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2  

那時候是下午四點多,氣溫涼爽,窗外不時有微風徐徐吹進來,正是適合午覺的好時間。

一刻沒有睡午覺的習慣,不過身為主人,他現在正在——

陪客人睡午覺。

由於今天是假日,一刻家昨晚就迎來了兩位訪客。

在上大學以前,蘇染和蘇冉本就時常會來一刻的家中過夜。

所以這次一收到一刻從繁大回來的消息,這一對雙胞胎姐弟也立刻整理好了過夜專用的小包包,傳了訊息給一刻,再準時的出現在一刻家的大門口。

看著站在門外不說話,但兩雙藍眼睛彷彿盛滿著「一起睡、一起睡」閃光的青梅竹馬,一刻吐出一口無聲的氣,直接側身讓出通道,用行動表示他的答覆。

雖然有客房,但是蘇染、蘇冉仍是堅持要跟一刻擠同一間。

看看自己只夠塞下一人的單人床,再看看渾身散發出奇妙委屈氛圍的姐弟倆,一刻耙耙頭髮,認命的去其他房間找床墊和棉被枕頭過來,好讓三人可以一起打地鋪。

反正他就是拿蘇染和蘇冉沒輒,從很久以前就是如此。

像是覺得只躺一晚不夠,蘇染他們接下來又成功的說服一刻在午後進行午睡。

照慣例是一刻躺中間,左右各被一人佔據著。

蘇染和蘇冉的睡姿格外的相似,都是面朝著一刻,側著身體,背部微微弓起,乍看下宛如鏡面映照。

一刻原先是沒多少睡意,他本來就沒有睡午覺的習慣,但躺著躺著,意識就開始朦朦朧朧的飄遠,眼睛也跟著閉了起來。

直到一刻隱約聽見誰的喊聲。

「……小一刻!」

是莉奈姐在喊他。當這念頭出現在腦海,一刻頓地清醒過來。他掙脫開纏上的睡意,打開雙眼。

宮莉奈的聲音變得更清晰,就像是走上樓梯了,「小一刻,你的朋友來找你了喔!」

隨即是另一人不明顯的說話聲,「沒關係的……我自己上去……」

一刻一把扯回遠離的神智,撐坐起身體,眼裡恢復清明。

可還未等他出聲回應宮莉奈,房間門就已經先被人打開,一顆毛絨絨的腦袋探了進來。

一刻愣住。

門口的人也愣住。

就見娃娃臉男孩不敢置信地蹦跳起來,一雙眼睛瞪得又圓又大。

「太……太……太過份啦!」柯維安摀著心口,語調悲憤的嚷,「天下居然有如此淫亂之事,小白你們怎麼可以搞三人行……好歹也帶上我一起啊!」

「操!一起你老木啊!」一刻終於從呆愣中回過神來,他當下鐵青了一張臉,抄過床上的一顆大抱枕,毫不客氣的就往柯維安的臉上一砸,「馬的!柯維安你是不想要你那張嘴巴了嗎?」

也虧得柯維安反應快,迅即關上門,讓抱枕重重砸上門板,緊接著他再小心翼翼的將門拉開。

「砰」的一聲。

這回是另一顆抱枕砸中柯維安的臉了。

「嗚咿!」柯維安發出古怪的悶叫聲,重心不穩地一屁股跌坐在走廊地板上。

這不小的動靜驚動了樓下的宮莉奈,立刻就聽聞她的聲音揚起。

「小一刻,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莉奈姐,沒事!」一刻吼了一聲回去,眼刀狠狠地戳向柯維安,大有「你敢再亂說話,老子就宰了你」的意思,「還有不准動廚房,不用準備東西給我們吃!我們待會會出去!」

「欸?!」宮莉奈的語氣滿是強烈的失望。

一刻可不在意,他又不會為此心疼——那是江言一才會做的事——他寧願要自己家的廚房好好的,不用遭受無妄之災洗禮。

一言以蔽之,就是宮莉奈的廚藝對廚房來說是種災難。

「午安。」蘇染也坐了起來,她朝跌坐門外的柯維安點頭打了聲招呼,一邊熟練的替自己的長髮重新綁成一束辮子。

「午安。」蘇冉沒有點頭,只是看過去一眼,「四人行,不接受。」

「幹!換你再鬼扯什麼?」一刻沒好氣的往蘇冉後腦一搧,「別跟著柯維安那小子起鬨。還有你,柯維安。」

「有!親親我在!」柯維安馬上挺直背。

「你為毛突然跑來這?」一刻雙手環胸,目光審視的打量著無預警出現於自己面前的同學兼前室友。

柯維安自然聽出一刻不是不歡迎,他只是單純在納悶他怎麼會沒有事先打過任何招呼。

「這個嘛……」柯維安拍拍屁股也站了起來,他摸摸鼻子,眼神有絲心虛的飄移一下,「其實呢……」

「小一刻,你們真的不要吃點東西嗎?」宮莉奈不死心的追問再度自樓下響起,「我可以……」

「莉奈姐!」一刻抓過手機,大步走出房間,用著不容反駁的嚴正語氣喊道:「妳忘記妳要出門約會嗎?」

「哎?但是我記得今天明明沒有……」宮莉奈頓時被帶開注意力,陷入了狐疑當中。

「有,是妳忘記了!」一刻果斷的說,同時手指飛快在螢幕上點按。

柯維安連忙湊近,墊起腳尖,下巴擱在一刻的肩膀上,將對方的舉動收納得一清二楚。

就見一刻打開了LINE,找到了江言一的名字,然後就是一串對話輸入過去。

莉奈姐想和你約會,但不好意思,所以快!約!她!

這句話才一發出去,即刻就浮現出「已讀」兩字。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