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2  

幾乎是不到二十秒的工夫,所有人就聽見樓下傳出了手機鈴聲。

「言……言一?」

只聽到宮莉奈發出了驚呼,接著聲音就小了下去,任憑二樓的柯維安怎麼拉長耳朵也聽不見。

「這種壁角不用聽。」一刻一掌推開柯維安的頭,「反正就是江言一來找我姐出門約會了。」

彷彿在應證一刻的話,過沒多久,樓梯間就探出一抹人影。

已經年過三十,可有張張娃娃臉、總被人誤認為大學生的清秀女子剛和一刻對上視線,正欲開口,就先被對方打斷。

「我知道妳要出門了,快去約會吧,免得江言一直接衝來我們家。」一刻揮揮手,像是趕著人地說,「如果要在外面過夜,記得先講一聲。」

「小一刻!」宮莉奈白嫩的臉蛋瞬間「唰」地染上紅雲,她像是想要努力擺出屬於長姐的嚴肅姿態,可是板著臉的白髮男孩怎麼看都還比她要有威嚴,「那我出門去……真的不用我……」

「我們不會餓死的,相信我。」一刻挑高眉毛,眸裡的利光一掃,自有股不怒而威的氣勢。

「喔……」宮莉奈離開的背影有種說不出來的失落和惆悵。

「小白,莉奈姐看起來很想為我們煮飯啊,為什麼不答應她?」柯維安戳戳一刻的肩頭。

「別鬧。她最近迷上煮各種顏色奇怪的湯,完全符合字面意義的,各種奇、怪的顏色。」一刻一字一字的強調,「老子又不像江言一那傢伙有鐵胃,還被愛情遮蔽了味覺。」

經一刻這麼一說,柯維安這才猛然想到,宮莉奈的廚藝據說比楊家的年輕家主還要驚人。

「行了,所以你過來到底是有什麼事?」一刻可沒忘記最開始的話題,犀利的視線直直地刺向柯維安。

柯維安的眼神又想飄移了。他的確是有事才過來,只不過這件事……

「沒有事先通知,那麼就是臨時發生的。」清冷的女聲一浮出,立即拉過了一刻和柯維安的注意力。

被注視的蘇染神色平淡,「臨時發生了什麼事,讓你覺得一個人無法處理,需要找一刻幫忙。倘若只是普通的問題,就不需要特地來潭雅,在繁星市先找其他人就可以。我猜,那個問題是在潭雅發生的,而且顯然一點也不普通。」

這輕描淡寫的幾句話,卻是讓柯維安目瞪口呆。

而從他的表情來看,也足以證明蘇染的推論相當接近真相……

「我……我的天啊!」柯維安張大嘴,結結巴巴的說,「這樣也能……我是說,蘇染妳怎麼知道的?」

或者完全貼合真相。

「她可是蘇染。」一刻聳聳肩膀,但眉眼間仍是洩露了一抹因朋友產生的自豪感。

柯維安努力的使自己的嘴巴閉上,他可是再一次的體會到為什麼他家甜心總是會說蘇染等於無所不知了。

居然光憑一點點片段,就推敲出整件事的大概……太厲害了!

不愧是甜心的青梅竹馬!

對蘇染投以敬佩的眼光好一會,柯維安想到正事還沒交待完,他清清喉嚨,「咳嗯,事實上我有個網友,今天忽然很焦急的在線上敲我,說碰到了沒辦法用科學解釋的靈異事件,拜託我一定要幫幫他。然後很巧的,他說出事的地點就正好在……」

「潭雅市,也就是我們這,我知道了。」一刻截住柯維安未竟的話語,眉頭微皺,「我比較在意的是,為什麼你那位網友碰上了靈異事件,會想到要找你幫忙?」

照常理來說,那位網友不是更應該找身邊朋友或是專家求助嗎?除非……

一刻的眼瞇了起來,銳利的盯住柯維安。

「嘿嘿嘿,那當然是因為……」柯維安得意洋洋的挺起胸膛,大言不慚的說道:「我早就向他介紹過我們社團啦!不可思議社,專門解決任何不可思議的問題,包君滿意!」

幹!他就知道!一刻翻了一枚大白眼,卻也沒有要拒絕幫忙的意思。

一來,是反正假日待在家裡也是閒著,況且自己也掛名了不可思議社的幹部頭銜。

二來,也是最重要的一點。

蘇染蘇冉就算不說話,但兩人全都瞬也不瞬地望著他,只差頭上沒冒出一排文字跑馬燈,不停地重覆著「帶我們去、帶我們去、帶我們去」。

「小白?」注意到一刻的沉默,柯維安當機立斷的擺出成功率最高的央求姿勢,雙手合十,大眼睛溼漉漉的,像是無辜可憐的小動物,「拜託?」

一刻對自己的青梅竹馬沒輒,對柯維安這種小狗眼神也同樣沒輒。

在心裡第一千零一次唾棄自己喜歡可愛東西的毛病,一刻揉揉額角,「……總要讓我去拿個錢包。」

這話無異是同意了。

柯維安在心裡比出勝利的手勢,心情愉悅的在客廳裡等著一刻和蘇染、蘇冉下樓,再準備出門赴約。

一刻他們的動作很快,沒一會工夫就從二樓下來了。

「小白,走吧走吧,我已經和小渺……就是那位網友約好碰面的地點了。」柯維安興致高昂的跳起來,一馬當先的就往門口走。

只不過任誰也沒想到,就在柯維安正要打開大門的同時間——

代表著有客來訪的門鈴聲冷不防在屋內大響。

眾人不禁愣了愣。

一刻快速地過濾可能上門的人,最後乾脆放棄猜想,大步上前,率先打開了門。

屋外陽光暖暖,一道纖細秀美的人影正對著一刻露出溫雅的微笑。

「下午好。一刻同學,你們要出門嗎?」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