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fb4314bb716.jpg  

 

韓湘的關卡並不難找,甚至比起彎彎繞繞、藏在森林裡的紅之關,或是雪花飛舞的綠之關相比,可說是位在極為明顯的地方。

從綠之關離開後,向西北方走了約莫十分鐘,川芎一行人就在野薔薇的帶領下來到了目的地。

看著那座矗立於小丘上的白色半圓形建築物,光滑的表面不時閃爍出金屬般的光澤,川芎不禁感嘆真有韓湘的風格,感覺裡面會充斥著各種各樣古怪的實驗儀器。

再一想到韓湘之前的豐功偉業,像是讓藍采和對花過敏、將植物們變成小孩子、八仙集體性轉……川芎的表情就不禁扭曲了一下。

「怎麼了,川芎大哥?」坐於地獄犬背上的艾草注意到林家長男的腳步頓了下,不禁關切的看過去。

「肚子餓了?」變成巴掌大的范無救從艾草的頭髮裡鑽了出來,「還是想喝酒?我可以分一點酒給這位大哥喔。」

川芎正想擺擺手拒絕范無救的好意,身旁的黑髮小男孩已經冷冷的看了過去,冰晶似的眼神扎得范無救哇了一聲,迅速將大半身子縮回去,僅剩下一雙骨碌碌的黑眼露了出來。

「不是每個人都像無救妳一樣,腦子裡只裝著喝酒、食物跟打架。」體型同樣迷你的謝必安就坐在艾草的左肩上,羽毛扇子掩著嘴,發出輕笑。

「還有大人!」范無救就像是怕搭檔不知道一樣,大聲喊道。

「好了,妳們,在大人面前不得放肆。」身型一樣只有巴掌大小、坐在艾草右肩的梁炫抬起頭來,看了謝必安、范無救一眼。

「吾不會介意的,梁炫。」艾草的小臉雖然一派沉靜,不過墨黑的眸子是帶著一絲高興。

「林先生,不進去嗎?」同樣也注意到川芎的腳步停頓,野薔薇偏頭問道。

川芎搖搖頭,說了聲沒事,又繼續跨步。只是剛來到那疑似研究所的半圓形建築物前,還不等川芎舉手敲門,厚實的金屬門板突然往左右兩邊滑開,發出唰的一聲。

兩道身影驟然出現在川芎一行人眼前。

有著褐色短捲頭髮的俏麗女孩與戴著黑框眼鏡的少年。

「嗨,川芎大哥。」方奎笑瞇瞇的舉起手,與之打了個招呼;不過視線在觸及了艾草與承載著她的黑色地獄犬,一雙眼睛頓地亮了起來。

「這、這該不會是傳說中的城隍大人?」方奎興奮的看著個頭嬌小的女孩,就想要衝上前與她來個友誼的第一次接觸。

「傳說中的將軍們也在喔。」川芎雙手抱胸,看在兩人略有交情的份上,意思意思提醒一下。

於是方奎伸出去的手立即頓在半空中,他小心翼翼地瞅了瞅艾草,發現坐在她左右肩膀以及頭頂上的巴掌大人影雖然唇畔掛著弧度,但是眼睛卻是絲毫不帶笑意;右肩上的黑長髮女性更是將手指按在了刀柄上。

驀地,一隻小手主動握住了方奎的手。艾草抬起白皙的小臉,如黑玉般圓潤的眸子看向方奎,吐出了稚氣嗓音,「吾是艾草。」

「喔喔!城隍大人妳好,我是方奎,那是我女朋友曉愁。」方奎也反握住艾草的手,興高采烈的捉著晃了晃,心裡的感動快要滿溢出來,自動屏蔽了將軍們鋒利如刀的眼神。

貝洛切爾雖然沒有像梁炫等人表現出不悅,不過看著方奎緊捉艾草的手不放、兩眼放光的模樣,牠也不禁思索起是否要呼出地獄火,來制止這個略顯刺眼的舉動。

南瓜手偶的大呼小叫中止了貝洛切爾的思緒。

「野薔薇!是人類,又是人類耶!而且還是個眼鏡仔!」野薔薇左手上的南瓜手偶捧著臉,宛如發現了新大陸一樣。

「眼鏡仔是礙到你了嗎?就算方奎戴眼鏡,他也是最帥的眼鏡仔。」余曉愁雙手插腰,神色不善的瞪了過去。

「天啊,南瓜會說話!該不會是腹語術……不不不,這個世界很大,都有阿蘿的存在了,說不定那是南瓜星人,還是南瓜精靈?」方奎立即鬆開艾草的手,改而繞著南瓜手偶團團轉,「請問可以掀開它的布看一下嗎?」

