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2  

新刊資訊→★★★

金橙色的日光穿透枝葉間的縫隙,在地面上映照出不規則的光斑,將草尖鍍上薄薄的金光,同時也灑落在樹下的嬌小人影上。

穿著紅洋裝的小女孩拍著皮球,大大的眼睛盯著上下跳動的圓形物體,彷彿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上面。

細細的童聲時不時的響起。

「小皮球,香蕉油,滿地開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

就像是在晴天下晃動的風鈴,清脆悅耳。

乍看之下,這是幅讓人覺童趣溫馨的畫面。然而只要再拉近距離,仔細一觀的話,就會發現紅衣小女孩的皮膚實在太過蒼白。

簡直白得像被抽光了所有的血色,宛如僵冷的大理石雕像。

就連陽光也沒辦法溫暖半分。

倘若畫面再拉遠一些,則會納入令人心生悚然的景象——環繞在小女孩周邊的不止是蔥籠的樹木,還有幾乎佔據大半山頭的墳墓。

小女孩的鮮紅裙擺,如同一抹沾覆在灰白色石碑上的血漬。

色彩鮮明,且怵目驚心。

但是小女孩卻若無其事的在這片墓地裡拍著自己的皮球,一點也不像普通小孩會感到驚慌失措。

小葵本來就不是普通的小孩子。

如果要和一般人做個簡單劃分的話,那麼就是,

非活人,亡者。

小葵是名鬼。

驀地,這名紅衣小女孩似乎發覺到了什麼,拍球的動作停下。她抱著皮球,下意識的往另一個方向轉頭望去。

不知道什麼時候,有另一條人影就佇立在那。

頭髮盤成簡單的髮髻,容姿透出嫵媚,但一雙眼眸又染著清冷,混合成矛盾美感的女子手持煙管,任憑白煙裊裊攀升,在半空中盤旋成隨性的圖案,目光是遠遠的投向了山下的方向。

「堇姨。」小葵抱著皮球,三步併作兩步的跑向了綠野村的守墓人。漆黑的大眼睛好奇的瞅望著那張白皙的臉,再順著對方的視線跟著往前看,「堇姨,妳在看什麼?」

除了滿山的墳墓外,能見到的就是縮小的田園景色,和像積木林立的建築物。

「沒什麼,就是看看。」堇姨漫不經心的說,可目光仍是未收回。

小葵跟在堇姨身邊許多年了,自然還看得出對方的神情上籠著一層淡淡的若有所思。

那怎樣也不像是「沒什麼」。

小葵也沒追問,只是瞬也不瞬的瞧著堇姨。

假使堇姨願意說的話,就會說;反之,那也用不著多加詢問了。

半晌過去,堇姨終於收回視線。她輕吸了一口煙,再緩緩的吐出煙氣,長期下來被浸染得沙啞的煙嗓不快不慢的迴盪在小葵的耳中。

「這一兩天,綠野村的氣場有點不穩定,有可能模糊了原本的界線。」

「原本的界線……?」小葵懵懵懂懂的重覆,不是很明白堇姨的意思。

「啊。」堇姨顯然也沒有要一筆帶過,耐著性子解釋道:「就是不該出現在這裡的東西,可能不小心會跑過來。舉個例子,就像是企鵝應該在極地,卻跑過來綠野村一樣。」

小葵的眼睛「唰」地亮起來,「企鵝!所以會有企鵝過來嗎?」

「只是舉例啊。」堇姨的嘴角彎了起來,一手拍拍小葵的頭,後者的情緒也沒掩飾,失落的皺著臉,像是萬分遺憾在綠野村見不到企鵝,「不過也不用太擔心,這次的氣場不穩並不是壞的方面,只要多注意一下就好。」

「沒有企鵝,換成外星人跑過來也是可以的。」小葵的心思明顯轉到其他方向,小臉上浮現憧憬,大眼睛裡隱約閃爍著星星般的光芒,「很帥很帥的外星人……就像之前在電視上看到的,來自冥王星的王子!」

