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你們現在看到的景象,就當做是投影吧。」似乎看穿一刻內心的吐槽,張亞紫懶洋洋的說,「也可以當做像電影佈景,省時又省力,還可以隨時更換。」
 
  張亞紫突地一彈指,身旁景色驟變,變成了無數書架林立。不同種類的書整齊排列,活像身處在一座圖書館裡頭。
 
  但是一刻卻注意到,有一座書架上的書似乎不太尋常。
 
  「蒼井索娜寫真集?蒼井索娜作品一、二、三……」一刻的眉頭大力地擰起來。
 
  「啊,安萬里的收藏品不小心混進來了。」張亞紫揮揮手,頓時就見三道矮小的人影飛速竄出,「唰唰唰」地就把那座跑錯地方的書架塗抹掉。
 
  一刻覺得自己看見那三抹人影有著貓耳和貓尾,絕對不是他的錯覺。
 
  「部下三號,一刻!」深感被忽視的織女大步上前,雙手插腰,尖細的下巴抬得高高,「快點給妾身看清楚了,妾身才沒有什麼小肚子,妾身的體態明明保持得如此完美!」
 
  一刻手抱著胸,盯住織女,「妳昨天吃幾個布丁?」
 
  「呃,三個……」
 
  「那前天呢?」
 
  「呃,四個……」
 
  「大前天呢?」一刻的眼角兇惡地吊了起來。
 
  本來還有些趾高氣揚的織女立刻氣勢大減,「妾身、妾身……妾身只是……」
 
  「不是說過很多次了,一天只准兩個嗎?」一刻沉下臉。
 
  「但是……」織女的氣勢又矮了一截,可很快,她就氣惱地跺跺腳,「都是一刻你不對!誰教你上禮拜沒回潭雅,妾身和夫君明明都準備好帶你吃大餐的。你都不知道夫君有多難過,還抱著妾身,哭著說女兒不喜歡他了!」
 
  「我操!誰他媽的是女兒啊!」一刻的臉色瞬間轉成鐵青,理智也險些斷裂。還維持著搖搖欲墜的原因,是他看見了織女眼中一閃而逝的落寞。
 
  一刻知道自己永遠都拿對方沒輒,也永遠不想見到那張小臉出現任何傷心難過。
 
  「我有打電話回去,說是考試要到,等考完再回家。」一刻嘆了一口氣,伸手打算揉揉織女的頭髮,只是還沒觸及織女,本能就令他硬生生的收住手。
 
  「小白……小白……」柯維安顫抖的聲音突地插入,「小白你不安慰的話……就讓我來安慰織女大人吧!天啊、天啊,果然是萌得天下無雙,萌得人家肝顫啊──」
 
  一刻大驚地一轉頭,這才發現柯維安根本是興奮到顫抖,雙眼都呈星星了。
 
  柯維安再也按捺不住滿腔的熱情和激動,一箭步地奔向織女,雙臂大張,絲毫沒有感覺到危機逼近。
 
  說時遲、那時快,數根黑羽平空冒出,宛如利箭地朝著柯維安疾射而來。
 
  「幹!柯維安!」一刻眼疾手快,即刻扯住柯維安的衣領,抓著人飛快往後閃退。
 
  「小、小白?!」柯維安壓根不曉得發生什麼事,一刻突來的猛烈動作令他頭暈眼花。等到他定睛再看向前方的時候,不禁抽了口冷氣。
 
  前一瞬自己站著的位置,現下卻是斜插著幾根細長的漆黑尾羽。從羽毛末端刺進地面的情況來看,足可想像出那些羽毛有多麼銳利。
 
  「哎呀,差點就能戳出窟窿了,白毛你幹嘛要出手?喔,我知道了,誰讓你腦子裡都是豆腐渣,所以就只有四肢稍微發達囉。」
 
  伴隨著伶牙俐齒的嘲弄聲音,一抹只有巴掌大的人影也乍然地出現在一刻他們的眼中。
 
  細辮子少女彎起古靈精怪的笑容,烏黑的眼眸滴溜地轉動,背後還有一雙漆黑的鳥類翅膀。她拍動雙翅,雙腿盤起,銀鈴似的嗓音溢出。
 
  「嘖嘖,織女大人的身軀豈是你這等凡夫俗子可以碰的?不想要自己的手了嗎?」
 
  只不過盡是毒辣刻薄的字句。
 
  這下子,即使對方還未自我介紹,柯維安也猜得出來空中的迷你少女是誰了。
 
  「喜鵲……對吧?」柯維安吞吞口水,小小聲地和一刻咬耳朵,「小白,你跟我說過牛郎、織女、喜鵲的三角戀,沒跟我說過有這麼兇殘的……」
 
  「不兇殘怎麼會成天想著做掉牛郎?」一刻沒好氣的說。
 
  一陣子沒見到喜鵲,那傢伙還是老樣子的令人火大。不過那些羽毛也沒真的帶有殺氣,顯然喜鵲最多只是威嚇一下。
 
  「你說得真有道理哪,小白……雖然在動畫裡,毒舌美少女是萌點,可是放到現實裡的話……」
 
  「又不是M,自找罪受。」
 
  「M?什麼M?一刻,你在說你是M嗎?」織女好奇地瞅著和人竊竊私語的一刻。不待對方黑了臉想反駁,織女又說,「喜鵲,那可是一刻的朋友,也是文昌的徒弟,妾身不介意像對待一刻一樣,對他展現寬大與包容的。」
 
