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  

 

抱著筆電。

戴著耳機。

時不時對著螢幕碎碎念,還能聽見持續敲打鍵盤的卡噠聲。

這是這幾天,夏春秋在家裡時常能看見的景象。

至於造成這些景象發生的主詞,是夏舒雁。

夏春秋覺得自家的小姑姑最近有點怪。

那名穿著印有工作模式的T恤,一頭長髮隨性用鯊魚夾夾著的年輕女性窩在沙發上,抱著筆電打鍵盤的模樣就像是在認真工作一樣。

但夏春秋知道,每當夏舒雁穿上那件宛如要鼓勵自己奮發向上的衣服時,那麼她十之八九是……沒有在工作的。

況且,如果夏舒雁真的在和稿子搏鬥的話,實在沒必要一定要選擇靠牆壁的沙發角落,筆電還摀得嚴嚴實實的,彷彿深怕被旁人窺探到了螢幕畫面。

很奇怪。

太奇怪。

但大人的事,夏春秋也不好過問太多,萬一小姑姑的確是在認真工作呢?

不到十秒鐘,夏春秋就否決了這個想法,連他都沒辦法說服自己。

正巧上門看夏蘿,順便意思意思探望夏舒雁的藍姐發現了少年的表情變化,隨口一問,接著得知緣由的她扯動唇角,替那張似乎天生自帶陰森森氣場的臉龐又增添了一抹冷意。

不過認識藍姐的人就知道,她的冷笑並不是特意針對誰——噢,大多時候確實會針對夏舒雁——只是一種改不了的習慣。

「雁子在玩遊戲。」藍姐雙手覆上夏蘿的耳朵,換來對方不解的眨眼,可也沒掙脫藍姐的手,「聽說是為了寫作取材。」

像是在呼應藍姐的話,窩在沙發當個不動馬鈴薯的夏舒雁忽地發出哀嚎。

「啊啊!又忘記讓角色去尿尿……怪不得防禦力降低了啦!」

因為戴著耳機,夏舒雁顯然沒意識到自己的聲音顯得過大,導致聽見的小姪子正露出一臉目瞪口呆的表情。

到底是哪種遊戲還需要角色去上廁所的?夏春秋茫然的想,他遊戲玩得少,可也沒聽過這種設定啊。

「嗚咿!被衛兵追上了!這也跑太快了吧?」夏舒雁沉浸在遊戲的世界,臉上表情變化豐富,一時間渾然沒注意到自己被三人圍觀著,「我都換那麼多套衣服了,照理說衛兵也該有點反應吧?衛兵是男的吧?是男的吧?照理說不該立刻撲上來嗎……為什麼衛兵還只是衛兵啦!」

夏春秋覺得這段話的訊息量有些大,他轉向藍姐,乾巴巴的擠出詢問,「那個……小姑姑究竟是在玩什麼遊戲啊?」

「小孩子不該看的第八個字母遊戲。」藍姐說,把夏蘿的耳朵摀得更緊。

夏春秋起初沒反應過來,傻愣愣的開始算起第八個字母是什麼。

然後,他傻傻的表情僵住。

第八個字母,H

第八個字母遊戲,H GAME

再然後,少年那張白皙秀氣的面容瞬間炸出了一層紅。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