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  

 

 

大多時間都是菫姨到夏舒雁的家拜訪。

 

一來那邊適合喝酒聊天,二來可以看看夏蘿,三來可以欺負夏舒雁。

 

不過有時候,夏舒雁也會跑到菫姨家去。

 

如同以往的不拘禮節,夏舒雁在被外頭的太陽曬得滿頭汗,一踏入守墓人的小屋,第一眼就瞧見擺在客廳桌上的開水,一詢問可以喝嗎,得到肯定的答案,她馬上撲上前,有如在沙漠遇到綠洲的旅人一樣——

 

仰頭就是咕嚕咕嚕的灌下。

 

待夏舒雁一飲而盡,她咂咂嘴,有些納悶的問,「菫姨,妳這杯是符水嗎?」

 

「啊?」菫姨從自己的煙管稍稍分出了心思,「舒雁,妳傻了嗎?」

 

「呸呸,我才沒傻。」夏舒雁想也不想的反駁,隨後又舔舔嘴唇,確認一遍嘴巴裡的味道,「喝起來真的就是符水味……就是把符燒過後,扔到茶裡的那種味道……」

 

「喔,那大概是我這地方地靈人傑,隨便放在桌上的水都會自個進化。」菫姨隨口一說道,心裡則是認定夏舒雁被太陽曬得味覺都鈍了。

 

「說不定喔,畢竟這地方就某方面來說也算是『地靈人傑』嘛。」夏舒雁想到滿山的墳墓和時不時出現的小鬼,哈哈一笑。

 

剛好聽見這段對話的小成一臉糾結。

 

自己到底要不要說出真相呢?

 

其實是昨夜的蚊香燻了一整晚,把桌上的水都燻出味道啦。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