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2  

 

幽閉的空間裡,一股稱不上好聞的氣味充斥著。多種掃除用具凌亂地填塞在裡面,倘若動作再大一點,就可能將那些掃把、拖把撞倒,使之發出響亮的聲響。

躲在裡中的四個人顯然也是極力的避免著此事發生,他們盡量縮著身體,一動也不動,就連呼吸聲也在不自覺中放得極輕。

他們就像是在躲避著什麼。

但很快的,被擠在最中央的人影就覺得自己快憋不住了。

當然不是因為這難聞的氣味、陰暗的儲物櫃。

而是——

「我操操操操!」一刻壓低著聲音,用接近氣聲的音量咒罵出他的惱火,「你們他X的能不能別抓那麼緊……幹!是誰抱我的腰?」

「不是我。」

「也不是我。」

同一時間做出回應的,是分別屬於男孩與女孩的嗓音。相似的冷淡沉靜,卻也散發出相似的惋惜。

一刻一點也不想知道自己的青梅竹馬是在惋惜個什麼勁,他磨磨牙,惡狠狠的說,「柯、維、安!」

「有!」被點名的娃娃臉男孩幾乎反射性的喊了一聲。

然後即使在黑暗裡,柯維安也能接收到來自一刻戾氣四溢的眼刀。

柯維安也知道自己捅了簍子,忙不迭一手摀住嘴巴,一手還是堅持的放在一刻的腰間上。

專門置放掃除工具的儲物櫃裡陷入一片安靜。

所有人莫不是仔細聆聽著櫃門外的動靜。

還沒等一刻他們確認自己是不是有聽到什麼聲音,蘇冉最先開口了。

「沒有東西經過。」蘇冉的聲線比起自己的孿生姐姐更低、更冷寂一些,他一隻手握著一刻的右臂,另一隻手摘下慣帶的耳機。不管是不是有音樂阻隔,都不會妨礙他的聽力。

蘇冉聽得見一般人無法捕捉到的聲音。

誰也沒有問蘇冉為什麼會用「東西」這個字詞。

因為令他們必須躲入這個位於樓梯下三角空間的儲物櫃的,正是人類以外的存在。

鬼。

妖怪。

或者也可以說兩者兼有。

「也就是說,我們能夠繼續安心的討論。」蘇染淡淡的接話。

「討論啥?討論妳把我的左手抓著不放嗎?」一刻忍不住想大翻白眼了,「你們三個到底是為毛一定要貼我貼那麼近?」

「因為愛。」這是蘇染。

「和蘇染同樣。」這是蘇冉。

「當然是LOVE啊,甜心。」柯維安這次沒忘記小小聲的說,但難掩語氣裡的高昂,「絕對不是因為可以趁機吃你豆腐……嗷痛!」

就算兩隻手都被人摟抱得緊緊,但一刻還是有辦法抬起膝蓋,不客氣的給滿口胡說八道的柯維安一記頂撞。

柯維安頓時淚眼汪汪,不過一思及在這情況下,一刻根本不可能被他可憐的表情打動,眼淚立即又收了回去。

「好啦,當然是因為這裡那麼擠,塞四個人很勉強,所以我們要盡量的靠近,才不會撞倒旁邊的掃把啊、拖吧啊。」柯維安決定用義正辭嚴的語調,來申明他們這些動作是有光明正大理由的。

才不是單純為了光明正大吃豆腐呢。

「那一開始……」一刻深吸一口氣,最後還是憋不住,咬牙切齒的說,「就他媽的別往這裡面鑽啊,混蛋!到底是誰提議要躲進這地方來的?其他教室不行嗎?」

「因為這裡最近。」蘇染的呼吸像是微風輕巧地拂過了一刻的耳畔,「還有教室空間大,不確定是不是會有敵人從我們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現。」

「如果出現,一刻你可能又心軟。」蘇冉說話時的吐氣也撓得一刻感到耳朵癢。

偏偏被這一對姐弟夾在中間,一刻連躲也無法躲,只能忍受著那股麻癢竄過了背脊。

「別對著老子的耳朵說話,會癢。」一刻有絲不滿的抱怨,「靠,說的好像我願意心軟……好吧,該死的確實是我的錯。」

對於自我坦承錯誤,一刻向來是很乾脆的,就算這一回怎麼看都有點丟臉。

 

創作者介紹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