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用小圖  

 

神使同人的新連載開始了

這名字有沒有帶給你們熟悉感?
12CWT出的十一本本剛好是互相呼應

【宮一刻,你家胡十炎叫你回家吃飯】
【胡十炎,你家宮一刻叫你滾下床】

看,很呼應對不對 d(`)b

12/23開放預購,將會推出限量套組,更多消息請關注粉絲團

 

 

一刻在睡夢中難受的皺緊眉頭。

他夢到一隻八爪大章魚纏住了他的身體,而且越纏越緊,幾乎快讓他不能呼吸。

不止快窒息了,還有熱得不得了。

雖然男宿的寢室的確悶熱,還只有一台老舊的吊扇在天花板吃力的轉呀轉,必須靠自己從家裡帶電風扇過來。可是像現在熱成這樣,有如赤腳在沙漠中行中的體驗,是從來不曾有過的。

明明自己在夢裡就是被大章魚纏縛住,照理說他人應該是泡在海水裡,怎麼會熱而不是涼?

一刻的臉色在不知不覺中因熱度變得潮紅,背部也感受到汗珠的沁出。

在發現到大章魚的觸手簡直像要勒斷自己的腰後,一刻想也不想的攢緊拳頭,奮力的從一根觸手下掙脫出手臂。

砰!

一刻覺得自己好像打到了什麼,隱約還聽見吸氣聲。他沒有多想,只是本能的想要獲得更多自由。

還置於夢境裡的白髮男孩自然是不知道,自己的左手無名指浮現了一圈橘紋,旋即橘色的花紋如植物枝蔓擴大,轉眼就攀繞過手背,往上臂一路爬去。

一刻在不自覺中動用了神使的力量。

就在那隻蓄滿驚人力量的左手即將朝著某處揮舞出去的時候,一刻驟然發覺自己不能呼吸了。

有什麼捏住他的鼻子。

一刻想也不想的張嘴,想要換個方法獲取新鮮空氣,但就連他的嘴巴居然也被堵住了。

柔軟的、溫熱的,還有再熟悉不過的氣息……

一刻霍地睜大眼,撞入視野中的赫然是一張放大的俊顏,還有一雙金豔如火的眼眸。

嘴巴裡還有別人的舌頭?!

操!這什麼狀況!

一刻的瞳孔迅速收縮,剛睡醒的大腦還沒辦法清晰的思考。就算覺得那雙金眸熟悉,可是湊太近、幾乎是零距離的臉孔,讓他一時間分辨不出對方是誰,他只能依靠身體本能,反射性的採取了動作。

然後寢室裡就傳出了重物墜地的聲音。

這一聲音響瞬間讓一刻徹底清醒過來,他連忙探頭往下看,映入眼內的景象令他當場爆了句髒話。

「幹!」一刻這話主要是想罵自己的,他竟然把胡十炎給踹下去了。

黑髮金眸的狐耳青年躺在地板上,漂亮的容顏因吃痛而微微皺起,臉頰有一塊明顯的紅印,眼眶下也有一圈正逐漸加深顏色的瘀青。

明明模樣和姿勢都有些狼狽,可披在他身上的紫色外袍在他下方伸展開,暈散出一片華豔色彩,襯著數條漆黑的滑順狐尾,登時營造出令人移不開目光的妖麗氣氛。

倘若或做平常,一刻興許會被這「美色」迷惑好一會,但他眼下惦記的是胡十炎的狀況。

「媽的,你有沒有摔到哪裡?」一刻飛快的從床舖上躍下,蹲在胡十炎的身邊,想要幫忙把人拉起。只不過手剛伸出,就反被一股突來的力量往下拽,讓毫無防備的他只能趴跌在胡十炎的身上。

「別動。」

低沉的嗓音如果不是滲出一縷委屈的意味,只怕還沒辦法讓一刻乖乖聽話。

「喂,胡十炎,真的摔到哪了?腦袋嗎?」一刻不敢冒然亂動,視線上移,眼眸裡難掩關心,只是說出的話著實沒什麼情調。

……腦袋沒事。」胡十炎不客氣的攬上一刻的腰,趁機大吃豆腐,一邊為自己爭取更多福利,「雖然被戀人從那麼高的地方踢下來,真的讓本大爺傷心不已。更傷心的是,居然有人全然不記得對我這張英俊瀟灑的臉蛋上做過什麼事……

果然一刻立即不在意腰被摟住,短褲外的兩條腿還被人用尾巴磨蹭的事。他仰起頭,仔細的盯著胡十炎臉上明顯的痕跡。

看起來,很像被人用拳頭砸的。

一刻驀地想起自己方才在睡夢中,似乎……曾對大章魚揮拳?

該不會、難道說?

