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猜猜樂獎品文*

  得獎者:月下魚

  (注意:本文含有菲X利情節,不喜者勿入)

  

  

  【抓握在掌心的溫暖】

  

 

  

  「亞亞,等一下!」

  

  「等一下,亞亞!」

  

  「我們的小克麗緹娜,」

  

  「真的真的一點也不好吃,」

  

  「『拜託妳別將它吃掉啊!』」

  

  塔爾分部的早晨,一早就是由女孩們嬌美又慌張的聲音,拉開了屬於今日的序幕。

  

  除了女孩們的叫嚷聲,啪噠啪噠的急促腳步聲,間或還夾雜著其他聲音。就像是──

  

  「咿啊!」這是小克麗緹娜不成調的悽厲悲鳴。

  

  「一口就好!小克麗緹娜,真的只要一口就好!」

  

  這是亞亞軟聲軟調的真誠呼喊。

  

  至於所謂的「一口」,只要常來塔爾分部的人們就能明白。或者,全塔爾鎮的人差不多都能明白。

  

  畢竟這可以說是冒險公會塔爾分部的著名場面了。

  

  手持刀叉、追著小型食人花跑的小女孩;為了保護自己的寵物,追在小女孩身後跑的雙生姐妹花。

  

  啪噠啪噠的腳步聲從二樓追逐到了一樓,從廚房追逐到休息室,再從休息室追到大廳,同時也顯示出三人加一花的移動路線。

  

  「喔喔!」

  

  碰巧在大廳的菲尼克,一瞧見正好向著自己衝來的小克麗緹娜,連忙地側身一閃,好讓那一群追逐隊伍能夠順利通過。

  

  但沒想到的是,小克麗緹娜興許是被追到慌不擇路了,一望見和身後小女孩同一個團隊的少年,頓時將所有的希望全投注到他的身上,冀求他能幫自己脫離被當作料理的命運。

  

  於是就見小克麗緹娜的一條枝蔓甩出,不偏不倚就是纏繞上菲尼克的腳踝。

  

  本身既不是體力派,反射神經也不夠靈敏的少年,根本就來不及閃避,他只能反射性地向前拉開距離。

  

  「唔啊!小克麗緹娜妳這是幹什麼啊!」

  

  普魯魯冒險團的魔陣士驚叫連連,可他忘記了在腳踝被枝蔓死拽住不放的情況下,急劇地向前行只會使得身體失去平衡。

  

  然後本身既不是體力派,反射神經也不夠靈敏的菲尼克.席路,可以說是呈一個完美的大字形,磅地一聲,臉面直接擊地。

  

  ──當然就某方面來說,那姿勢還真像是一隻被壓碾過的青蛙。

  

  而一條枝蔓還繞在菲尼克腳上的小克麗緹娜,被那樣猛烈的勢道一帶,連帶地也跟著撲倒在地。

  

  接連的兩聲重響,令在場的三名女性紛紛下意識地一縮肩膀。

  

  「噢,聽起來,」

  

  「好像很痛呢。」

  

  兩名各著一身黑白的女孩互望一眼,碧綠的大眼浮現同情。

  

  不是好像很痛,是真的很痛啊……覺得臉要扁掉的魔陣士維持著大字形趴在地上,在心裡默默地流著淚。

  

  但真神顯然不打算讓事情就此落幕。

  

  「白百合、黑百合,妳們是哪塊玻璃需要我幫忙弄乾……」

  

  碰巧從另一端門口進來的利耶,壓根就沒想到一跨出步伐,竟剛好會讓腳下的小克麗緹娜給絆倒。

  

  劍士極佳的反射神經讓利耶避免了摔倒的危機,他及時地穩住身子,沒有失去平衡,但他手上提的水桶卻沒這麼好運了。

  

  裡面起碼盛有半桶水的橘色水桶,脫出褐髮青年的掌握,在半空中劃出一道拋物線。

  

  然後不偏不倚地,濺溢出來的水和水桶自身,全部都砸在了菲尼克的身上。

  

