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  

除了數墳墓和養小鬼之外,菫姨還是有著其他的休閒娛樂的。

例如唱卡啦OK

不過通常是夏舒雁邀了五六次後,她才會答應那麼一次。

照小葵的說法就是物以稀為貴,菫姨太常唱的話就不稀奇了。不覺得會唱卡啦OK的守墓人是種萌點嗎?

同樣是菫姨養的小鬼之一,小成在一旁默默吐槽:真正原因明明就是菫姨唱歌有時會引來其他飄飄加入伴唱。

讓一首小清新歌曲都能變得陰風陣陣、呼天搶地。

 

藍姐和夏舒雁自然不會知道兩名小鬼曾有過這樣的對話,她們只是覺得今天天氣很好,天空很藍,太陽挺大,然後冰啤酒喝起來太過癮,於是突如其來的……

她們決定向菫姨借車——當然沒忘記車主人——殺去市區的一家KTV,唱歌!

順便挾帶上夏舒雁的姪子與姪女。

五個人直接開了一個包廂。

夏春秋還是第一次參加三位大人的唱歌之行,他有些拘謹的坐著,傻愣愣的看著向來冷淡的菫姨和藍姐動作俐落的點了一大串的歌,看著自家小姑姑沒有擠到點唱機前面,而是不客氣的霸著一隻麥克風不放。

「反正阿藍和菫姨點的歌我都會唱,那我只要搶到麥克風就能一直唱了嘛,我是不是很聰明?」夏舒雁沾沾自喜的說。

「和幼稚園小班生一樣聰明的夏氏舒雁,把妳的屁股挪開。」藍姐陰森森的說,「妳擋到小蘿和春秋了。放心,這次我特地點了妳絕對不會唱,而春秋絕對可以唱的流行歌。」

「不、不用啦,藍姐……」夏春秋慌張的擺著手,他對自己的歌喉沒多大信心,「而且我也不知道現在是流行什麼歌……」

「你鐵定聽過吧?」藍姐報了幾首歌名給夏春秋,後者睜大眼,還真的是他聽過的,花花他們那寢三不五時就會放這些歌。

「原來現在是流行這些啊。」夏春秋恍然大悟,心裡的七上八下也緩了一些。

「哥哥,夏蘿想聽你唱歌。」夏蘿戳戳夏春秋的手臂,待他轉過頭,立刻將早已經抓握在手裡的另一支麥克風遞了出去,宛如黑葡萄的大眼睛滿懷期待的瞅著他,「夏蘿偷偷插了一首歌進去。」

說出來就不是偷偷了啊……夏春秋一邊這麼想著,一邊覺得自己的妹妹怎麼能這麼可愛呢?

事實證明,夏春秋的歌喉還算不錯的,嗓音是少年人特有的清亮,又不會跑調,一首歌唱完,獲得了三名大人加一名小女孩的鼓掌。

尤其以夏蘿的掌聲最熱烈,雖說那張白瓷般的小臉蛋還是沒表情。

接著是夏舒雁、藍姐、菫姨輪番上陣。

也不知道是不是惡趣味,夏舒雁明明有著一把好嗓子,卻總愛把好好的一首歌唱得有如鬼哭神嚎。

藍姐唱歌則是面無表情的站著,一手插腰,渾身上下散發出無來由的威武霸氣。

菫姨的歌聲就如其人,清冷透著嫵媚,倒是沒出現之前和夏舒雁、藍姐唱歌時的不明陰風。

就連夏蘿也跟著唱了幾首。她雙手抓著麥克風,專注的盯著字幕,彷彿正面對著人生裡的重大事件一樣,這使得她唱歌像在軟軟的唸經。

夏春秋不忘替專心唱歌的妹妹拍照,隨後他注意到夏舒雁似乎在期待什麼,手機已經牢牢的握在手上,鏡頭怎麼看就是對準菫姨。

藍姐發現到夏春秋納悶的目光,她壓低聲音,「下一首是菫姨的必點歌。」

下一首?離點歌機近的夏春秋看了一眼螢幕,那是首男女對唱的知名老歌。

「小姑姑要跟菫姨對唱嗎?」夏春秋下意識問道。

「不,菫姨不喜歡和人對唱。」藍姐說,「你看麥克風現在在誰手上?」

夏春秋下意識的掃了一圈,發現兩支麥克風都被菫姨握在手中,一個念頭倏地閃過,令他吃驚的張大眼。

「藍姐,難、難道說……」

「就是那個難道說。」藍姐語氣肯定的說。

隨著音樂的響起,大螢幕上也跑出了男方的歌詞。

就見菫姨將左手上的麥克風移至唇邊,特意壓低的歌聲流洩在包廂內:而當女方的歌詞出現,就是換右手上的麥克風上場,歌聲重新拉高一個調。

既然是男女對唱的歌,那麼自然也免不了合唱。

夏春秋目瞪口呆。

碰上合唱的地方,菫姨居然是兩支麥克風同時靠至嘴邊,堅持用兩支麥克風來唱歌。

其實用一支麥克風就可以了吧?

這樣做有什麼特別含意嗎?

「沒有特別含意。」藍姐似乎看穿夏春秋的疑惑,她輕聳肩膀,「我問過了,菫姨說因為她高興。」

偷偷錄完影,順便傳檔給秦牧的夏舒雁樂顛顛的湊過來,對著姪子、姪女擠擠眼睛:「怎樣,有沒有重新認識菫姨了?」

夏春秋和夏蘿不約而同的點點頭。

「鄭重向你們介紹。」夏舒雁興致高昂的拉高聲音,「這才是我們綠野村師婆的真正萌……嗷!」

然後夏舒雁就被凌空扔來的一本點歌簿砸中了。

一曲唱畢,扔出點歌簿的菫姨拍拍雙手,雲淡風輕的決定——

聽說明天小蘿和春秋要在宿舍過夜,就讓獨自在家的雁子嘗嘗小鬼圍著她唱歌的滋味吧。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