……我揍的?」一刻不由得升起一抹愧疚,可這份愧疚甫成形,就像泡泡一樣碎裂個精光。

一刻的眼猛地一瞇,兇光竄起。

他想起一件更重要的事了。

「我操!你他媽的不是活該嗎?先不說老子醒來差點被你嚇死,重點是……」一刻粗暴地拍開胡十炎的手,撐起身子,雙手迅速扯住對方的衣領,兇猛的眼神有若開封的刀刃,「你為毛會出現在這裡啊!胡十炎,這X的又不是神使公會!你房間!」

「嘖。」胡十炎忍不住咂舌,還以為自家小男朋友不會那麼快就意識過來一切的。

「你嘖個屁啊!」一刻手上使力,將胡十炎揪離地板,「怪不得老子夢到被章魚纏住……原來兇手就是你!」

「慢著,章魚?」胡十炎不敢置信的張大眼,眉梢挑高,「你把那種醜陋的東西,和如此帥氣俊俏的本大爺相比?宮一刻,你怎麼能如此無理取鬧?」

「鬧你老木!」一刻的額角迸出青筋。要不是還顧忌著胡十炎不久前不止被自己從上舖踹下,還挨了自己的拳頭,他早就再送他一拳了。

「我他媽的還無情無義呢。」一刻哼了一聲,抓著胡十炎衣領的手指鬆開,下一秒卻是粗魯的捏住胡十炎的臉頰,再揉捏一番。看著那張足以勾魂攝魄的好看面孔在自己手裡變形,才覺得解氣了幾分。

胡十炎任憑一刻「蹂躪」他的臉。他向來分得清一刻的心情,假使這時候他再言語上刺激的話,那對方恐怕要從惱怒轉成暴怒了。

況且,身為堂堂六尾妖狐,讓伴侶揉個臉消解怒氣什麼的,他豈會做不到。

待一刻放開那張泛紅的俊顏時,他的不爽的確消融得差不多了。

「別坐在地上,我去洗把臉。你最好先想想,待會要怎麼跟我說明你溜進我們寢室的事。」一刻耙耙睡得凌亂的白髮,抓下掛在床梯旁的毛巾,邁步往房間門走,「我記得我睡午覺前,柯維安那小子分明在的,為什麼……

打開門的一刻頓住話,他面無表情的看著外頭趴在門板上,擺明就是在聽壁角的娃娃臉男孩。後者朝著他露出一個傻兮兮的笑容,大眼睛還不忘無辜的眨了眨。

一刻慢慢的吐出一口氣。

很好,他現在用膝蓋……不,他用腳毛想就可以猜出來了,胡十炎會溜進他們寢室,鐵定和柯維安脫不了關係。

「咳,午安啊,小白。你睡醒了呀?」柯維安飛速的站直身子,像是什麼事也沒發生,彷彿先前用怪異姿勢貼在門上的人不是他。他咧咧嘴,開朗無比的向一刻打著招呼,「睡得好嗎?我怕吵到你,還特地到外面晃了晃呢。」

一刻不說話的盯著柯維安。

換做是一般人,在那份無聲的魄力下可能撐不了多久,就會不由得心生退怯。

可是柯維安還是揚著大大的笑容。

一刻的嘴角終於動了,他也拉出一抹笑。

這下子,柯維安卻是抖了抖。他不怕他家小白板著臉對他,但就怕對方露出獰笑啊,他都可以聽見大白鯊的背景音樂跟著那笑容一併出現。

就在柯維安的笑臉將要轉成哭臉之前,一刻放過了他。

白髮男孩豎起姆指,往後方比了比,意思就是要柯維安滾進去,敢偷溜就等著被他宰了。

「親、親愛的……」柯維安的語調微顫,他摀著胸口,一雙大眼睛迅速覆上薄薄的霧氣,「你怎麼捨得讓我和老大共處一室?那好比是把我和猛獸關在一起……

「剛把我和那隻老狐狸放一起的,不知道是誰?」一刻的笑看上去陰惻惻的。

「不,你不懂,甜心。把你和老大放一起,老大只會是完成生命大和諧意義上的吃了你。但把我和老大放一起……」柯維安苦著臉,「我怕他是純粹字面意義上的吃了我啊!」

一刻被柯維安的用詞弄得面上一熱,但表面上看不出來。他也不和柯維安多說,直接的把人一拉,轉身再補上一腳,俐落的將人踢進了寢室,順帶再將橘色門板關上。

隔著門板,似乎還能聽見胡十炎漫不經心的華麗聲線透出。

「親愛的?甜心?柯維安,你剛是在對大爺我的伴侶喊什麼呢?」

「不不不,老大你聽錯了,肯定是你年紀大才會產生錯覺……不,我絕對不是說你是老牛啃親親小白這片嫩葉……救命啊!小白、小白,你的好麻吉好室友要遇難了——

「小聲一點。」一刻敲了下房門,馬上換得門後的安靜。

當然不是柯維安閉上嘴,而是胡十炎張開結界,避免過大的聲響驚動了其他寢的學生。

但還是有人聽見了。

一刻他們寢室對面的房門自內打開,一張寫滿狐疑的臉探出了來。

「小白,你們寢的又在搞什麼?」

「沒事。」一刻簡潔的說。他和系上其他同學相處時,大多是這淡然的態度。

對方顯然也很習慣一刻的冷淡,也不覺得是碰了個釘子。他瞧瞧門板,摸摸下巴,回想起以往一零一寢室常有的騷動,再想到剛剛聽見的哀嚎聲,馬上就自動腦補出緣由了。

「曲九江和柯維安……」那名男同學壓低音量,「又槓起來了啊?他們還真是打不膩。」

一刻隨意的點點頭,沒特別解釋這美麗的誤會。

實際上,曲九江根本不在寢室,不是回家就是被人拐出去了。

而且,要是曲九江真和柯維安打起來……那只會是單方面的鎮壓。在前者的面前,柯維安的戰鬥力實在不夠看,弱爆了。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