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  

當玻璃破裂的聲音響起,跟著進入走廊上住宿生耳朵的,還有屬於舍監陰森森的怒喝。

「花、忍、冬!」

「咦咦咦?」被點名的秀麗少年納悶的從小廚房內探出頭,漂亮細長的眼睛還因驚訝的情緒張得大大的,瞠圓的雙眼在那張好看的臉蛋上流露出幾分孩子氣,「藍姐,妳叫人家?」

綁著馬尾的女子顯然沒料到以為的兇手會從小廚房出現,頓地噎了一下,可也有賴她那張素來無表情的面孔。因此在旁人看來,她依舊是渾身上下透著陰冷的怒氣。

「哈囉,藍姐?」花忍冬在藍姐面前揮了揮手,「怎麼了嗎?」

「走廊玻璃不是你打破的?」藍姐目光一掃,花忍冬迅速收回手。

但是乍聞藍姐的疑問,花忍冬先是愣了愣,接著臉上爬滿委屈。

「冤枉啊,人家剛剛都一直待在廚房裡,哪有辦法分身去打破玻璃。」花忍冬極力的為自己辯駁,「就算人家以前的確是有打破玻璃的記錄……」

「還有我的房間門、你們房間的門把、儲藏室的門。」藍姐每列舉一個,眼前的狐狸眼少年就縮了縮肩膀,腳步也往後退,「你到底是跟宿舍的門有什麼深仇大恨嗎?」

「哪、哪有啊……人家只是……」花忍冬扭扭身子,露出害羞的微笑,「只是力氣大了一咪咪而已嘛。」

要是花忍冬的好室友歐陽明在場,一定會真誠的說:花花,你那是怪力啊!

「算了,是我的錯,不該下意識以為又是你闖禍。」雖然身為舍監,面對的是比自己小上許多的少年,藍姐也毫不扭捏的道了歉。

「沒關係、沒關係的。」花忍冬連忙擺手,笑咪咪的說,「藍姐妳放心好了,自從那件咳咳咳的事後,人家再也不敢打破宿舍的窗戶了,頂多是方才不小心把水壺的把手拆……呃……」

猛然意識到自己一時嘴快,不小心透露出什麼後,花忍冬的笑臉僵住。

藍姐本來要踏出的步伐也跟著停下。

「哪裡的水壺?」藍姐瞇起眼,冷漠的目光彷彿還夾雜著凌厲。

「呃、呃……」花忍冬心虛的垂下眼,食指對戳,「……廚房的。」

「很好。」藍姐缺乏表情的臉上倏地露出冷笑,「毀損宿公物,花忍冬你……」

藍姐本來是打算分派一禮拜的掃除工作給花忍冬做為懲罰,但碰巧瞧見了一抹纖細的人影從另一端走了過來。

「花花、藍姐。」戴著眼鏡、綁著辮子的少女溫柔的朝兩人一笑。

「林綾!」花忍冬瞬間雙眼亮了起來,身子忍不住又扭動一下,像是巴不得能扭到林綾身上,貼著她不放。

「藍姐,我剛走過來看見有人打破玻璃,是二年級的學長。」林綾說道:「學長們沒有跑,還在窗戶前乖乖的站著……花花是怎麼了嗎?」

「他嗎?他再次毀損公物。」藍姐瞥了一眼眼泛桃花的花忍冬,冷笑轉成似笑非笑,「我正在安排他的懲罰。花忍冬,接下來的三天內,就罰你不准靠近林綾一公尺以內。」

「什——什麼?!」花忍冬臉色大變,不敢置信的哀嚎起來,「藍姐,妳都已經是這把……是成熟的大人了,怎麼會用這種小孩子的方式來懲罰人家?而且林綾一定不會答應的!」

「我沒關係的。」氣質知性、笑顏和煦的少女推推眼鏡,一句話讓花忍冬僵在原地。

「聽見了沒有?」藍姐陰惻惻的看著呆若木雞的少年,別以為她剛沒聽出來,這小鬼是想說這把年紀,「花忍冬,如果違反的話,接下來一禮拜三餐都只准吃水煮青菜,還有不能進入林綾身邊一公尺的期限也跟著拉長到一禮拜。」

花忍冬整個人看起來就像被霜打過的茄子,蔫了。

 

至於打破玻璃的二年級學生?

聽說他們連續三天,都做了被一名紅衣小女孩鬼壓床的惡夢。

 

 

■特別附錄■

 

二年級學長做了鬼壓床的惡夢這事,很快就在宿舍裡傳開了,不少人興致勃勃的討論起他們為什麼偏偏會夢到一名穿著紅衣的小女孩。

夏春秋撓撓臉頰,不好意思說出他曾經看到藍姐打電話給菫姨,要向她借個……嗯,鬼。

「不過如果換成小蘿的話……」思緒一轉,夏春秋眼神一亮的說,「就算鬼壓床我也不會怕的,因為小蘿太太太可愛了嘛!」

「嗯,我理解。」左容點點頭,「就像換成春秋壓著的話,我也會覺得樂意萬分。」

數秒後才反應過來左容的言下之意,夏春秋的臉炸成了一片赤紅色。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仟人
  • 這......附錄會不會太over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