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2  

夏墨河X一刻
其他篇收在本子裡

 

 

貓、貓、貓

 

假使一個人突然變成了一隻貓,

那個人該會有怎樣的反應?

換做是普通人,也許早就大腦當機,難以接受眼前的現實。

但是對於一刻來說,當他接受了織女的神力成為了神使,之後更是經歷過各種各樣的事情……

他早就認清了一個道理,

這個世界是玄幻的。

而且還他媽的沒有道理!

 

發現自己的視野高度驟然間從高變矮,一刻第一時間確實是有點反應不過來的。

他呆愣愣的看著眼前似乎都放大了數倍的街景事物,不明白好端端的走在路上,準備去和男朋友進行一場小清新約會,怎麼無預警就出了問題。

在腦海一片空白的情況下,一刻反射性的低頭看看自己,映入眼中的是一團白花花的顏色。

不是人類的手

幹!這毛絨絨的爪子也太可愛……不對!

一刻在內心大喝了一聲,將像毛線球亂竄的思緒猛地扒抓回來。他深呼吸,讓自己設法冷靜下來,才有辦法好好再重新觀察眼下的情況。

這時候,一刻不由得要感謝起自己從小在宮莉奈製造髒亂的能力的磨練下,仍舊堅韌不拔的成長;之後經過了織女的摧殘,更是屹立不搖的茁壯,才能迅速靜下心面對一切……媽的,現在想想好像也有點悲慘。

甩開無意義的惆悵,一刻又一次的低下頭,看見像是穿著白襪子般的一對貓爪子。

他閉了閉眼,再看一次。

還是一對貓爪子。

肉球還是粉紅色的。

一刻試著張嘴想罵一聲髒話,然後飄出來的是一聲喵。

就算現在沒辦法看清自己的全身,一刻也猜得出來這是發生什麼事了。

他、靠、杯、的、變、成、一、隻、貓。

隨著這念頭在腦中轉過一圈,一刻瞬間炸毛了。他的尾巴豎得高高,一連串的喵喵叫從嘴中冒出來。

可只有他自個知道那是一堆髒話,兒童不宜、會被消音的那種。

 

前面說過了,一刻很早以前就認清這個世界是玄幻的,還他媽的沒道理,簡直可以說是無理取鬧。

所以在用喵喵喵破口大罵完畢後,他立刻就強迫自己按壓下滿腔怒火,好釐清幾個更重要的問題。

為什麼他該死的會變成貓?這狀況會維持多久?他該死的還有約會!

伴隨著「約會」這兩個字大大的砸下來,在一刻心底砸出乒乓聲響,同時響起的還有來自前方的興奮嚷叫。

「貓咪!是貓咪!」

「好小好可愛!牠的腳像穿白襪子耶!」

「咪咪別走!讓我們抱抱!」

一刻馬上警覺的抬起頭,眼中納入了幾名小孩的身影。

對方看起來七八歲左右,小學生的年紀。但從一刻的角度來看,那些小孩此時就像巍巍高山,或者某種龐然大物,氣勢洶洶的朝他逼來。

就算那些孩子熱情洋溢,似乎只是想摸摸他、抱抱他,一刻還是果斷的、毫不猶豫的轉頭就撒著四隻腳狂奔。

將失望不已的稚嫩叫喊拋在了後頭。

 

從人變成貓,在行動上似乎沒有給一刻帶來不便。

甚至出乎他意料的,他在掌控這具新身體上顯然有著某種天賦,使他不至於走起路來歪歪斜斜。

奔跑起來更是疾速無比,在小巷裡簡直就像一道黑漆漆的小閃電。

感謝設置在巷子裡的反射鏡,一刻已經知道自己是變成怎樣的貓了。

黑貓,四隻腳像穿了白襪子,呈現一截的白,頭頂還有一撮白色的毛髮,整體來說倒是相當酷炫。

當然,這些條件安在一隻幼貓身上,呈現出來的就只有可愛而已。

如果讓一刻面對這種可愛的生物,他會開心得不得了;然而換他自己變成這種可愛的生物,他只想罵幹。

他人當的好好的,從來就沒想過要當一隻貓。

也從沒聽過神使當久了會變成貓。

他也很確定自己從起床到現在,壓根沒碰上什麼稀奇古怪的人事物……

不,等等。

小黑貓的臉上在剎那間閃過了堪稱是生無可戀的表情。

他怎麼就忘記了,他根本不需要碰上……他的人生本來就是充滿著各種稀奇古怪的人事物。

身邊有一個平常嫌事不夠大的織女,還有一個養了一群神經病的開發部……

反正自己忽然變了一個模樣,不是怒吼一聲「織女」,就是怒吼一聲「開發部」。

總歸是跟這兩者脫離不了關係。

太靠杯了……一刻咕噥的自言自語,雖然進入耳朵的還是細弱的喵叫聲。

雖說自己是連人帶衣的變成一隻貓——畢竟一身衣服要是留在現場,那還真是麻煩得不行——但好歹留下手機給他啊。

他總可以試試能不能用貓爪子發簡訊,向自己的約會對象求助吧。

思及那張總是噙掛著盈盈笑意的優雅面容,一刻心跳快了一拍。他想到再不趕緊和對方聯絡,那人心裡不曉得會怎麼擔心。

即使平時看上去一向溫柔似水,可一刻明白,夏墨河內心的情感其實熾烈如熔岩。

一擔心起來那可真的是……尤其是之後的手段……咳咳咳!