  菲尼克才覺得一陣溼淋自頭頂上兜下,隨即的,他的視野變得昏暗,充斥眼中的全是橘色,那個已經空了的水桶就這麼地蓋住他整個腦袋。

  

  「啊……」

  

  利耶啞口無言,他可沒料到事情竟然會變成這樣。

  

  而不管怎麼樣,呈大字形趴在地面,全身淋得溼漉漉,頭上還蓋著一個水桶的菲尼克,看上去真的太可憐了。

  

  白百合和黑百合刮刮臉頰,然後雙手合掌,異口同聲地說道:

  

  「『席路,你就安息吧。』」

  

  好過份,我又還沒死,到底是要安什麼息啊……以上,是菲尼克.席路的心之悲泣。

 

  

  

  如果說,菲尼克覺得自己剛剛真是倒霉透頂了,那麼現在,他則覺得自己是幸福到極點了。

  

  「好了,菲尼克,你將這碗熱湯喝下。」

  

  普魯魯冒險團的年輕團長坐在床緣側,將先前熬製好的熱湯遞至菲尼克手中。

  

  「你還有哪裡不舒服嗎?真的確定不用找醫生過來?」

  

  利耶會這麼問是有原因的,畢竟黑髮少年不僅僅是顏面直接擊地,還因為自己的關係淋得一身溼。利耶真的很擔心不是體力派的同伴,會不會讓身體弄出問題。

  

  坐在床上,也已經換上乾淨衣物的菲尼克靠著枕頭,先是小口小口地將熱湯喝完,接著才露出笑容,黑眸瞇得細細。

  

  「放心啦,團長先生,真的不需要找醫生過來。我現在覺得很好,最多就是……」

  

  菲尼克本來要說最多就是頭暈而已,但他忽然發現到,塔爾分部的客房裡目前只有他和利耶在而已。這難得的獨處機會,頓時是使得菲尼克的心跳有些加快。

  

  太、太難得了……菲尼克甚至開始覺得緊張起來,更多部分的則是竊喜。他偷偷覷著褐髮青年寫著擔心的眉眼,只希望這目光能給自己多一點的時間。

  

  「最多就是?」

  

  沒察覺到菲尼克的視線,利耶重覆了一次那意義不明的句子。

  

  「就是怎樣?菲尼克,所以你還是有地方不舒服是嗎?」

  

  「咦?我……」

  

  猛然拉回心思的菲尼克一時口拙,他有點擔心自己所想的會被那人發現,可心裡頭的另一個念頭,卻又是巴不得那人能夠發現。在兩方的拉扯之下,菲尼克放在棉被底下的手指收握成拳狀,掌心微微地出汗。他用眼角瞄著利耶專注又憂心的側臉,他嚥了嚥唾沫,最後是聲音異常緊張地擠出藏在心裡的話。

  

  「那個,團長先生……其實我覺得手有點冷,所以能不能……請你握著我的手?」

  

  最後一句話,菲尼克說得是既輕又小心翼翼。他的心中早就做好被拒絕的心理準備,他的腦海甚至勾勒出青年眉一挑、眼一睨的模樣。

  

  沒錯,按照平常經驗判斷,他的團長先生一定會……

  

  「只要握著手就好了嗎?」

  

  問著話的同時,利耶已經將自己的手反握住菲尼克。

  

  傳遞來的真實溫度,讓菲尼克的思考能力瞬間中斷。他的腦袋成了一片空白,整個人就像塞滿大量的棉花一樣,感覺是飄飄然的。

  

  菲尼克完全沒辦法思考,他只能傻傻地盯著那隻被自家團長先生握住的手。他又嚥下唾沫,這次是另一種意義的緊張。

  

  年少的魔陣士先是小心地將自己的手指也屈起,讓彼此的手交握住,不留下一絲縫隙地貼著。接著,他再偷瞄一下床邊的青年,對方的臉上並沒有因此露出任何不悅或是嫌惡的表情。

  

  菲尼克放下壓在心頭上的大石,他鬆了一口氣,於是他竊喜地將手指握得再緊一些,再緊一些。

  