堇姨微聳肩膀,她不知道來自冥王星的王子是什麼,她比較希望是來自冥王星的啤酒。

或者天王星、海王星也行,反正是啤酒就好。

打斷一大一小思緒的,是一聲拔高的叫喊。

「堇姨,有電話!」一名比小葵還要矮上一些的小男孩自屋內跑了出來,同樣膚色蒼白得不可思議。大大的眼睛、下巴尖尖,模樣稚嫩可愛,高舉的手裡還抓著一隻不停震動的手機,「是阿藍,阿藍打電話找妳!」

「沒禮貌。」小葵的身形一晃,下一剎那就出現在小男孩的身前,擋住了他的去路,「你要叫藍姐才對。」

「可是手機上明明就是阿藍!」小成瞪大眼睛,據理力爭。

「那不一樣,阿藍是堇姨喊的,你和我都要喊藍姐。」小葵就像名小姐姐的訓斥著小成,「就像你平常也要喊我葵姐一樣。」

「咦?!」小成爆出了一聽就是百般不情願的大叫,「才不要!為什麼啊?我只是比妳矮一點點點,又不表示我年紀比妳小!」

「你比我晚到堇姨的身邊,就是比我小。」小葵老氣橫秋的單手插著腰。

「行了,別為這種事情吵起來。」堇姨輕易地就從小成的手裡拿過響個不停的手機,螢幕上的確跳出「阿藍」兩字。

是綠野村的舍監,藍姐。

「忘記你們的電視節目了嗎?」堇姨一句話,就解決了小葵和小成間的紛爭。

兩名小孩反射性停了聲音,隨即像是小兔子地蹦跳起來,二話不說就往屋內狂奔,半途還能見到兩人的身影直接消失。

下一瞬,就是聽見屋內傳出了吵鬧。

這次掀起的是搖控器之爭。

「給我,我要看偶像劇啦!」這是小葵。

「才不!我要看動畫!」這是小成。

當堇姨和藍姐通完話,走進客廳裡的時候,見到的就是兩名小孩誰也不讓誰的針鋒相對。搖控器兩端分別被他們抓著不放,先前還是黑白分明的眸子,此刻赫然是染成了全然的闃黑。

就連蒼白的皮膚邊緣,也漸漸的失去原先的輪廓形體……

「怎麼?這是準備要在家裡打起來的意思嗎?」堇姨似笑非笑的開口,「忘記我說過什麼了?那麼想關小黑屋嗎?嗯?」

那微微挑揚起來的音節落在小葵、小成的心裡,無疑是平空砸下了一顆巨石,他們倆一抖,同時收了手。

前一秒還被人爭個你死我活的搖控器,下一秒就可憐兮兮的摔在地板上。

小葵和小成就像是嚇了一跳,立即也可憐兮兮的望著堇姨,深怕被關進小黑屋裡,嚴禁碰觸任何的電子產品。

沒了電視和手機,那鬼生多無聊!

「昨天是小成,今天換小葵。」堇姨的判決一出,頓時便換來一人大受打擊,一人笑顏燦爛,「你們倆乖乖看家,我有事要出門。如果你們也要出去的話……」

「明白,要鎖好門窗!」迅速撿起搖控器的小葵興高采烈的說。

「還要檢查瓦斯有沒有關好。」小成一臉悲傷,難過得宛如要與他的動畫進行生離死別。

「還有……」堇姨慢條斯理的又加上一句,「要是想到綠野高中的宿舍外面玩的話,就順便幫阿藍留意一下吧。萬一有學生想在圍牆塗鴉或亂丟垃圾,或是再打破玻璃……知道怎麼做吧?」

「知道、知道。」小葵笑嘻嘻的說。

「堇姨妳放心,這個我們絕對做得特別好!」就連小成也立即精神抖擻,「要是學生做壞事——」

兩名小孩對視一眼,接著咧嘴一笑,異口同聲的說:

「就讓他們體會什麼叫鬼纏身!」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