一刻臉一熱,頓地慶幸起自己一張貓臉是被黑毛覆蓋著,誰也看不出他正在臉紅。

 

潭雅市本來就是一刻的地盤,從哪條路走、哪條小巷鑽可以更快的到達目的地,他自是一清二楚。

而在成為一隻貓後,可以利用的通道更是變多了。

圍牆、屋頂、樹枝……一刻俐落的奔跑穿梭,花不了多久的時間,就抵達了他們今日的約會地點。

一刻第一眼就瞧見夏墨河的身影。

那人眉眼如畫,氣質典雅出眾,烏黑柔順的長髮紮綁成一束馬尾,光是佇立不動就是一道美好的風景。

而且還穿著輕飄飄的洋裝。

不知情的人見了,只會以為是哪來的氣質美少女,個子還長得特別高——卻難以看出那其實是貨真價實的男兒身。

對自己有個女裝癖的男朋友,一刻是沒什麼意見的。反正人各有喜好,他喜歡繃帶小熊,夏墨河喜歡女裝,就只是這樣的差別罷了。

好吧,唯一的意見就是男朋友穿女裝時太漂亮,容易吸引煩死人的蒼蠅靠過來。

就像現在,一刻都還沒有靠近,就已經見到陸續有三名男人上前搭訕。

然後無一例外的都是灰溜溜地敗退下來。

「喵?」一刻狐疑地歪下腦袋,有些好奇夏墨河究竟是說了什麼,但大約也能猜到,估計是辛辣、不留情面的拒絕。

沒想到就是這聲喵,讓原本站在陰影下張望的夏墨河倏然間轉過了目光。

緊接著,一刻就瞧見那雙深黝的墨色眼瞳內漾起了愉悅驚喜的笑意。

如同煙花盛綻。

如同百花開放。

幹喔,美色誤人……一刻感覺到自己的心跳聲大得不得了。要是他有手的話,他反射性都想摀住胸口了。

等到一刻被一雙手抱起的時候,他才乍然回過神,琥珀色的眼睛瞪得圓滾滾,那張秀麗非凡的臉龐和他靠得是如此近。

「可以說話嗎,一刻同學?」夏墨河用臉頰蹭蹭被他抱住的小黑貓,嗓音壓得極輕,卻足夠讓一刻聽得清楚。

一刻下意識搖搖頭,張嘴就是「喵」。

下一秒一刻愣住了。

等一下……幹幹幹!給他等一下!為什麼夏墨河會知道這隻貓就是自己?!

「因為我偷偷的在你皮膚底下植入追蹤器哪,這樣你到哪我都會知道了。」夏墨河笑吟吟的用著談論天氣很好的輕鬆口吻說,「不過這樣子不方便在外面約會呢,直接到我家好嗎?」

就算使用的是疑問語句,但夏墨河的行動卻是相當堅定強勢。

一刻沒有反駁。一來他現在是隻貓,唯一能喊的就是喵喵喵;二來是他被夏墨河的話嚇住了。

追蹤器是個什麼鬼?

操!為毛他啥也不知道?

或許是小黑貓驚悚的表情太好解讀了,夏墨河輕易就猜出對方心中所想。

「我開玩笑的。」肖似美少女的長髮青年微微一笑,食指撓撓小黑貓的下巴和腦袋,又憐愛地揉揉那對毛絨絨的耳朵,「事實上,是織女大人告訴我的。」

一刻登時又想炸毛了,他就知道又、是織女那個丫頭搞的鬼!

「別生氣。」夏墨河低頭親親一刻的耳朵,「好像是她這幾天看了青蛙王子的故事。」

一刻的身體僵住,他該慶幸自己沒被變成青蛙,而是變成一隻貓嗎?

「她覺得這可以增加我們之間的一點小情趣,只要和真心相愛的人親吻,就能恢復原樣。況且,織女大人還特地傳了一個APP過來,可以定位追蹤她留在一刻同學你身上的仙氣的。」

「喵。」簡單說還是追蹤器嘛!

一刻擺出嫌棄的臉,但尾巴卻是顯露出真正心情地纏繞上夏墨河的手腕。

看在夏墨河的眼中,那無疑像是撒嬌一樣。

「如果可以,我真想現在就親親你呢,一刻同學。」外貌如同美麗少女的青年嘆息般地說,「只是這樣一來,別人就會看到你,那我可真的是會嫉妒死了」

一刻完全不懂這前後的邏輯到底在哪裡。

 

二十分鐘後,一刻徹底的懂了。

白髮男孩氣急敗壞的漲紅一張臉,想要推開壓在自己身上,剛剛才親吻他的秀麗青年——對方的手都往他重要部位摸下去,只要再撩幾下就準備擦槍走火了。

我草艸芔茻!到底是哪一本故事書上有說青蛙在因為親吻變回王子後,會是光溜溜的!

更不用說他明明是連人帶衣變成貓的!

為毛變回人時衣卻不見了!

為毛親他的夏墨河自己也冒出了貓耳和貓尾!

這是什麼傳染病毒不成……

偏偏夏墨河似乎一點也不在意自己身上發生的異變,看上去還很高興的,一雙眉眼揉進了笑意,墨黑的眼睛像是在發光。

這名貌美的青年湊近一刻的面前,舌尖輕輕舔了對方的嘴唇,悅耳的嗓音流洩。

「確實是不錯的情趣呢,一刻同學,尤其現在又是春天……」

一刻僵住身子,他再聽不出言下之意就是白癡了。

春天。

貓咪發情的主要季節。

我操!把說好的小清新約會還來——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路人A
  • ヾ(⌒(ノシ>ω<)ノシ墨一------------------嗚哇哇從很久以前就一直好喜歡這個CP了沒想到居然有寫(痛哭流涕),求問醉琉璃大大收錄在哪一本本子裡哇感謝?
  • 收錄在預購限定的戀愛小冊裡面/

    醉琉璃 於 2016/07/27 11:42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