剩下一間空房。」

「嗯嗯,好。」夏春秋將這句話轉述給手機另一端的人,「左、左容,林綾說民宿只剩下一間空房。」

「那就麻煩她先幫我保留,我們今天晚上會過去。」

「咦咦?妳要過來?可、可是,妳不是應該待在宿舍養傷比較好嗎?」夏春秋想起先前在紅葉村時,左容因為保護他而肩膀受傷的事,臉上不由得浮現憂心忡忡的表情。

「因為你在那裡。」

這記直球頓時讓夏春秋耳朵燙得像是要燒起來,他沒有發現林綾和夏蘿正盯著他看,只是抱著手機支支吾吾。

最末還是左容將話題帶回正軌,阻止了夏春秋快要自爆的窘境。

「我們現在出發的話,大概兩個小時左右會到黑岩村。」

「等等……我們?」夏春秋這才後知後覺地發現對方使用的是複數名詞。

「我跟左易。」

左容淡漠的話聲才剛落下,緊接著又響起另一道偏高的聲音。

「還有人家!左容妳太過分了,人家也要去民宿找林綾啦!」

夏春秋依稀聽到手機裡傳出疑似重物落地的聲音,隨即左容再次主導對話。

「……還有花忍冬。」

「咦?花花也要過來嗎?」夏春秋不禁愣住了,「可是可是,只有一間空房,他要睡哪裡?不會是要跟你、你們擠一間吧?」

「當然不是。」左容毫不猶豫地否認。

坐在一邊的林綾朝夏春秋輕輕招了招手,示意他看過來,「小夏,手機給我,我來跟左容講吧。」

「啊,好。」夏春秋點點頭,將林綾的意思轉告給左容後,這才將手機遞過去。

一會兒之後,林綾就結束了與左容的通話,將手機重新交回夏春秋手上。她微笑說道,「放心吧,小夏,房間的問題解決了。左容今天晚上跟我一起睡,那間空房就留給左易和花花吧。」

「咦?花花同意了?」夏春秋一怔。身為左易室友的他,自然知道對方的脾氣有多麼糟糕,連他都和左易相處得心驚膽跳了,更別說花忍冬。

「當然沒有,他的意見並不在我的考慮範圍。」林綾溫和地微笑。

    「這、這樣啊……」夏春秋也只能默默地在心裡祝花忍冬好運。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春秋異聞 卷三 花人形》)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