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2  

 

當「筆仙」兩字一落下,登時如同巨石砸進平靜的水面裡,激起了劇烈的浪花。

一刻的臉色當即鐵青,要不是還記得這裡還算公眾場合,只怕一串髒話就已先飆了出來。

他媽的筆仙!

一刻實在難以理解,明明就是充滿著危險性的遊戲,為什麼總還是有屁孩不知死活的去玩?

等玩出了問題,才在那邊後悔!

「小白冷靜,吸氣吐氣,再吸氣、再吐氣。」柯維安連忙安撫瞬間氣勢一變的白髮男孩,「聽我的,吸吸吐……」

「吐你媽,你當我要生了嗎?」一刻黑著臉,將那張想貼近的娃娃臉臉推開,接著沒好氣的說,「蘇冉,放開你的手,還有蘇染妳也是。」

「我猜,蘇染同學他們只是想讓你保持冷靜呢,一刻同學。」夏墨河看著拉住一刻手臂的蘇冉,和起身站到一刻後方,雙手環住他脖子的蘇染,微微一笑地說道,不忘順手翻出手機拍了張照。

顧小渺似乎被一刻嚇人的臉色震住,他哆嗦著身子,一時間不敢再出聲。

正巧店員過來詢問點餐事宜,於是一直等到餐點全部上齊,顧小渺才敢小心翼翼地喘口氣,重新擠出聲音。

「我知道是我們不對……可是,我們真不知道會惹出這麼大的問題……」顧小渺看起來又快哭出來了,「我和阿茫是一時好奇,所以昨晚才會在長朝國小裡玩起筆仙,可是中途卻突然出了問題,筆仙失控了……然後、然後……」

然後怎樣?

一刻等人沒有追問,方才顧小渺就已先說出他們造成的後果了。

那個叫「阿茫」的人失蹤了。

「長朝國小嗎?」夏墨河的食指輕點桌面,「假使我記得沒錯,那裡離這裡不會太遠。」

一刻、蘇染、蘇冉也是潭雅市人,自然也聽聞過這所學校的名字。

「對對,只要走個十五分鐘左右就能到!」顧小渺大力點頭,「很近的,而且它假日沒有對外開放,不用擔心會在裡面碰到其他人,最多是要注意一下警衛……那個,所以你們願意幫我嗎?」

顧小渺最後一句問得顫顫兢兢,就像是害怕著會聽見否定的答案。

一刻看向柯維安,卻發覺對方也眼巴巴的盯著他,隨後又發覺就連蘇染、蘇冉、夏墨河也都在看著他。

「……為毛全看我?」一刻的眉毛高高地揚起來。

「哎唷,因為小白你是我們不可思議社的副社長嘛!」柯維安拋了一個媚眼。

一刻冷酷無情的無視了那枚媚眼,他的視線轉落至顧小渺身上。

少年看上去又緊張又無措,又像是隨時想豁出去地撲向似乎掌握著最後決定權的一刻。

一刻懷疑自己要是再慢上個一秒回答,顧小渺就不止要撲上來,還要抱住自己的大腿不放了。

被男人抱大腿的經驗,有柯維安那小子一個就很夠了。

況且,一刻對於顧小渺和朋友一起玩筆仙的事惱火歸惱火,卻也沒想過要拒絕幫忙。

先不論顧小渺是柯維安的朋友,都有人在自己面前碰上困難了,已經知情的一刻很難去做到見死不救。

就見白髮男孩耙耙頭髮,一張不可親的臉還是板著,然而從他口中吐出的話語,對顧小渺來說不啻是天籟之音。

一刻說:「邊吃邊告訴我們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吧。」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