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當曲九江的火燄一肆放出來,被釘住尾巴的瘴震驚地瞪住了他。

那是它不會錯認的氣息,甚至是無比熟悉……那是妖氣!為什麼一個神使會有妖氣?!

不對,為什麼妖怪有辦法成為神使!

「這不可能……這太荒謬!」一時間像遺忘身上傳來的疼痛,瘴不敢置信地大吼,「你是妖怪,你分明該是我同胞!為何會幫卑賤的神使對付我等!」

「嘿,你這是職業歧視!」柯維安義正辭嚴地提著毛筆上前,「神使這行哪裡卑賤了?我都沒說當瘴是沒前途的。」

「靠,你又在鬼扯什麼?」一刻沒好氣地拍了柯維安的後腦一記,阻斷他蘊釀好的長篇大論,隨即冷厲的眼神射向瘴,「妖怪當神使干你屁事!我就問你一句話,你知道『唯一』嗎?」

瘴的神情遽然變了,那張肖似野獸的臉上流露出狂熱的神采。

「我等豈可能不知道『唯一』……這世上所有的渴望、願望、希望,所有的欲望都將被我等吞噬,而我等也將會將這些力量奉獻給『唯一』……」

瘴的喉頭翻滾出犬吠似的粗嘎笑聲。

「『唯一』終將甦醒,她將會甦醒──然後賜給我等新的進化!」

瘴的笑聲拔成了高亢的咆吼。

「我等將成為你們這些下等存在口中的『瘴異』啊!」

在震天的吼叫聲中,瘴瞪大了猩紅色的眼,霍然奮力地衝著離它最近的柯維安和一刻撲咬上去。被長刀釘在地面上的魚尾,頓因拉扯生生地被撕了下來。

宛如感受不到斷尾的痛苦,瘴如巨獸的身軀剎那間崩散為一面漆黑大網,猝不及防地就要將兩名神使一舉吞覆進去。

可是在下一瞬,瘴的身形就像撞上了一堵看不見的透明之牆。它像灘濺開的暗黑液體,貼附在無形的障壁上,心裡是滿滿的驚異與混亂。

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事?它不是應該能成功地吞掉那兩名可恨的神使嗎?究竟是什麼地方出了差錯!瘴在內心大吼,試圖弄明白眼下境況。

「嘖嘖嘖,我們可沒真的傻得忘記你只是尾巴被釘,行動能力還是有的。」柯維安對著和己方只差一步之遙的瘴搖搖食指,眉眼笑得彎彎的,看似天真實則狡猾無比。

將毛筆一拄地,柯維安笑嘻嘻地說,「看地上啊,黑色史萊姆。」

無法理解娃娃臉男孩說的「史萊姆」又是什麼東西,瘴的身上冒出兩隻血紅的眼睛,視線依言轉向下方,映入眼內的金耀字跡令它呆然。

那是一個凌亂,但仍看得出是「攔」的金字。

瘴的驚疑更甚。那個矮子是什麼時候……

「當然是你不知不覺的時候囉。」似乎看穿瘴的疑問,柯維安好心的解釋,「對了,有時候只顧低頭而不抬頭看的話,容易出事喔。」

瘴大驚,反射性望向上方。

深黝如潑墨的夜色中,有一束烈燄如同最醒目的緋紅箭矢,正高速地往下疾衝。

瘴不禁駭然,想也不想便要抽身逃逸此地。

一見那灘黑色的物質剝離無形障壁,柯維安立即解除結界。

同時間,一刻的掌中光點凝聚,長似利劍的白針飛也似地脫手射出。

瘴還來不及理解到將發生什麼事,一股錐心之痛就已遍佈全身。

急墜下來的火燄加劇了這份痛苦。

隨著那雙猩紅眼瞳的光芒漸暗,火燄率先消隱,接著有道修長人影踱步走近。紅蓮似的燄火已從曲九江的臂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他的下頷及頰邊烙上潔白的花紋,一把長刀重新握於他的指間。

「別把我和你混為一談。同胞?聽了真是讓人想吐。」眼裡滑過殘忍,曲九江乾淨俐落的將刀尖捅入瘴的雙眼之間。

最後一點的紅光徹底暗滅。

屬於神使們的力量也頓成光點,回歸於各自的主人體內。

隨後,癱倒在公園地面上的漆黑物體出現了變化。黑色像是碎片地剝落下來,逐漸還原成一名猶穿著高中制服的少女。

「唔啊,女孩子的話就比較麻煩了……」柯維安收起毛筆,傷腦筋地摸著下巴,不能隨便把人給丟在這裡了。

「意思是換成男的,你就打算扔著不管了?」一刻瞥了一眼。

「男女待遇有差嘛,甜心。」柯維安據理力爭的說著,「白天就算,現在是晚上,就怕出了什麼危險。甜心,你應該也是女士優先的那種類型吧?」

「有嗎?打架的時候誰管敵人是男是女,優不優先?一拳過去就是了。」一刻聳肩膀,不認為自己是柯維安口中的體貼人種。

不過他這話,卻是惹來柯維安和曲九江的側目。

柯維安簡直想大聲嘆氣。他家小白對女孩子根本是超體貼的,就只有他自己不自覺,否則他們高嶺之花的班代又怎麼會對他死心塌地?

就連曲九江也匪夷所思的上下打量一刻,末了扔出一句,「我的神是笨蛋嗎?智商還是多提高一點比較好吧?」

「幹!聽你靠杯!」一刻的額角浮冒青筋,不客氣地反擊回去,「一下語通差點不及格的傢伙好意思說我嗎?」

曲九江瞬時繃住了臉部線條,那張俊美的臉孔就像是負氣般的板著表情,顯然一刻的確是精準地攻擊到他的軟肋。

對於險些有一堂課要重修之事,心性高傲的半妖青年是將它視作了人生污點。

柯維安向來樂意看見曲九江吃鱉,他在旁竊笑著,待曲九江森寒的目光瞥來,又裝做若無其事的看天、看地、看風景。

「總之,先解除結界,把這女的扛到派出所去吧。」一刻作結的說,「剛好離這不遠的地方就有一間。」

語畢,一刻心念一動,圈圍在這塊地區四周的神使結界瞬間消失。

一刻也沒打算要另外兩人幫忙。先不論柯維安那比地上少女還要矮一些的個子,曲九江肯定是會流露出傲慢嫌惡的表情,拒絕碰觸對方。

可沒想到就在一刻要伸出手,自上方是冷不防地落下一道話聲。

「各位神使大人嘎,就交給小的來處理吧嘎!」

一刻等人一愕,反射性尋聲抬起頭,各自的神紋也飛快閃現,武器重新成形。

神使的眼力在夜晚裡也極好,但是在夜空底下,卻不見任何可疑的人物。他們只發現到在一張長椅旁的路燈燈罩上,不知何時是棲停著一隻烏鴉。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