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  

相較於住在綠野高中宿舍的藍姐,還有住屋旁邊就是大片墳墓的菫姨,夏舒雁的家可以說是最適合用來做為聚會的地點了。

因此閒來無事的時候,菫姨和藍姐總會拎著啤酒前往夏舒雁的住屋。其熟門熟路的態度,簡直就是把那當自己家了。

這一天,又是「乾一杯」三人組的小聚會。

藍姐有事比較晚到。

等她到了之後,就見客廳裡只有菫姨一派悠閒的霸佔了沙發,還不知道從哪裡找出了一張小桌擱在沙發旁。桌上擺著倒入玻璃杯的冰涼啤酒,還有適合下酒的辣花生、小魚乾、牛肉乾,連手都不用伸太長,就能一口啤酒、一口下酒菜,將「享受」兩字發揮得淋漓盡致。

沒見到夏舒雁和夏蘿。

「雁子和小蘿呢?」藍姐沒有一屁股坐進椅內,而是微皺著眉頭左右張望。

「都在浴室裡。」菫姨輕晃著玻璃杯,懶洋洋的說。

這間屋子裡有兩間附帶廁所的浴室,剛好各據了一樓和二樓。

「一樓的是誰?」藍姐包包一扔,步伐邁出,氣勢莫名的有點驚人。

「不能欺負的那個。」菫姨說。

藍姐原本要走向一樓浴室的腳步立即生生收住,然後毫不猶豫的轉戰二樓。

既然一樓是不能欺負的那個,就表示二樓的是能欺負的。

再換而言之——

在使用二樓浴室的人是夏舒雁。

藍姐大步流星的往樓上衝,砰砰砰的腳步聲聽起來既猛烈又強悍,彷彿是要踏上戰場。

接著就聽見藍姐氣勢洶洶的聲音從二樓傳了下來。

「夏舒雁快從裡面滾出來!我要上廁所!」

「咦咦咦?!」夏舒雁震驚的大叫聲頓時跟著響起,「為什麼阿藍妳會知道我在裡面?再等我五分鐘啦,我的小說快看完了!」

「誰管妳,要看小說滾去外面看!在廁所裡看書才有FU這是什麼破習慣!再不開門我就要破門而入了!」

「阿藍住腳啊——

任憑樓上的哀嚎威脅此起彼落,菫姨繼續享受的喝著她的酒,感受著夏日涼風的美好。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