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  

 

 

身為「乾一杯」群組的成員,

除了喝酒外,夏舒雁、藍姐還有菫姨也是會享受美食的。

畢竟民以食為天嘛。

而夏舒雁還喜歡在享受美食的時候,拍下照片傳給——

正在苦命加班的編輯。

往往換得編輯的一連串恐龍噴火貼圖。

然後有一天,夏舒雁在聚餐時收到了噴火龍貼圖以外的回應了。

「哎哎哎?」夏舒雁睜大眼睛,舉高手機,像是懷疑的再三確認著,「葉子這次居然沒發噴火龍的貼圖給我耶!」

「妳是多M?」藍姐冷冷的嘲笑,手上則是俐落的將夏舒雁還沒吃的起士蛋糕戳走,「妳家葉子是發了什麼給妳?」

葉子就是夏舒雁苦命的責任編輯,苦命到被懷疑她前世是不是滅了夏舒雁滿門,今世才要被她各種折騰。

「她問我要不要乾脆寫個美食專欄,可以在網路上弄成連載。」夏舒雁一五一十的回答,順便將手機擺在桌面上,讓藍姐和菫姨都能看見她與編輯的對話。

藍姐和菫姨隨意的瞄了一眼,就繼續將另一個盤裡的水果塔端走了。

「啊啊!手下留情……不,口下留情!我都還沒吃到啊!」一見到甜點正大幅度的減少,夏舒雁心急的哀嚎,一時間也無暇回應編輯的提議,連忙先把自己的份都圈到盤子裡再說。

「要我說……」菫姨慢條斯理的將水果塔切成數塊,特意在夏舒雁面前戳起了那顆最大的鮮紅草莓,「葉子可以放棄這主意了。」

「菫姨,妳那顆草莓看起來好好吃啊……」夏舒雁眼饞得不得了,「妳年紀大,不適合吃太多甜食,我替妳處理吧。」

「呵呵,既然我年紀大,不就更該多補充維他命C嗎?」菫姨笑得嫵媚,接著毫不猶豫的咬下草莓,「至於雁子妳,平常已經夠傻白甜了,就不需要吃太多甜食了。」

「我哪有傻白甜啊……」夏舒雁垮下肩膀,認命的戳起自己怎麼看都小上好幾號的草莓,「菫姨,為什麼要葉子放棄這主意?美食專欄聽起來很不錯呀。」

「前提是妳有足夠的形容詞來形容那些食物。」藍姐不客氣的大潑冷水,「妳現在就說說看這水果塔的滋味怎樣?」

「好吃。」夏舒雁想也不想的說。

「那剛剛的千層派呢?」

「好吃!」

「再更之前的聖塔諾里泡芙呢?」

「也好吃!」

「妳看看。」藍姐冷笑著搖頭,「除了好吃,妳還會說什麼?」

「呃,還有普普、不好吃……」夏舒雁心虛的猛眨眼睛,她也發現到問題所在了。

「嘖嘖,虧妳還是小說家。」藍姐給予最後一擊。

夏舒雁摀著胸口,被打得潰不成軍,但她還是不想放棄。她死命的轉動腦筋,隨即腦海內似乎有燈泡一亮。

「啊!」夏舒雁的雙眼跟著亮起,她猛地一擊掌,「因為我下班了嘛!」

藍姐和菫姨終於願意停下進食的動作,齊齊望向夏舒雁。

最末由菫姨開口,「雁子,妳是忘記妳的職業了嗎?」

專職小說家哪來的上班下班?

「哎唷,不是啦。」夏舒雁擺擺手,替先前的話語做了解釋,「我寫小說的時候就是上班,沒寫就是下班,所以現在就是我的下班時間啦,當然不需要再費力想什麼形容詞。」

說到後來,夏舒雁還一臉沾沾自喜的模樣,顯然很得意自己想到的這個理由。

「那麼夏氏舒雁小姐。」藍姐雲淡風輕的補了一把刀,「妳還記得誰的小說裡,有關於食物的感想,都是好吃、普普跟不好吃嗎?」

冷不防被捅刀的夏舒雁頓時端不住表情,「呃……聽起來好熟悉……好啦好啦,我知道是我啦……」

於是在好友的兩肋插刀之下,夏舒雁只好相當有自覺的向編輯婉拒了專欄的建議,順便不忘附上一長條的食物照片——特別開了濾鏡、調了顏色,看起來誘人得不得了的那種。

換來編輯接下來一禮拜不管是談什麼工作,都是附上噴火龍表情包。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