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2  

 

 

整件事的起源其實很簡單。

就是顧小渺和他的朋友一時好奇,居然趁夜偷偷摸進了長朝國小,然後就選在了操場上開始玩起筆仙。

結果中間也不知道是哪裡出了差錯,筆仙失控,不再聽從兩人的指揮,無論如何也請不回本位,最後那枝筆竟是脫出了兩人之手。

然後令人難以置信的事就發生在顧小渺的面前。

他的朋友平空消失了。

隨著那枝筆。

空盪盪的操場上什麼也沒留下,只餘顧小渺一人傻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小渺,你有跟那位阿茫的家人說了嗎?」柯維安捧著飲料杯,將提問的職責攬到自己身上。

「沒……」顧小渺可憐兮兮的搖著頭,叉子無意識地戳刺著蛋糕,「如果跑去跟別人說,阿茫是因為筆仙而消失的,對方一定會把我當神經病的……所以、所以,我只好找你們幫忙了。維安,你以前在網上也說過,你們社團對處理不可思議的事很有經驗,很得心應手……」

一刻不客氣地瞪了曾大放厥辭的柯維安一眼。

「我有一個問題。」夏墨河溫聲插入話題,「你們是問了什麼不該問的問題嗎?才會讓筆仙失控……例如對方過世原因之類的?」

不管是筆仙、錢仙或是其他類似的遊戲,不能問被召喚者的死法是一條共通的規則。

因為那是一種禁忌。

「沒沒沒!我們絕對沒問那個的!」顧小渺加大了搖頭的力道,「我和阿茫怎麼可能不知道這個!再怎麼說我們……」

「再怎麼說?」蘇染敏銳地捕捉到後句的古怪,藍眼睛犀利地轉過來。

那雙色素淺淡的眼眸看似清冷無波,可卻讓顧小渺剎那間產生了要被刨挖根底的錯覺。那一眼簡直是要刺入他的心底,令他無所遁形。

顧小渺一個哆嗦,試圖揮去這詭異的錯覺,「不是,我是指……雖然我和阿茫那時喝了點酒,但再怎麼說我們也是知道分寸……」

「喝酒?」一刻的神情陰沉下來,他將杯子「啪」地放置桌面上,「你們他媽的還喝酒?喝酒玩筆仙?我聽你們有分寸個屁!」

「咿!沒有喝很多!」顧小渺臉色發白,眼淚彷彿又要嚇得奪眶而出,「我發誓,我和阿茫絕對沒有因為喝了酒就亂問一些不該問的東西!我們問的問題很普通,真的!我們只是問了筆仙是男是女,是住在潭雅市嗎?最後一個則是問……」

「問什麼?」夏墨河放緩了聲音問,眉眼間的柔軟笑意令顧小渺的身體不再那麼緊繃。

「我們只是問,圓周率的全部數字是多少,然後筆仙就失控了……」顧小渺的臉上浮現茫然和疑惑,他是打從心底感到不解,「呃,這個算是不該問的範圍嗎?但我和阿茫都覺得還挺學術性的……」

包廂內瞬時被安靜籠罩。

除了一刻和顧小渺以外,其他幾人都不由得露出了難以言喻的微妙表情。

「圓周率不就三點一四嗎?」一刻想也不想的說,「那筆仙是有病嗎?幹嘛為這種估計連小學生都知道的……」

「那個啊……」柯維安舉起手,皺著臉,擠出了苦大愁深的表情,「小白,這可不是什麼小問題……事實上,我大概也能體會筆仙為什麼要生氣了。」

「三點一四只是一個大概數字呢,一刻同學。」夏墨河說。

「圓周率是無窮盡的。目前可知的世界記錄是,有人最多能背到小數點後十萬位。」蘇染淡然的接話,「一刻你可以想想看,光是讓筆仙在紙上移動個十萬次……」

一刻不用想——如果他是筆仙的話,他直接抓狂了。

怪不得筆仙要失控。

「這也太靠杯……」一刻抹了把臉,他都不知道這該怪顧小渺他們白目,還是該怪筆仙受不了刺激,「好吧,原因我們找出來了,再來就是找人。顧小渺,你剛說長朝國小只要留意警衛就好了是嗎?」

「咦?啊?」顧小渺起初還有些發懵,但旋即理解過來一刻的言下之意,他雙眼登時大亮,掩不住激昂,「是!要溜進去很簡單的,我可以帶你們進去!」

「那就想辦法早點把事情解決完畢。」一刻也不拖泥帶水,當場俐落的交待,「蘇染、蘇冉,到時進學校再多拜託你們注意有哪裡不對勁了。柯維安,要是有聞到什麼不尋常的,也記得要馬上說出來。」

蘇染「看」得到。

蘇冉「聽」得到。

而柯維安則是聞得到鬼魂的氣味。

蘇家姐弟靜靜點頭,柯維安神采飛揚地做了個敬禮的手勢。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