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  

情人節快樂~~

 

 

長太高也會有長太高的煩惱。

例如左易要去宿舍的小儲藏室拿東西,結果一不注意,撞到了小門的門框。

「叩」的一聲,聽上去格外響亮。

總是一身桀驁不馴氣息的紅髮少年扭曲了表情,手摀著腦袋,髒話在喉頭滾動了一圈,最後還是因為身旁跟了條小尾巴,硬生生的吞忍了下去。

「小易還好嗎?」夏蘿下意識抓住左易的衣角,黑澈的大眼睛裡閃動著滿滿的擔憂和關心。

左易閉著嘴巴不說話,只是伸手作了一個不礙事的手勢。

但夏蘿還是從下方窺見了左易繃緊的嘴角和下巴線條,再想到方才聽見的好大一聲……

怎麼想都一定很痛。

夏蘿想到自己受傷時,不管是哥哥、爸爸還是小姑姑都會溫柔的安慰自己,又想到前幾天和小姑姑一起看的電視劇。

於是她扯了扯左易的衣角,得到對方的注視後,細聲細氣的開口,「小易蹲下,要靠牆蹲下。」

「妳這小不點是想做什麼?」左易終於說話,語氣不耐,可還是依言照做了。

見到紅髮少年靠牆蹲下身子,夏蘿吸了一口氣,接著一隻手——「啪」的貼在牆壁上,形成了將紅髮少年困在自己與牆間的姿勢。

左易的眉毛瞬間挑得高高。

他知道這姿勢叫什麼。

壁咚。

可還沒等他出聲嘲笑「小不點,妳手短腳短的也想壁咚人嗎?」,面前的黑髮小女孩已經面無表情的說:

「痛痛、痛痛……飛走吧。」

這下換左易罕見的發懵了。

「之前陪小姑姑看電視的時候,小姑姑有教夏蘿,這是能展現氣勢,讓說出的話更有力量的神奇姿勢。」似乎是看出左易的疑問,夏蘿認真的解釋著,墨黑的眸子瞬也不瞬的盯著對方,「小易有覺得比較不痛了嗎?」

左易呆了呆,隨後他的表情再也繃不住。他耙耙囂張的紅髮,「噗」的笑出聲,銳利的眼瞳裡染著溫柔的色彩,「算我服了妳……有有有。」

「真的沒騙夏蘿?不能因為夏蘿是小孩子,就敷衍人。」

「沒有敷衍妳,真的不痛了。」

見夏蘿半信半疑的點點頭,放下了壁咚的小手,左易笑著站起來,大掌揉揉夏蘿的頭,又伸指輕彈了下對方的額頭。

夏蘿露出困惑又懵懂的表情。

「這種程度的可不算壁咚哪……」左易自言自語的說,「算了,等妳長大後再說吧。」

 

 

 

 

「那真是太好了呢,左易。」一道柔和的聲音冷不防的響起。

左易的眼神瞬時一厲,鋒利如刀的掃向了發聲處。

抱著書本的林綾不知何時站在另一頭,嘴角噙著柔軟的笑意,鏡片後的眼眸笑得如彎月。

「不然的話,」林綾慢悠悠的說,「我恐怕就要打電話說,『警察叔叔,就是這個人了,有人在威脅恐嚇小女孩』唷。」

夏蘿察覺不出兩人間的暗潮洶湧,只是不解的看看左易,又看看林綾。

左易陰沉著一張臉,咂了下舌,再一次的確認了一件事——

這女人,他果然一點也不想靠近。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