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29543_1486899518014958_2739996799024988789_n  

 

一根食指按著門鈴足足按了十秒鐘以上,讓叮咚聲的咚拉成一個長長的刺耳尾音。

但是登門拜訪的人就像是不覺得這聲音吵雜似的,手指再次往下壓,又是一個十秒長的鈴聲響徹在這棟兩層樓的建築物裡。

當那根食指即將促成第三道門鈴聲時,就聽見一道凌亂的腳步聲從院子裡響起,同時還伴隨著一道「來了、來了,我就來了,阿藍妳千萬別離開」

長髮束起、臉蛋素淨、卻透著一絲生人勿近感的藍姐用鼻子發出一聲冷哼,終於挪開了準備壓下門鈴的食指。

當墨綠色大門被匆匆打開時,一道身影也跟著撲出來,兩隻手張得開開的,顯然就要朝門外的藍姐撲抱過去。

「阿藍啊啊啊啊!我好餓啊!」夏舒雁發出了一陣驚天地泣鬼神的慘號,「我餓到都快要看到雞排在眼前飛的幻覺了!」

「妳除了好餓還能說什麼?」被人一把抱住的藍姐嫌棄的掙了掙,「熱死了,還不鬆手。」

「我還會說我屁股痛!」夏舒雁鬆開手,義正詞嚴的大聲嚷嚷。

路過的村民頓時驚疑不定的看了兩人一眼。

「不,你們誤會了。」藍姐冷靜的看過去,就像會讀心似的,「我們不是一對,也沒有相愛相殺,我更不可能用道具對雁子這個邋遢又無打掃能力的女人做些什麼,我眼光沒那麼差。」

「阿藍,妳雖然是在解釋,但為什麼我覺得膝蓋一直在中箭呢?」

「這個妳就沒誤會了。」藍姐陰森森的說,「我就是在人身攻擊妳。」

「嗚嗚,阿藍妳這沒良心的。」夏舒雁故作傷心的揩了揩沒有淚水的眼角。

「那麼,沒良心的我就回宿舍去了。我認得路,不用送。」藍姐擺擺手,毫不猶豫的轉身欲走。

「不要啊,阿藍!」夏舒雁頓時又如八爪章魚般的纏了上去,「我這腸胃現在也只能喝粥了,妳若是不幫我煮的話,我真的會餓死。妳總不能讓春秋跟小蘿回來時,再也看不到他們蕙質蘭心的小姑姑啊。」

「妳有臉說我還沒臉聽。」藍姐的白眼都想翻到頭頂上了,一記拐子不客氣的撞向夏舒雁,自顧自的走進屋子裡。

打從夏舒雁不幸得了急性腸胃炎後,就被醫生勒令一個禮拜內的飲食必須清清淡淡,炸的、辣的、冰的、重鹹的東西統統不准碰,只能喝稀飯。

但是問題來了,夏舒雁廚藝好,煎煮炒炸難不倒她,就連下酒菜都很擅長,偏偏碰上最簡單的稀飯卻只能舉手投降。

「我又不喜歡稀飯,當然不會煮啊。」這是夏舒雁振振有詞的回應。

「聽說人只要有喝水,七天內不吃東西是不會死的。」這是堇姨知道事情後毫無同情心的結論,「雁子,妳剛好可以趁機清個腸胃、排個毒,七天後就會讓村民看到全新的妳了。」

「是根本看不到我了吧!」夏舒雁嗷嗷慘叫。

於是,用一個月的免費啤酒跟下酒菜做為交換條件,藍姐接下了一星期的煮粥任務。

雖說主食都是稠糊糊又毫無鹹淡的稀飯,不過每日出現在桌上的配菜還是會有所變化。

例如,今天藍姐帶來的是家裡醃的醬菜。

「我下次是不是該去學怎麼醃個蘿蔔或是小黃瓜啊?」夏舒雁細細品嘗嘴裡的醬菜滋味,一臉感動。

「學煮稀飯吧妳。」藍姐直接給她一記白眼。

「咦?我才不要。如果真的學會了,不就等於我是在替日後可能會得腸胃炎這件事插旗嗎?」夏舒雁一秒否決,將碟子裡僅剩的醬菜全都掃到自己碗裡。

客廳裡沉默了一會兒,藍姐忽地輕踢了她一下。

「冰箱還有啤酒嗎?」

「有啊,我腸胃炎前一天才剛買了一手的量呢。」夏舒雁下意識的回道,「妳問這個做什麼?」

「喝酒啊。」藍姐回了一個「妳傻了?」的表情,拿著空碗走進廚房。

夏舒雁忍不住扭過頭,視線一路尾隨著她的背影。這種從心裡湧出的感覺,莫非就叫羨慕嫉妒恨?

藍姐再回來客廳時,一手拿著啤酒,一手則是端了個馬克杯。

「阿藍,難道杯子裡裝的是……」夏舒雁滿懷期望的睜大眼,想著好友會不會大發慈悲的讓她喝點小酒解解饞。

「是溫開水。」藍姐一句話就殘酷的打碎她閃亮的眼神,「妳該吃藥了。」

「喔……」夏舒雁有氣無力的拉長聲音,覺得世界又變成黑白了。

「這杯子哪來的?感覺不像妳的風格。」藍姐舉高杯子,端詳著繪在上頭的兩隻小熊,一大一小。大的那隻繫著藍圍巾,小的那隻則是粉紅圍巾,筆觸很是童稚可愛。

「這是我們家的親親小蘿畫的杯子。」一提到萌萌的小姪女,夏舒雁當下就把無法喝酒的哀怨拋到九霄雲外,興致勃勃的介紹起杯子來歷,「藍圍巾的是春秋,粉紅圍巾的是小蘿,是不是超可愛的?」

「嗯,可愛,小蘿真有藝術天分。」藍姐不吝惜的讚美,「比只會畫火柴棒的某人厲害太多了。」

「哎唷,其實會畫火柴棒人也很厲害了。」某人接過杯子,得意洋洋的說。

藍姐直接當作沒聽到。

將四、五顆藥丸丟進嘴裡,再配著溫開水吞下去,夏舒雁哈的吐出一口氣,接著像是想到什麼,又轉頭看向藍姐。

「對了,阿藍,妳有收到紫紫的訊息嗎?」

「聯誼那個?」藍姐漫不經心的問。

「嗯啊,這禮拜日晚上,怎樣,要一起去嗎?」

「沒興趣。」

「欸……妳不去嗎?那我一個人多無聊。」夏舒雁哀哀怨怨的瞅著她。

「妳,」藍姐終於把注意力放到她臉上,一字一頓的問,「要、去、聯、誼?」

夏舒雁笑咪咪的點點頭。

「從實招來,聯誼地點是哪裡?」藍姐雖然也同樣收到了高中同學的訊息,但一看開頭是問她要不要參加聯誼,就直接把訊息刪掉了。

「嘿嘿,阿藍,妳真了解我。」夏舒雁笑得露出十二顆牙齒,「燒烤店。」

「妳是忘了妳就是因為又吃冰又吃辣又吃燒烤睡前還灌了一瓶啤酒所以才腸胃炎的嗎?」藍姐從牙關裡擠出冷颼颼的聲音。

「所以我這次會只吃燒烤,不吃冰不吃辣不喝酒。」夏舒雁將三根手指併攏貼在額邊發誓,「呃,最多就是再喝幾杯可樂?」

藍姐看著她的眼神明明白白的寫著「沒救了」三個字。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