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久之後的他們

 

一日,一刻回家一趟,看見自己的堂姐夫正坐在沙發上,手裡捧著碗麵,用著像看仇敵般的陰冷眼神看著電視上此時正播放的節目。

注意到走廊上發出的聲響,金髮男子稍微轉移一下目光,見到來人是這個家的一員,也沒多打招招,只是冷淡的拋出一句:

「桌上有麵,要吃自己盛。」

接著那目光又轉了回去,繼續陰沉沉的盯著電視。

對於江言一的態度,一刻早已習慣。事實上,他對對方差不多也是如此。從以前就互看不順眼的他們,絕對不會因為彼此成了姻親就來個大和解。不過在宮莉奈的面前,他們總會意思意思做個樣子。

這傢伙哪根筋又接錯了,還是什麼又失調了嗎?見到江言一看待電視的方式簡直就像在看待什麼敵人,一刻狐疑的瞇細眼,一邊踏進了客廳,一邊也掃望向電視上的節目。

上頭演的正是最近火紅的韓劇。一刻曾聽身邊的女性朋友提過,只記得是外星來的王子愛上地球大明星的故事。不過他對這種東西素來沒興趣,聽聽就算了,沒想到會在家裡看見這部韓劇的出現。

不,在家裡出現不稀奇,但看的人是江言一這傢伙……就大有問題!

「我操!江言一你傻了嗎?」一刻下意識嚷道:「你哪時也愛看起這種浪漫偶像劇?」

「你他媽的才傻了,宮一刻。」將碗裡的剩餘麵條掃盡,江言一就像在看什麼低智商存在地看著那名白髮青年,「莉奈去廁所,我只是在幫她看而已,等等要告訴她漏掉的劇情。」

就算這些年早已習慣江言一陰晴不定的性子──陰是對宮莉奈以外的他人,晴當然只有宮莉奈限定──但不代表一刻就會忍受。

直接回予了一記中指,一刻將包包扔在沙發上,決定先到廚房覓食。

如果要說宮莉奈和江言一結了婚的最大好處,一刻毫不猶豫的會投「家裡廚房不用擔心再被炸掉也不用擔心出現什麼不明物」這點一票。

江言一的個性機車是機車,不過為了自己老婆,也就是一刻堂姐所磨練出來的廚藝,是連一刻也贊同的。

發現就如江言一所說,廚房桌上擺著一大碗的雞蛋麵,一刻也不客氣地找出碗筷,動作迅速地為自己裝了一碗。

這時候,廁所響起沖水聲,然後是門板被急匆匆的打開,有人急匆匆的從裡面跑出來。

「莉奈姐!」

「莉奈!」

一刻氣急敗壞的大叫聲和江言一緊張的喊聲,幾乎是同時疊在了一起。

「咦?啊?是!」突然被點到名的長捲髮女子一愣,尤其其中有道聲音還是自己的小堂弟的,她頓時是反射性地立正站好。

見此,一刻鬆了口氣,但還是罵罵咧咧的從廚房裡走出來,「妳居然還敢用跑的?莉奈姐,妳是忘記什麼了不成?啊?」

「呃……」宮莉奈傻氣的撓撓臉頰,差點想反問自己忘記什麼。不過隨即她就慢了一拍的「啊」了一聲,視線也往下低,落到了就算被寬鬆上衣蓋著,但仍是可以瞧見些許隆起的肚子。

「還啊?拜託妳記一下,妳可是懷孕四個月的孕婦了!」一刻瞪了心虛傻笑的堂姐一眼。

「莉奈,到沙發上好好坐著休息吧。別理宮一刻,誰知道他今天是不是又不順、那個來了。」江言一走上前,溫柔地扶著宮莉奈。

馬的,你全家才……思及自己、宮莉奈如今和江言一都是家人,一刻硬生生地掐斷了咒罵。

即使年過三十好幾,仍是娃娃臉的宮莉奈忍不住想抗議自己只是懷孕了,並不是變成易碎物品,不需要輕手輕腳的顧著她。不過瞧見堂弟兇巴巴的警告眼神,再感受到丈夫手指傳遞來的溫暖,她還是將話嚥了回去。

而宮莉奈一向是注意力被轉移得快的人,一坐回沙發上,她立刻抓著江言一的手臂,急急地追問起自己方才漏掉的劇情。

一刻有點想吃麵配看寵物節目,但是天大地大孕婦最大,還是將搖控器的權利讓給自家堂姐吧,而且他也沒興趣在這時候跟江言一槓起來。

窩坐在單人沙發上,一刻捧著碗,麵剛入口,他就變了臉色。

「……幹!這未免也太酸了吧!是加了什麼在裡面啊!」忍耐著將麵吞下,一刻立即鐵青著臉喊道。

「欸欸?但我剛吃明明就……」宮莉奈大吃一驚,她端過一刻的碗,直接喝了一口湯,然後眉頭困惑地皺了起來,「很正常啊,小一刻。因為我忽然想吃雞蛋麵加點檸檬汁進去,所以言一才加了一點,真的只有一點,才不酸的。」

見鬼的「一點」,這根本是加了不止一顆檸檬的量進去了吧?一刻黑著臉想。雖然知道孕婦的味覺在懷孕期會有所變化,但莉奈姐這個嗜酸的程度也太超乎一般人……等等。

一刻霍然想到什麼,迅速地瞥向長桌上的空碗。江言一剛吃的也是同樣的麵吧?他居然可以面不改色……

真是勇者。

「算了,我去把我這碗麵重新煮過,順便加點其他料進去。今天為了送織女他們去搭飛機,陪了他們大半天,餓都餓死了……他們蜜月還真是度不膩。」一刻最後一句話是含在嘴裡嘀咕的,他端著碗再走回廚房裡。

看著還留在餐桌上的半碗麵,再想到方才令人難忘的驚人滋味,一刻不止覺得嘴巴發酸,就連頭皮也都要發麻了。

此時從客廳裡繼續飄出對話。

「嗚啊啊,怎麼又廣告了……我明明才剛從廁所出來沒多久……討厭!這個美食節目廣告看起來好誘人,害我突然超想吃草莓……糟了,越想就越覺得口水都要分泌出來……」

「莉奈,妳想吃草莓嗎?」

「對,忽然就超……啊,不對、不對,我只是想想而已。現在可是才十月,還不到草莓的季節,言一你聽聽就算了。」

「不,難得聽妳說妳想吃什麼……我有特地問過媽了,她當初懷妳的時候,幾乎天天都突然想吃某種東西,再叫爸去買。莉奈,妳可以盡量要求沒關係……我記得附近夜市有一攤專門賣糖葫蘆的,那裡應該會有賣草莓的。」

「咦咦?你要去買嗎?但是現在已經十點多了……不要啦,言一,太麻煩了。」

「完全不麻煩。反正夜市也會開到一兩點,剛好宮一刻那傢伙可以在家裡陪著妳。我出門一下,等等就回來。」

「可是,言一……」

「乖,等我回來。」

將一連串對話和最末的親吻聲收進耳裡,一刻忍不住抖了抖雞皮疙瘩,真心覺得貼在堂姐夫身上的標籤除了「勇者」之外,還可以再加上一個──

真是妻奴。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