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2376526-1717329315_n  

 

《春秋異聞 卷五 迷走屋》 試閱文字

 

略顯高亢的電話鈴聲劃破了白日的寧靜,在屋子裡製造出回音。沒過多久,啪噠啪噠的腳步聲就在走廊上響起。

只見有著及背黑髮、白色肌膚的小女孩跑到電話前,拿起話筒放到耳朵旁。

「你好,這裡是夏家。」

當鈴聲因為話筒被拿起而中斷的同時,夏春秋也匆匆推開廁所門,瞧見小女孩認真地講著電話,頓時鬆了口氣。

他走到妹妹身邊,輕揉了揉她的頭髮,引得那張蒼白小臉抬起,對著他綻出一抹安靜的笑,無聲地吐出幾個字。

哥哥,是小易。

夏蘿口中的小易,全名左易,現年十六歲,和夏春秋唸同一所高中,住同一間寢室。只不過夏春秋對於這名個性桀驁不馴的室友,通常是能保持距離就保持距離。畢竟入住宿舍的第二天,夏春秋就目睹左易因為起床氣將鬧鐘砸向門板的畫面。

看著妹妹專注聽著話筒另一端的聲音,夏春秋將客廳空間留給她,自己則轉身往二樓走去。

他與妹妹所住的這棟兩層樓建築物,是小姑姑夏舒雁的房子。如果這個時間點沒有在客廳或是廚房看到夏舒雁,就只有一種可能,她還沒有起床。

夏春秋在經過夏舒雁的房間時,因為房門半掩,他稍稍往裡頭看了一眼,發現對方果然正以一種非常豪邁的姿勢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夏春秋輕手輕腳地替她關上房門,再回到自己房間,只不過他剛走進去,放在床頭櫃上的手機就嗡嗡嗡地震動起來,緊隨在後的是響亮鈴聲炸響。

擔心吵醒夏舒雁,夏春秋急忙抓起手機、按下通話鍵。

才剛對著手機「喂」了一聲,就聽見一道溫和的聲音不疾不緩地響起。

「春秋,是我,再一個多小時我就會到綠野村了。」

「咦咦咦?爸,你不是說要我們中午到車站跟你會合嗎?怎麼突然要來綠野村?」夏春秋疑惑問道。

「想說直接來接你們比較快,順便可以看看舒雁。」夏舒桐解釋他臨時改變主意的原因,「舒雁在工作嗎?」

「小姑姑在睡覺。」夏春秋如實回答。

「那你去把她叫起來。」

「可是……」夏春秋有些猶豫,不好意思去打擾還沒睡醒的夏舒雁,她在週末時總會睡得格外地晚。

「沒關係,舒雁沒有起床氣,就算她今天剛好有了起床氣,你就跟她說這是她大哥的命令,妹妹本來就該聽哥哥的話。」夏舒桐義正辭嚴地說,「做大哥的特地來看她,她怎麼可以睡覺呢?」

夏春秋一時間都不知道該如何接話了。

「知道了嗎,春秋?」夏舒桐再次跟兒子確認。

「知、知道了……」夏春秋吶吶地應允下來,只希望小姑姑如父親所說,沒有可怕的起床氣。

「對了。」

下一秒,夏舒桐帶著疑問的聲音在手機裡響起。

「樓下在講電話的人是小蘿嗎?我剛剛打了好幾次都是通話中……春秋,你知道她在跟誰講電話嗎?是男生還是女生?」

「呃……」夏春秋瞧著天花板的圖案,思索著該不該告訴父親,其實夏蘿是在和自己的室友講電話。

 

同一時間,綠野宿舍的一○四寢也響起了手機鈴聲。

正在上網的左容瞥了手機螢幕一眼,上頭顯示的來電名稱是「父親」。

她接起電話,還沒有開口,另一端就已先響起一道慈藹敦厚的男性嗓音。

「阿容啊,阿易是不是在講手機,不然怎麼都打不通?」

左容抬起細長淡漠的眼,望向坐在上鋪的雙胞胎弟弟。有著一張俊美臉孔及張狂紅髮的左易正靠著床頭,一向凌厲如獸的眼此時卻帶著笑,多了幾分柔和。

「嗯,左易正在講電話。」她淡淡說道,隨即主動詢問父親這通電話的用意,「爸,有什麼事需要幫忙嗎?」

「呵呵,阿容妳真聰明。」左書樓誇獎一聲,溫和的語氣實在很難讓人聯想到他是左容、左易的父親。

畢竟在綠野高中裡,冷漠不主動與人親近的左容,以及傲慢、自我中心的左易,個性都是極端的強烈;而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這兩人都有著一張好看得過分的臉龐。

