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29543_1486899518014958_2739996799024988789_n  

 

 

 

這幾天,夏舒雁都在為了自己的中獎運氣而得意洋洋,還打電話向夏舒桐跟菫姨炫耀。

做為人家大哥的,夏舒桐只關心夏舒雁有沒有要帶自己的寶貝女兒去,有的話記得多拍照或錄影。一聽這次沒有,就敷衍地應和幾句,不留戀地掛掉電話。

堇姨則是慢悠悠的要心智年齡三歲的夏舒雁好好玩,別走丟了,也別傻傻的被人誘拐走,然後不客氣地勒索了夢想樂園所在城市的一堆土產。

這導致夏舒雁都還沒前往夢想樂園,就覺得自己的荷包和兄長之間的兄妹情誼,好像都已經毫無夢想了。

但有句話說的好,天有不測風雲……

「人有旦夕禍福……」披著一頭亂髮的夏舒雁幾乎是用如喪考妣的語氣,在對著手機的另一端說話。

「我還知道月有陰時圓缺呢。」位在手機另一端的藍姐冷漠的說,「給妳一句話解釋,妳一大早吵我睡覺是為了什麼?」

「阿藍啊——」夏舒雁悲傷的吶喊。

這對藍姐來說可稱不上解釋,她二話不說地掛掉電話,埋進枕頭繼續睡她的覺。

只不過催命般的鈴聲緊接著又響起,吵得她不得安寧。

「夏、舒、雁!」藍姐火大地坐了起來,如果她的不滿能夠化為具體,早就透過手機,篤篤篤地將夏舒雁戳成了篩子。

「阿藍……」夏舒雁吸吸鼻子,可憐兮兮的說,「我發現一件可怕的大事,我的屁股……好像愛上馬桶了。」

什麼鬼?藍姐以為自己聽錯了,她將手機舉到眼前瞪視一會,確定螢幕上顯示的是「雁子」兩字。

確定真的是夏舒雁打來的電話,而不是什麼變態,藍姐擰著眉、板著臉,再將手機放回耳邊。

雖說剛起床還有不小的起床氣,可藍姐的腦袋已經恢復清明,能夠從夏舒雁透露的句子猜出個大概。

「妳拉肚子了?」藍姐冷冷地說,「估計妳昨天又吃冰又吃辣又吃燒烤。」

「才不是!」夏舒雁大喊冤枉,「阿藍妳太不了解我了……我當然是又吃冰又吃辣又吃燒烤睡前還灌了一瓶啤酒!」

……活該,拉死妳算了。藍姐面無表情的這麼想,但看在同學一場的份上,她仍是勉強耐著性子再開口。

「然後呢?廁所沒衛生紙了?家裡沒人可以拿給妳了,才讓妳一大早的就來騷擾我?」

「家裡的確沒人……嗚嗚,我現在的心情就像空巢老人那樣蒼涼……」

「放心,妳屁股的火辣可以溫暖那份蒼涼。還有我要關機了,再見。」

「咿啊啊啊!等等等等!阿藍我不會再胡說八道了,求求妳別掛電話!」

一發現藍姐要殘忍地拋棄自己,夏舒雁忙不迭地對著手機大叫。

「我有很重要的事,超級重要的!比我的屁屁還重要!沒騙妳,是夢想樂園的票,我剛剛才猛然發現它是有時間限定的!」

「不要跟我說是今天。」

「嘿嘿嘿,阿藍妳怎麼那麼聰明!」夏舒雁極力地誇讚著。

「被妳這個呆子誇獎,我一點都沒有開心的感覺。」藍姐還是缺乏起伏的語調,「到期就到期,我可以多睡點覺,妳也可以繼續和妳家馬桶難分難捨,上演一場虐戀情深。」

「這部戲聽起來髒髒的……」夏舒雁皺著臉,未免藍姐一言不合又掐斷電話,她急急地說道:「阿藍,這票浪費真的太可惜了,雙人VIP票耶,還是說妳和堇姨一起去?」

「不要,那畫面我拒絕想像。」藍姐陰森森的說,「而且妳的目的是要人取材吧?妳幹嘛不找春秋……」

頓了頓,藍姐似乎回想起來,夏舒雁家裡只剩她一人而已。

換句話說,夏春秋和夏蘿都出門了。

「那兩個孩子這麼早就出門?」

「對啊,說是和左容、左易一起去科博館玩……阿藍,妳真的不要嗎?要啦要啦要啦!」

「吵死了。」面對夏舒雁的死纏爛打,藍姐將手機稍微拿遠一點,「宿舍裡還有幾個小鬼在,大不了妳把票讓給他們。」

「對厚,阿藍妳真是天才!」被指點明燈的夏舒雁開心地「啵」了一聲,得到藍姐嫌棄的咂舌,「那我馬上把票傳給妳,它那是用二維碼的,到時候給遊樂園的工作人員掃描就……嗚喔喔喔喔……」

夏舒雁冷不丁發出詭異的呻吟,時不時伴隨著吸氣聲。

猜出對方的肚子又在強烈地刷存在感,藍姐果斷地摁斷通訊,她完全不想聽到什麼不該聽的聲音。

過不久,安靜下來的手機突地發出提示音。

是夏舒雁傳遊樂園的票過來了。

藍姐彈下舌頭,耙耙散亂的長髮,還是認命地爬起來,決定待會去問問住宿生們,有誰願意犧牲小我、完成大我,成為夏舒雁的取材小弟或小妹。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