  「妳所謂的寬大與包容,根本就是使喚我買布丁和做布丁好嗎?」一刻咬牙切齒地擠出字。
 
  「妾身的孩子,果然被那什麼考試的都折磨到胡言亂語了呢。」織女臉不紅、氣不喘的說。
 
  一刻的青筋冒出。
 
  柯維安凝望自己室友的眼神中,含帶著深切的同情。
 
  他家小白真的是辛苦了哪……怪不得有時候都會露出像受到心靈創傷般的猙獰表情。
 
  「好了,感人的母女會面先告一段落吧。」張亞紫像是欣賞夠好戲,霍地一拍雙手。
 
  她的勁道明明看起來不大,可是那一聲響如雷貫耳,幾乎撼動了整個空間,同時也震住本來想破口大罵的一刻。
 
  將「幹!哪裡感人?」、「操操操!誰是女啊!」之類的咒罵生生地憋了回去,一刻確定自己隱約間還聽到周遭傳來多道驚叫,彷彿像是被那拍手聲震得也站不住腳。
 
  馬的,就知道看不見的地方躲著一群人偷窺兼偷聽……一刻耙耙頭髮,什麼話也不想說了。
 
  「現在來說明活動規則。」張亞紫似笑非笑地望著一刻和柯維安,「首先,隊伍成員就只你們兩人,但是你們會有外援幫助。甲乙,把友情道具交給他們。」
 
  「喵,遵命!」穿著紅衣的貓男孩眨眼現身,動作靈活地往一刻和柯維安的掌心塞進一把剔透的圓珠子。
 
  一達成張亞紫交待的任務,甲乙的身影又消失。
 
  「這些珠子就是友情道具,名字是……嗯,友情球好了。」
 
  「師父,妳這擺明就是臨時才想出來的名字嘛……咳,當我沒講話,妳繼續。」
 
  察覺張亞紫身後似乎有大白鯊的BGM響起,柯維安馬上閉嘴。
 
  「只要摔破一個友情球,就可以得到一名戰友的支援。每一回合,一人限用一次。」張亞紫收回猛禽似的目光。
 
  「當然,也有很大的機率會是空包彈。至於會叫到誰,也是未知數。我只能說,你們認識的人大多已經待在公會裡面了。而為了讓大家不要看膩你們兩個,還請不要客氣的使用道具吧。」
 
  「反正製作費是從一刻和文昌徒弟的薪水扣,你們不用也是浪費。」織女嚴肅地說道。
 
  柯維安感到心口中了一箭。
 
  一刻不止是不想說話,他現在只想棄權,然後回宿舍唸書!
 
  「再來,公會是座大樓,你們也可以當成塔。因此請登上高塔頂端,打敗任務中的大魔王。過程中會有三道,也可能因為我心情好變成四道的關卡。每關會有關主,打敗他們,才能進入下一個階段。」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大魔王,」
 
  一刻和柯維安對視一眼,心裡不約而同地冒出了一個人名。
 
  「──是隻羊。」張亞紫說。
 
  「喔喔,原來是隻……呃,等等!羊?!不對吧,師父!」柯維安忍耐不住地大叫起來,巨大的落差讓他目瞪口呆,「為毛會是隻羊啊!」
 
  「照理說不是胡十炎嗎?」一刻也瞠目結舌,怎樣也沒想到所謂的大魔王,會是由一隻偶蹄生物來擔當,未免也太扯了吧?
 
  這劇本確定沒有拿錯嗎?
 
  「就是啊,師父。或者說是狐狸眼的也超適合『魔王』這兩個字!」柯維安口直心快地嚷道,換來張亞紫憐憫的一眼。
 
  「然後你們就可以瞬間團滅了。」
 
  一刻和柯維安登時噎住,那話說得太有道理,他們竟然無言以對。
 
  「羊的部分,由妾身來說明吧。」織女接下話,俏挺的鼻尖皺了皺,像是想到什麼麻煩事,「羊的名字,叫做乙未。」
 
  乙未……乙未?
 
  「這聽起來好熟啊,小白……」柯維安迷茫地回望一刻。
 
  一刻也認為這名字似曾相識,他絞盡腦汁思考,在記憶裡挖掘著線索,然後他靈光一閃。
 
  「慢著,不就是你昨天硬傳給我的那些擬人羊年嗎?」
 
  「啊,對喔!」一刻這麼一提,柯維安也恍然大悟地一擊掌,「明年是羊年嘛,然後天干地支剛好排到了乙未年……」
 
  柯維安的聲音驀然小了下去,眼睛越睜越大。他驚恐地看著一刻,後者也震驚地回給他一臉「我操」的表情。
 
  過不久就是乙未年的羊年……現在剛好又有一隻羊叫做乙未……
 
  一刻和柯維安猛地轉過頭,目光就像探照燈地緊緊瞪著兩名神祇。
 
  織女撩撥一下髮絲,小臉滿是理所當然,從她嘴唇裡吐出的稚氣嗓音是鏗鏘有力地砸在了這處空間裡。
 
  「就是那個乙未。代表明年生肖的乙未不知怎麼跑下來了,還躲在這公會裡。它最喜歡看真人版的勇者冒險遊戲啦,喜歡到會想要自己插一腳。所以部下三號,妾身命令你,定要將乙未逮回,否則人界就會沒年可過了!」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