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2  

書資訊
金石堂:https://goo.gl/R4Ycai
博客來:https://goo.gl/Q4ami2

 

 

白烏亞和高甜從小就接受除穢者正統特訓,毛茅則是是私下將打污穢當成打工的人。

在三人的聯手之下,形如大貓的污穢只能被打得節節敗退,最末成為在黃黑世界裡泛著流光的晶砂,嘩啦嘩啦地落地……

落地前又化為烏有,闃黑的路面上只留下多枚發亮的結晶花與結晶葉。

「做得很好。」白烏亞在一臂遠的位置停步,不吝惜稱讚自己的直屬學弟。

「用劍的準頭還要再訓練一下。」高甜收回挑剔的眼神,冰冷的聲線滑過一絲愉悅,「就這麼決定了,時間你挑,地點我選,我會替你再做特……」

「不不不,不約,特訓什麼的我們不約。」搶在高甜說完話之前,毛茅飛快舉起手做投降狀,「起碼不是這禮拜。我個人建議,我們之後有機會再談這個話題,好嗎?我覺得我們可以先換另一個話題……例如,我覺得我要反省一件事。」

毛茅真摯的語調馬上吸引了兩人一貓的目光。

「反省你居然把朕扔在旁邊嗎?」今晚負責旁觀的黑琅三兩下跳上毛茅的肩頭,尾巴晃呀晃的,「只要回家後讓朕吃三個罐罐,朕就大肚的原諒你。噢,還不准你理會那隻宅在家裡的醜鳥。」

毛茅只是敷衍地撓了撓黑琅的下巴,話鋒直接一轉,「我必須坦承錯誤,我不該在今天社課的時候,拿手機請伊老師幫我抽SSR卡的。」

毛茅口中的伊老師,就是伊聲。

榴華高中的保健室老師兼除魔社的指導老師,由她帶領社員實習的時候,十次總有五六次,或更多的機率,會碰上污穢誕生。

毛茅合理懷疑,伊聲容易撞怪的運氣跑到他身上來了。

否則他們這一趟的目的明明是為了刷地板,猝不及防間卻變成了打怪。

高甜和白烏亞默不作聲,但他們心裡此時也是同樣想法。

如果要確保實習順利……遠離伊聲,人人有責。

既然污穢被消滅,回收場跟著很快就解除了,所有的顏色恢復正常。

由於時間已晚,交通號誌從原本的正常運作變為閃紅燈的狀態,稀疏的車輛快速經過,誰也不會特別注意待在路邊的幾名年輕人。

換回便服的毛茅等人互相道別,準備各自踏上回家的路途。

可就在毛茅要轉身的瞬間,攀在他肩頭的黑琅霍然躍下,擺出了威嚇的兇猛姿態。他弓起身,尾巴豎得高高,瞳孔縮細,露出尖利的白牙,一身黑毛像炸起似的,從喉頭中不斷滾出示威的吼聲。

那模樣,就像在警戒著某種不為人知的危險。

毛茅他們反射性朝黑琅戒備的方向望過去。

就見本該是空蕩蕩的斑馬線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抹嬌小的人形。

倘若遠遠看過去,第一眼可能會以為是個小孩子。

但普通的小孩子,絕對不可能讓黑琅心中升起警戒,也不可能會發光。

而且這個時間點,也不該有小孩子獨自在大馬路上遊盪。

即使是在路燈的映照下,也看不見那抹人形的五官。只能從基本的身體線條、頭髮長度,猜測出這是一名小女生。她的上半身顯得比較清晰,下半身幾乎是一片模糊的霧狀。

而詭異的藍白色幽光,正是從她的皮膚表面散發出來。

對毛茅來說,那更像一個會發光的殘缺人體模特兒跑到了大街上。

「別過去。」白烏亞伸手攔在了學弟妹的身前,「等等就會消失了。」

果然正如灰髮青年所說,才幾秒鐘的時間,那抹發光的人形輪廓就像電視出現雜訊一樣,閃現了幾下,便平空消失不見。

而在消失之前,毛茅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看見那個幽光人影側過頭,臉上好似生成出一抹彎起的詭譎弧度。

發光的輪廓消失得太快,好似一開始就不復存在。

最終毛茅還是無法確認,從其他人的反應來看,似乎也只有他自己這麼覺得。

將這份狐疑拋到腦後,毛茅若有所思地望著如今空無一人的班馬線,「那個,難道說就是……」

「普通人都該知道的常識。」高甜毫無起伏的說道:「過幾天會有專門的講座,剛好可以給你的小腦袋瓜塞進相關知識。」

頓了一下,高甜決定為這名重要的好朋友補充注意事項。

「講座有點長,記得帶上不會發出太明顯聲音的零食或其他食物。不要試圖帶雞排或咖哩飯,它們吃起來雖然沒太大聲音,但味道太引人注意了。」

毛茅覺得還是別問高甜為什麼那麼有心得了。

「所以,那個難道說就是……」毛茅將問題重新問一次。

「鬼。」

屬於白烏亞低沉的嗓音飄入這寂靜的夜色中。

「大家習慣俗稱為鬼,正確學名則是——幽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醉琉璃 的頭像
醉琉璃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螢星
  • 喔喔喔!想看想看想看的啦!
  • 5/03就能看到了!

    醉琉璃 於 2018/04/30 23:49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