手機另一端的左書樓笑了一會兒,隨即才不好意思地開口:「老實說,我覺得我好像迷路了。」

「咦?」左容愣了一下,充滿英氣的眉毛忍不住挑起,「你迷路了?」

略揚的聲音讓上鋪的左易探出身子,遞去一記詢問的眼神,左容示意他先稍安勿躁。

「爸,你知道你在哪裡嗎?」

「喔喔,我在橙華鎮!我之前不是有跟你們說過嗎,要去那邊調查鎮裡流傳的習俗。阿容妳知道嗎,傳說以前的橙華鎮,半夜是不可以看鏡子的。」

「我現在知道了。」左容以稍嫌冷淡的語氣回答,接著便將話題又繞了回來,「只有你一人去橙華鎮嗎?」

「我還帶著四個學生一起去,他們還滿聽話的……不過李律那小子一到鎮上就開始搭訕女孩子,真是讓人傷腦筋啊。還有巧依,那個孩子自從看過阿易的照片,就一直吵著想要見他。」

「他們現在跟在你身邊嗎?」左容飛快截斷父親滔滔不絕的閒聊。

「沒有耶……」左書樓的聲音頓了一下,隨即有些苦惱地說道,「因為那幾個孩子對橙華鎮充滿好奇,所以我就讓他們先自由行動,我自己則是隨處走走。」

「附近有什麼地標或是路牌嗎?」左容繼續採取一問一答的方式。

「我只看到很多很多的樹……啊,該不會我闖進了被詛咒的森林之類的地方吧?」

左容眉頭微不可察地擰起,顯然對於父親跳躍性的發言感到傷腦筋。

「爸,你有打給他們嗎?你的學生。」

「當然有,不過不是沒接就是關機。」左書樓嘆了好大一口氣,「偏偏我的手機也快沒電了,都在嗶嗶叫了。」

聽到這句話,左容眉間皺紋更深了,抓緊時間問道:「爸,你是從哪裡進去那座森林的?」

「啊,就是在橙華鎮的——」

不要過來。

一道模糊如同電子音合成的平板嗓音,突地從手機裡傳出來,帶著沙沙的聲響,蓋過了左書樓的句子。

左容神色一凜,尖銳地質問,「誰在說話?」

但是,那道分不出是男是女、如同電子合成的嗓音卻倏地消失,緊接著響起的,則是左書樓充滿困惑的詢問。

「阿容啊,妳在說什麼傻話,妳不是在跟我說話嗎……啊!我看到前面出現一棟大房子,我進去看看好了——」

左容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回應,手機裡就再也聽不見左書樓的聲音了。

「怎麼回事?」已結束通話的左易從上鋪跳下,一雙凌厲細長的眼注視著雙胞胎姊姊。

「爸迷路了,手機裡出現另一個人的聲音,事情有古怪。」左容簡略交代事情大概,充滿英氣的眉頭皺得緊緊的。

「搞什麼鬼。」左易嘖的一聲,「他明明不是路痴的。」

    「所以,」左容緩緩鬆開了眉,語調平靜地說道,「我們得去橙華鎮一趟。」

 

     □

 

整理出左書樓可能迷路的地點之後,一行人匆匆趕到橙華鎮外。

正如陳庭勳的同學所說,距離小鎮約五百公尺處有一座森林,但因為不是熱門景點,也沒有那些橘色的射干可以欣賞,所以除了本地人之外,觀光客一般不會來到這裡。

左易懶得搭理李律四人,看也不看他們一眼,率先走進森林裡。他的步伐矯健卻又帶著一股優雅,從林間葉隙穿落的陽光照射在他一頭紅髮上,顯得閃閃發亮。

左容同樣不發一語地往前走,她與左易並肩而行,很快就與李律他們拉開一段距離。

「嘖,也太自我中心了吧。」陳庭勳不悅地皺眉,一張粗獷的臉孔更顯凶惡,顯然很不喜歡左容、左易的獨斷獨行。

「我們也跟上去吧。」卓蘭打著圓場,有意消弭陳庭勳對左氏姊弟的不滿,「他們一定是很擔心老師,才會想要急著進去森林。」

雖然很難看出左容、左易的情緒是否與擔心劃上等號,不過卓蘭的這番話卻也讓陳庭勳勉強止住抱怨。四個大學生連忙加緊腳步,循著左容兩人前進的方向追上去。

安靜的森林裡除了沙沙的風聲之外,偶爾還會響起幾聲清脆悠揚的鳥鳴。這裡如同遺世獨立般的存在,李律他們一路上竟完全沒有看到任何人跡。

藉由小徑上的鞋印又追了一小段路,走在最前頭的李律總算看見背對他們的左容兩人。

他原本要朝兩人大聲打招呼,但在看清坐落於左容他們前方的建築物之後,招呼聲頓時轉成了充滿訝異的驚呼。

「這房子也太破了吧?」李律咂舌,手指下意識地撥弄一下劉海。

順著李律的視線,陳庭勳、宋巧依、卓蘭也紛紛往前看去,一幢看起來已荒廢許久的屋子矗立在前,四周雜草叢生。

二、三樓的窗戶破了洞,玻璃還覆著灰塵,灰濛濛的。屋頂上則可望見一些細小植物從縫隙中竄冒出來。沒有任何燈光的三層樓建築物,就算在午後陽光的照耀下,還是給人一種荒涼寂寞的感覺。

