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幻的開車技術,差?」蘇冉抬起眼,淡藍的眼珠望著一刻。

柯維安注意到那名男孩還戴著耳機,可是卻有辦法精準的捕捉到他們的對話。

難道說,他的耳機裡其實沒有音樂嗎?不,那這樣還戴耳機未免也太奇怪了。

柯維安一秒否認自己的猜測,暫時先將疑問壓下。他打算幫忙說明灰幻的開車方式有多糟,但一刻用更簡單的一句話完美地詮釋了一切。

「可以和莉奈姐結拜了,那技術。」

蘇冉和蘇染不約而同地點點頭,藍眸內流露出一瞬的恍然。

在這短暫的安靜內,安萬里同時也俐落地將車子切出交流道,改駛進一個對一刻來說顯得陌生的城鎮。

從交流道旁設立的路牌指標來看,城鎮的名字是叫「洛花」。

「符家……就是在這裡嗎?」一刻望著窗外飛速後退的景象,無意識地喃喃道。

「這個嘛,正確一點的位置是在洛花鎮的邊郊處了。」柯維安笑咪咪地說。只是剛說完這句,從旁伸來的手掌就把他的前額往後壓,差點使他的後腦撞上檔風玻璃。

「坐好,前面有警察在抓違規的。要是讓我的車吃上單子,這錢就扣你頭上了,維安。」安萬里說。

「問題是你的提醒更像要謀殺我……」柯維安苦著臉,只得規規矩矩的坐回椅上,「嚶嚶,小白啊……」

「沒空安慰,也不想安慰。」一刻斬釘截鐵的說,「符家在洛花鎮,然後呢?我記得學長先前有提到符家村……」

「符家村,地圖上的正式名稱是寂言村。」坐在一刻右側的蘇染從小包包裡掏出了一本小冊子,然而外皮不是一刻看習慣的黑色,而是一片雪白。

一刻頓時吃驚地多看了幾眼,「蘇染妳這……」

「我覺得資訊要有效的分門別類,因此上大學後,我決定將和一刻無關的事改記錄在白色的本子上,不過主要還是黑色為主。」蘇染迅速地再從包裡拿出另一本黑皮小冊子,一黑一白看上去既搶眼又相襯,「放心好了,黑色的記事本裡都是和一刻你有關的,例如你今天的背心和四角褲花色。」

「幾何圖案的不錯,可愛系更適合。」蘇冉沉靜地表述意見。

「……真是謝謝你們的解說啊!」一刻幾乎像是咬牙切齒的說道。

「不客氣,樂意替你服務。」蘇染的唇角彎出一抹淺淺的笑意,登時讓她乍看下冷淡的清麗臉蛋多了顯著的溫柔氣質。

蘇冉也在旁認真的點點頭。

見狀,一刻連氣也生不起來了,包括原本的鬱悶感也像雪遇上火,霎時間消融得一乾二淨。

「好吧,我知道符家村是叫寂言村……還有什麼是我需要知道的嗎?」一刻耙耙一頭白髮。

「寂言村,座落在洛花鎮邊界,是座傍山的村莊。傳聞原本是吉言村,吉祥的吉,後被認為不夠風雅,便又改成現今的寂言,寂寞的寂。」蘇染看著白色小冊的內容,有條不紊地解說,「村裡有八成以上的村民都姓符,才又有符家村這一個別稱,這些是網路上能查到的資料。」

「網路上查不到的資料,就靠人家來補充吧!」柯維安沒有再跪坐起來,而是扭過頭,興致勃勃地加入討論,「村裡的人大多數都和符家有關,親戚啊、弟子啊、在符家裡做事的人啊,這一類的,總之也可以看成一個狩妖士的大本營。他們也有村長,可是真正的掌權人還是符家的現任家主,符邵音。」

一刻看著說得眉飛色舞的柯維安。

如果換做以往,他只會暗暗佩服對方的見對識廣。可是現在,他卻忍不住想問出壓在心底的疑惑──你和符邵音之間,是什麼樣的關係?

『比起符家道術的氣味,那個人……柯維安的氣,才是最濃厚的……』

『他的血和邵音的,如此接近……』

『他分明,就是符家人啊。』

那一日,水瀾的話語猶在耳邊徘徊不去。

一刻一直想找機會問個明白,只是每當他想要提起這問題的時候,總會不湊巧地被外力打斷。

就像此刻,在這輛如今共有五個人的車上,怎麼看也不像是一個適合提問私人問題的好地點。

「小白、小白甜心、小白親愛的。」見一刻盯著自己卻又不說話,柯維安納悶地在對方眼前揮揮手,隨後恍然大悟地一擊掌,「我知道了!我解說的樣子太帥氣,甜心你又再一次的愛……」

「愛你老木啊!」一刻一掌拍上柯維安的臉,不客氣地將那張娃娃臉擠壓得有些扭曲變形。

沒有錯過這個時機,蘇染、蘇冉有志一同地舉起手機,精準地拍下這畫面。

兩雙相似的藍眼睛對望,然後默契十足地一至認為,這照片可以分類到「帥氣的一刻」這個資料夾裡。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