「不……可以呢,這舉動就像是掀女孩子的裙子一樣,很是失禮。」野薔薇將南瓜手偶往著自己方向靠近,拉開與方奎的距離,秀美的臉龐帶著淺淺笑意,不過卻有絲為難浮現。

就連南瓜手偶也迅速用它的小短手壓住布塊下襬,頗有方奎一動手它就要大叫非禮的趨勢。

「方奎!」余曉愁拉高聲音,橫眉豎眼地揪著方奎的耳朵,一把將他扯回身邊來,「你是忘了阿湘交給我們的任務嗎?居然想要去掀一個南瓜的裙子!」

「哇!痛痛痛……曉愁,小力一點啊。」方奎覺得耳朵都要被女朋友擰得掉下來了,不由得哀叫連連。

「真是的。」余曉愁沒好氣的瞪了方奎一眼,又狠狠的擰了他耳朵一圈,這才鬆開手。

妻管嚴。川芎已經可以預見少年之後的結局了。

是妻管嚴呢。謝必安與范無救交換了一記眼神。

將方奎念了一頓後,余曉愁才轉向川芎等人。此時的她已經重整心緒,手指一揮,就見褐色的短捲髮眨眼間化做海藍,眼瞳也讓璀璨的金黃色給侵佔。

「要見到阿湘的話,只要打敗我就可以繼續往前走。好了,川芎大哥,你要如何出招呢?」余曉愁的眼神明亮,充斥著躍躍欲試,水流就像是在呼應她的情緒一般在她身邊湧動。

「呃。」林家長男頓了頓,露出了有些傷腦筋的表情,「就算妳要我出招我也……」

他向旁邊側了一步,露出了被他身形擋住的小男孩。

「我的招式就只有召喚張果。」

「咦?」余曉愁愣了一下,但隨即她就不敢置信的拔高了嗓音,一雙美眸也瞠得好大,「等下,川芎大哥,這不公平,那可是張大人啊!」

「還是由吾出陣?」艾草從地獄犬的身上靈巧躍下,落地後又向前踏出一步,紅黑袍袖輕輕一甩動,身邊隱隱約約晃出青幽焰火。

「不行不行。」余曉愁忙不迭舉高雙手,在胸前交疊,做出一個叉叉的手勢,「我與城隍大人的位階差距太大。」

「那麼,就讓我等來擔任小姑娘的對手吧。」謝必安從艾草的左肩靈巧躍下,在快要落地時,白光一閃,頓時從巴掌大小恢復為原本的高挑身形。

頭戴白色高帽、手持羽毛扇、戴著眼鏡,笑起來知性古典的謝必安立於余曉愁面前,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她。

另一邊,范無救也順著艾草烏黑的髮絲滑了下來,同樣是光芒乍現,充滿野性的少女已經落在謝必安身旁,黑色摺扇轉了幾個扇花。

「呀哈哈哈,打架我最行了。」范無救咧著嘴,露出了裡頭的小虎牙,上上下下的打量余曉愁,「必安,必安,熱帶魚可以烤來吃嗎?」

她舔舔嘴唇,眼底綻出的是一抹名為食欲的光芒。

「不行!不可以!」方奎迅速從後方衝出來,張開手擋在余曉愁前面,「誰敢動我女朋友,我就跟誰拼命!」

聽著方奎毫不掩飾的護短宣言,余曉愁心底喜孜孜的,覺得就算現在真的要與范無救打上一場,她也無所畏懼。

中止這場對峙的是艾草嚴肅的喝聲,就見個頭嬌小的地府城隍立於兩方人馬中間,小臉凜然,周身充斥著不怒自威的氣勢。

「無救,曉愁姑娘是阿湘與川芎大哥的朋友,不可無禮。」

「是。」范無救順從地往後退了步,爪牙斂起,身上竟是再也找不著一絲戰意。

「這樣好了。」川芎的視線突然移向戴眼鏡的少年,十根手指交握在一起,折得喀喀作響,「我跟方奎都是人類,就沒有什麼鬼位階的問題了,對吧。」

「川芎大哥……我們還有身高的問題啊。」方奎乾笑一聲,搖頭再搖頭,說什麼都不想對上身高將近一八零的林家長男。

「啊啊,不打了啦。」余曉愁噘著嘴巴,流光從髮稍閃逝而過,原先異變的髮色與眸色又恢復了偽裝的模樣,「阿湘就在裡面,你們自己進去吧。」

「謝啦。」川芎也鬆了口氣,拉著張果就要往裡面走,只是走了沒幾步,他就像是想到什麼,對著方奎說道,「你不是喜歡研究超自然的東西嗎?現在這個遊戲裡到處是這些,與其耗在這裡,還不如帶你女朋友去逛逛。」

余曉愁瞬間漲紅了臉,方奎的眼睛則是亮了起來,他一把握住女友的手,鏡片後的黑眼閃動著興奮。

「曉愁,我們快去外面約會吧!」

「約、約會……」余曉愁原本白皙的臉蛋已經紅通通的,只差沒有熱氣從頭頂冒出,「跟你約會也不是不行啦,反正我剛好……咳、剛好有空。」

「那我們先走囉。」方奎笑瞇瞇的對著川芎揮了揮手,隨即興致高昂的拉著女朋友往另一端走。

小情侶的身影越漸遠去,沒過多久就化作兩個小黑點,消失在眾人的視線範圍。

川芎牽著張果的手,率先走進了疑似研究所的建築物裡。艾草正要跟上,卻發現貝洛切爾與野薔薇仍待於門前,沒有動作。

「小姐,我與學妹在外頭等妳。貝洛切爾金燦的獸瞳望進艾草眼底,壓下了想要輕吻她額頭的念頭,虔誠地低下頭顱,如同最忠貞的僕人,「如有需要,還請呼喚我的名。」

「有我等在大人身旁,自是不會有這個需要。」梁炫淡然說道,不過視線在轉及艾草的時候,化做了深深的柔軟與溫和,「走吧,大人。林先生與張大人正在裡頭等著。」

「吾很快會出來的。」艾草抬手摸摸地獄犬柔順的毛髮,無起伏的語調卻是蘊含著無比堅定。

小巧的紅色繡花鞋踏入屋子裡,看似單薄實則堅固的金屬門板將那道嬌小背影逐漸吞沒。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