宋巧依不自覺地搓了搓手臂,不知道為什麼,她突然覺得有股涼意冒了出來。

「蘭蘭,這間房子好像很可怕耶。」她抓緊好友的手臂,亦步亦趨地跟著。

「除了破舊一點之外,應該還好吧。」卓蘭聳聳肩膀,好笑地看著如同無尾熊般黏著自己的宋巧依,忍不住促狹說道,「聽說房子的年紀大了,會擁有自己的意識喔。」

「呀啊!蘭蘭妳不要嚇我啦!」宋巧依把卓蘭的手臂捉得更緊了,一雙美眸瞥著那棟破敗屋子,越看越覺得陰森森的,好像有誰正在俯視著他們。

李律仰起頭,從斑剝的黑色屋頂到已經脫漆的白色牆壁大略掃視一遍。

「房子有三樓,我們分組尋找老師的下落吧。」

 

「我剛剛好像聽到蘭蘭的聲音……」宋巧依困惑地歪著頭。

「有嗎?」陳庭勳側耳聽了一番,卻什麼聲音也沒聽見,「妳聽錯了吧?更何況有阿律在,不會有問題的。」

「唔嗯嗯,說得也對。」

宋巧依安心一笑,那甜美的笑靨看得陳庭勳心動不已,再次感謝起讓他跟宋巧依同組的卓蘭。

「老師,老師你在不在?」宋巧依將手掌圈成圓狀,放在嘴邊大喊,卻沒有任何回應。

他們打開一間又一間的房間查看,可是陳庭勳用力推開房門以後,房間裡卻總是空無一人,只飄出濃濃的霉味。

「真是奇怪,老師到底跑去哪裡了?」宋巧依嘟嚷著,伸手轉動其中一扇門板的門把,房門應聲而開。

這明顯是一間主臥室,有著雙人床與雕刻精美的梳妝台,立在牆邊的鏡子映照出房間大半景物,裝設在落地窗的白紗窗簾正被風吹得輕輕翻騰。

一張有著鏤空花紋的白色圓桌——雖然現在已經成了黯沉的灰白色——上頭放著一座手搖機械式的留聲機。一株如同花朵開綻的銅質揚聲喇叭聳立在機身上,一片圓而薄的黑膠唱片正安置在唱盤裡面。

「這是什麼?感覺好有趣喔!」宋巧依彎下身子,雙手疊放在膝蓋上,好奇地瞅著這個陌生的物品。

「這是留聲機。」陳庭勳伸手撥弄著唱盤裡的唱片,同時尋找這座留聲機是否有開關或按鈕。最後,他的視線停在了手動的小搖桿。

「阿勳,隨便亂動別人的東西好嗎?」瞧見陳庭勳搖起了小搖桿,宋巧依的美眸裡頓時流露一抹慌張,「而且這棟房子早被斷電了,留聲機也不能聽了吧?」

「放心,這是手動發電的,應該還能用。」陳庭勳信心滿滿地又搖動幾下小搖桿。

隨著喀噠喀噠的聲音響起,懸垂在唱盤外側的唱針正緩緩地靠近中心的黑膠唱片;而唱針就在宋巧依緊張的注視下,定在了唱片刻紋的某一軌裡。

幽怨低啞的女聲緩緩流洩出來,在寧靜的空氣裡蕩出圈圈漣漪。

如果沒有你,日子怎麼過……我的心也碎,我的事也不能做。

如果沒有你,日子怎麼過……反正腸已斷,我就只能去闖禍。

我不管天多麼高,更不管地多麼厚;只要有你伴著我,我的命便為你而活。

如果沒有你,日子怎麼過……你快靠近我,一同建起新生活……

隨著最後一句歌詞略揚的尾音,唱針也轉到了最外圈,跳出了唱片。

「好神奇,真的能聽耶!」宋巧依眼睛閃閃發亮,扯了扯陳庭勳的衣角,「阿勳,我可以把這個帶回去嗎?」

「當然可以。」看見宋巧依崇拜的眼神,陳庭勳得意地咧開嘴。他方才就是想要賣弄一下對機械的內行,才特地啟動留聲機的。

看了眼被中央卡榫鬆開的唱盤,陳庭勳靈巧地取下黑膠唱片,並將它交給宋巧依,隨即再抱起整台留聲機,將外套蓋在上面。

「嘿嘿,阿勳你最好了。」宋巧依撒嬌地瞇著眼笑,渾然沒有發現到外形魁梧的青年在聽到這句話之後,頓時高興地紅了臉,投向她的眼神充滿火熱。

小心翼翼拿好黑膠唱片,宋巧依先走出主臥室,抱著留聲機的陳庭勳緊隨在後。

就在他剛踏出房間的時候,一道咚咚咚的跳躍聲忽地從身後傳來。

嘻嘻……我等著你們回來……

尖細的輕笑聲混在風吹紗廉的聲響裡,一時之間,陳庭勳只能怔怔地看著身後空無一人的房間。

「是錯覺吧?」他吞了吞口水,甩甩腦袋,將突然湧起的胡思亂想全部拋至一旁,急急忙忙跟上宋巧依的步伐,和從一樓走上來的卓蘭、李律,以及從三樓下來的左容、左易會合。

    沒有人發現左書樓的蹤跡。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春秋異聞 卷五 迷走屋》)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