  ……如果可以一輩子握著這人的手,不要放開就好了。

  

  菲尼克不知道自己不小心這話說了出來,也不知道自己的手指,是無意識地撫著對方的手背,就像對待一件珍貴之物地,一種慎重而虔誠的摸撫方式。

  

  菲尼克不知道,不代表利耶也不知道。

  

  褐髮青年最初是一愣,旋即好似有熱度衝上自己的皮膚,他反射性地抽出手,從床沿邊站了起來。

  

  「團、團長先生?」

  

  掌心突來的空盪,讓菲尼克沒有多想,他不加思索地連忙反抓握住青年的手,他感覺到那手也跟自己的一樣燙。

  

  興許是那熱度直衝入四肢百骸,連帶地也使得自己的心頭猛地一熱。菲尼克用上全部力氣地抓住利耶的手,他想把那壓著的話喊出來,他真的把話喊出來了。

  

  「團長先生我喜歡你!」

  

  話聲過後,頓時是一陣針掉落也能聽見的靜默。

  

  菲尼克的手還緊緊捉著利耶的,他已經有會得到一記白眼,或是被人搧上腦袋的心理準備。

  

  但是,沒有。所有菲尼克想像得到的拒絕場面,都沒有出現。

  

  被人抓著手、猶背對著床舖方向的褐髮青年,只是用聽起來和平時無異的聲音說了一句:

  

  「我知道了。」

  

  然而從菲尼克的角度,他卻可以瞧見自家團長臉皮微泛著紅,脖子也發著紅的模樣。

  

  普魯魯冒險團的少年魔陣士咧出笑,他的笑容越咧越大,他再也忍不住滿腔的欣喜,樂不可支地傻笑了起來。

  

  「團長先生、團長先生。」

  

  黑髮少年甜蜜地喊。

  

  「我可以親親你嗎?」

  

  不過這話,顯然是太過得寸進尺了一點。

  

  瞬間就見利耶轉過身、抽回手,他的眉一挑,眼也跟著一睨,橙色調的瞳孔是散發出危險的光采。

  

  「我看你的身體是好得很了嘛,菲尼克。」

  

  利耶看似漫不經心地拉拉手指關節,唇角似笑非笑地彎著。

  

  菲尼克正要暗罵自己怎麼破壞氣氛,敲門聲響起。

  

  似乎只是要提示有人在外面的敲門聲,只響起一聲後就停止,隨後是客房的房門讓人推開。

  

  有著白髮紫眸的嬌小身影極為慎重地走了進來,慎重的原因是她的雙手中還捧著一碗湯。

  

  一碗呈現出鮮豔桃紅色,裡中還有數顆小眼君在載浮載沉的,湯。

  

  雖然對其餘人來說,那稱為「謎樣液體」會更適合。

  

  「利耶、菲尼克。」

  

  妖精族的小女孩漾起甜甜的笑臉。

  

  「亞亞也煮了湯喔,菲尼克喝光光就不會覺得身體冷了呢。」

  

  「小、小公主……」

  

  菲尼克這次又是另一種意義地吞嚥下唾沫,他的掌心濡溼,純然是嚇得冒出冷汗的緣故。

  

  「呃,我……」

  

  「菲尼克會喝光光,對吧?」

  

  亞亞天真地眨巴下眼睛。

  

  「亞亞會陪在旁邊的喔。」

  

  「沒錯,菲尼克你會喝光光的,對吧?」

  

  利耶在亞亞身邊蹲下,他一手搭著亞亞的肩膀,明亮的笑容浮躍臉上。

  

  「我也會陪在旁邊的呢。」

  

  菲尼克連背後都是冷汗直冒了。

  

  偏偏眼前一大一小的笑臉,只要是普魯魯冒險團的成員,就根本拒絕不了,連浮現一絲拒絕的念頭都不會有。

  

  於是在接下來的時光裡,菲尼克.席路徹徹底底的體會到,什麼叫做極致的痛苦與幸福並存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醉琉璃 的頭像
醉琉璃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