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2  

書資訊
金石堂:https://goo.gl/R4Ycai
博客來:https://goo.gl/Q4ami2

 

懷抱著偉大夢想的紫髮男孩將目光再轉回來,繼續和那隻大大大貓對視。

比起貓咪,更強烈的印象可以稱之為「怪物」的巨大存在,似乎也在觀察著面前的三名人類——連塞它牙縫也不夠的黑貓被它自動無視了。

要說三人的共通點,除了身上穿的都是以暗紅色調為基礎,裝飾著不少齒輪和鐘錶面盤的奇特服飾,以及手腕上的金屬手環外,就是他們手中所持拿的器具了。

那是清潔人員專門用來刷除髒東西的長柄刷。

和常見的木頭柄刷子不同,毛茅他們握的是和自身服裝風格統一的金屬長柄。

如果要用簡單的一句話來形容,就是高調、騷包。

污穢當然不會管人類穿得騷不騷包,它只在意一件事。

雖說面前的三人小得讓它輕易就能一腳踏成肉醬,但其中兩人的身上瀰漫出一股讓它難以抗拒的香甜氣味。

眼裡燒灼著白火的貓形怪物伸出帶著倒刺的舌頭,像是感到嘴饞地舔舔嘴巴周圍。

雙方仍然安靜地對峙。

毛茅大概可以猜出那隻貓在想什麼。

它在審視獵物,判斷下一步的行動。

污穢沒有人形,但它們有智慧。

它們是危險的怪物。

沉默片刻,毛茅嚴肅開口,「學長,我知道你喜歡貓,不過這是污穢,不是貓,我覺得你還是別再和它深情相望了。如果你想要貓,我可以再借大毛給你擼到爽。放心,我會把他先五花大綁好的。」

「朕……」

黑琅惱火的拒絕甚至來不及成形,就受到毛茅眼疾手快的鎮壓。

而被戳破小心思的灰髮青年神色淡然,可眼神遊移了一下,隨即又小小聲地替自己辯駁,「我知道那是污穢,我只是覺得它的毛……好像很好摸。」

毛茅摸著下巴,以著挑剔的眼神打量那隻外形肖似銀灰虎斑貓的龐然大物。

唔嗯,用他這個養貓人的眼光來看……

不得不說,扣除掉那些金屬,那身皮毛看起來確實是相當柔軟滑順,似乎末端還在隱約地閃閃發亮。

而且不能否認的是,這隻貓可是比毛茅當初在青蘿公園見到的那隻好太多了,起碼這隻沒有長出十幾隻腳。

「不然這樣好了。」為免白烏亞耽溺貓色無法自拔,毛茅大方的說,「要是學長覺得摸大毛不過癮,我的頭也借學長摸一下好了。我的髮質好可是有掛保證的,包準手感絕佳。」

話聲還未落下,一隻手就摸上了毛茅的腦袋,手指在髮絲裡穿梭幾下又,迅速地收回來。

「嗯,很好。」高甜面無表情地給出了相當高的評價。

受到忽視的污穢不由得怒從心起,眼洞中的火燄倏地壯大火勢。它張大嘴巴,露出森白的利牙,從喉頭裡發出了威勢震人的一聲吼叫。

有若尖利嬰啼的嘯聲瞬間迴盪在這處被漆黑與暗黃兩色佔據的路口,過高的分貝既刺耳又吵雜。

「……貓才不這樣叫。」白烏亞的眉頭瞬間就微皺起來了,一個小折痕出現在他的眉心間,那語氣彷彿是受到喜愛之物的冷不防背叛。

明明只是外形像貓,但根本不是貓的污穢莫名地覺得火大。它伏低身子,尾巴豎高,鋒利的鋼爪從掌間彈出,在地面上刮出一道道深刻的痕跡;背部的齒輪在卡卡作響,聲音越來越大,直到像雷鳴的那一剎那間——

龐大的銀灰身影竟是向左右又分裂出兩個!

三道貓影氣勢洶洶地朝著獵物方向撒開四肢,疾奔向前,像小嬰兒哭泣的尖啼同時再度溢出嘴巴。

污穢一動,白烏亞和高甜立即也跟著動。

長柄刷轉瞬改變型態。

等身高的巨劍和六把在空中如花盛開的長刀,就像流星飛掠向敵人,在夜空下帶出耀眼的光之軌跡。

白烏亞和高甜明明都不帶表情起伏,然而他們的眼中卻是灼著狂盛的戰意,好似兩隻出閘的猛獸。

只不過是一晃眼的工夫,灰髮青年和黑髮少女就已各自逼向了其中一隻污穢。

令人大感意外的是,三隻巨貓居然分作兩邊跑,擺明只盯住了兩人。

居中的毛茅被徹底忽略,他的面前一隻巨貓都沒有。

準備要衝出,連姿勢都擺好的紫髮男孩頓了一頓。看著前方的空空蕩蕩,他「卡」地咬碎棒棒糖,不忘將塑膠棍塞回口袋內,畢竟愛護環境、人人有責。

「啊啊,真讓人傷心啊,大毛……」毛茅大大的吐了一口氣,「做污穢好歹要講求公平一下,不要老是忽視這裡有個水嫩嫩、充滿膠原蛋白的男孩子嘛……對了,大毛你可不准插手,乖乖在旁邊看啊!」

那個「啊」字還在空氣中打個旋,毛茅已經將長柄刷往上一拋,清潔工具在下一秒就跟著變成了武器。

在長劍落下之前,毛茅腳尖一蹬,便已像放開弦線的利箭縱躍出去,張開的手指俐落地接住劍柄,一雙金亮的眸子鎖定住屬於自己的獵物。

紫髮男孩勾起了遊刃有餘又張揚的笑容。

「嘿!看我這裡啊,醜貓!」

少年清亮澄澈的嗓音,替這場戰鬥正式揭開了序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醉琉璃 的頭像
醉琉璃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