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著紅髮少年被包圍的時候,子一的身子一抖,也是跟著回復原形。他露出巨大的囓齒,發出令人不舒服的吱吱叫聲,像枚灰色炮彈直衝向前方的紅髮少年,要將那具在他眼中看起來瘦弱的身軀咬得鮮血淋漓。

面對三隻碩大宵鼠的圍擊,紅髮少年神情不變,還是那副嚴肅有禮的姿態。

「失禮了。」當他說出這三字後,他的身形一晃,剎那間跳躍出數尺,脫出那鋼鞭般尾巴的攻擊。

而對於子一的來勢洶洶,他原本空無一物的掌心間驀地出現一柄齊眉棍。那長棍色澤青碧,質地如上好透澈的青玉石,微帶晗光。

紅髮少年的眼一凜,青石棍在他手中轉了一個俐落的弧度,被他抓握於中段。他立時化守為攻,挺拔的身子快如疾箭,一晃眼就逼近了子一面前。

子一只覺眼前好似有人影閃過,下一秒,劇烈的疼痛便從他的頭頂、口鼻、下顎這三處爆開,鮮血跟著一塊飛濺。

紅髮少年看似拘謹,卻沒想到攻擊起來如此凌厲、手下不留情面。他的動作快得驚人,三段攻擊一氣呵成。待青石棍的梢端離開子一的下顎,他握緊把端,猛一使勁,這次是重重地掀翻那具碩大的軀體。

與其同時,子二、子三也撲了過來,長尾末端竟是燃起青幽火燄,隨著尾巴大力甩動,火燄如火球般接連砸出。

那是宵鼠之火。

紅髮少年眼中映入那兩團青燄,他呼吸不亂,青石棍迅雷不及掩耳地左右揮擊,先是從中斬斷那來自左方的火燄,接著換右方,然後他霍地將青石棍往上一拋。

也不知道那長棍自身是否藏有什麼機關,隨著飛往空中,看似一體成形的青碧棍身倏然是拆解數段,每段之間有著銀鍊接連,長棍登時成了多節棍。

當紅髮少年再次抓握住把端,多節棍瞬間如優雅又兇猛的靈蛇,飛也似地重砸上逼臨的子二、子三,專挑的還是他們最脆弱的眼部。

火辣辣的疼痛隨著棍身抽擊在子二和子三的眼前爆開,讓這兩隻宵鼠慘叫出聲,當場只想在地面打滾。

誰知道紅髮少年的攻擊並非這樣就結束,他的眼瞳染過金暗,旋即張口,鮮紅的火燄冷不防噴吐而出,直衝兩隻宵鼠。

宵鼠的皮毛灰亮,上頭富含著油脂,可以避免被雨水打溼,糾結一團。但如今,這卻成了最好的引火材料。

鮮紅的狐火一沾上宵鼠的毛皮,頓時肆虐開來。高溫和灼痛這次是真的逼得子二和子三在地面瘋狂打滾,只盼望身上火燄能熄。

然而狐火本不是尋常火燄,無論如何就是撲滅不了,燒得子二和子三痛不欲生,哀嚎連連。

這在夜間看來,著實是極為駭人的一幕。

岩蘿捷運站外的廣場上,有兩隻大如人的碩鼠全身著火,在地面打滾。火燄像是要沖天,隱約還能聞到焦肉味飄出。

紅髮少年無動於衷,眼中映著緋紅烈燄,多節棍在他手中又恢復為青石長棍。他站得筆挺,平淡肅穆的開口,「請離開,或者是死在這裡。」

「離開……我們離開離開離開!」子一驚恐地扯著嗓子喊,說什麼也無法眼睜睜的見兩名小弟送死。他變回了人形,臉上是青石棍造成的大片猙獰青紫。他這時也顧不得疼痛,慌得連忙撲跪在地,只求對方饒命。

他本以為對方年幼可欺,萬萬想不到那名少年的實力如此驚人。

「我們不會再來了!真的不敢再來了!」子一拼命地大吼。

乍聞此言,紅髮少年伸出另一手,張手一握,鮮紅的火燄剎那間全數消逸。

地面上只留兩隻奄奄一息的碩大宵鼠,灰亮的皮毛如今是被燒得焦黑,看上去可憐又慘不忍睹。

「還請轉告他人,」紅髮少年舉起青石棍,梢端對著子一他們,「岩蘿鄉近日將有貴客來訪,若再來此地搗亂,下次便不會再手下留情了。」

「我知道了,我回去立刻告訴我認識的妖怪!我們一定不會再來打擾貴族的!」子一急急忙忙的說。像是深怕對方反悔,他火速衝到不知不覺中也變回人形的兩名小弟身旁,一手攙扶一個,就算是走得跌跌撞撞,還是死命的加快步伐,說什麼也不敢在此處多逗留一會。

那名相貌生得好看的紅髮少年,如今在子一眼中看來,根本就是嚇人的煞星!

紅髮少年確實是遵守了承諾,僅僅是目送著那三道人影離去,沒有再出手攻擊。

一直等到那三人消失在視野之中,紅髮少年方收回視線,手中的青石棍也化為一縷清煙散去。

少年慢慢地吐出一口氣,感覺掌心其實有些冒汗。

「萬幸……沒有辜負副族長的托付。」那聽起來清亮年輕的聲音說,蘊含著一絲心滿意足,「否則,實在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副族長。賭上『近衛』的名譽,一定會好好的等候貴客到來,不敢有絲毫怠慢。今天宵鼠敢來犯,也實在怪他們不長眼。再怎麼說,狐狸可是他們的天敵,鼠又怎麼能敵得過貓科生物呢?」

紅髮少年的表情嚴謹正經,完全看不出來有開玩笑的意味。

然而這番自言自語,倘若讓子一聽見,那名宵鼠恐怕會岔了一口氣,不敢置信地憤怒咆哮:

別當我是白癡!狐狸哪是我們的天敵?我們的天敵是貓、是貓,怎樣也輪不到犬科的狐狸!你一隻妖狐,連自己是哪一科的都弄不清楚嗎!

呵……

倏然間,徒留紅髮少年佇立的廣場上竟平空飄出輕滑的笑聲。

「什麼人!」紅髮少年猛然回頭,全身肌肉繃緊,手中清煙再冒。但就在他要握住成形的青石棍之際,那笑聲又一次的輕輕逸出。

呵……

這一次,卻是從紅髮少年的背後響起!

紅髮少年一震,寒意爬上了他的後背,直竄腦門。因為他甚至還來不及再轉頭,有一隻手已然迅雷不及掩耳地從後伸出,扳住他的下巴迫,使他只能仰頭往上看。

紅髮少年的瞳孔在剎那間遽然收縮,金澄的瞳孔倒映出另一雙眼。

那是一雙黑色中又滲出幽藍的眼睛。

明明該是黑色的眼,從瞳孔中心竟然是擴染出越來越多的藍,最後連眼白也吞噬,成為了藍不見底的詭異深潭。

「匡鐺」一聲,青石棍砸在廣場一角的地面,發出響亮的音響,往旁滾了幾圈後,便再也沒有動靜……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