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  

很難得的,花忍冬中暑了。

頭暈、胸悶、反胃、四肢虛軟。

碰巧來宿舍探望姪子的夏舒雁拍拍胸口,攬下了刮痧的責任。

「放心,一切交給小姑姑我吧。保證過程迅速有力,還能抒發壓力!」

……小姑姑,你是指人家能在這過程中抒發壓力?還是妳在這過程中可以藉著人家來抒發壓力啊?」花忍冬嚥嚥口水,想到夏春秋之前幾次肩頸的暗紅痕跡,覺得百分之百是後者。

在旁圍觀的藍姐很直接地給了花忍冬一記「你傻了嗎?這種事還需要問嗎?」的眼神。

為了方便刮痧,花忍冬的上衣乾脆脫掉了,女孩子們自動離開寢室,為他留點面子。

歐陽明決定做個貼心好室友,留下來陪伴——順便在一邊吃零食吃得不亦樂乎。

「忍忍就過去了。像我們春秋,被刮了那麼多年,已經變得很能忍耐了呢。」夏舒雁出聲安慰,不忘誇獎一下自家姪子。

花忍冬覺得聽起來……

好像沒有被安慰到。

為了轉換心情,他苦中作樂地笑著說,「不過這樣子,換人家也要來體會一下小姑姑的家暴了。」

「哎唷,才不是家暴。」夏舒雁挽起袖子,笑得一臉爽朗,「花花你不是我們家的小孩,所以只能叫做暴力啦。」

然後這個下午,綠野高中的宿舍都能聽見花忍冬的慘叫。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