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曲 於是,加雅的人們】

  

  

  加雅分部在今天照慣例的依然是由月見的慘叫聲拉開了一早的序幕,伴隨而來的是一陣重物嘩啦嘩啦落地的音響,將原本應當屬於早晨的靜謐味道破壞得一乾二淨。

  

  坐在飯廳裡準備享用早餐的三名負責人不約而同地頓住了動作,他們互望一眼,葵理的視線是看向九重,九重的雙眼則是在一接觸到葵理那一雙銀灰眼眸的時候,馬上又調往了野野莓的方向。

  

  加雅分部中年紀最小的實習負責人不禁有些愣住地眨眨眼,再眨眨眼,等到她發現兩名成年人的視線全部都朝自己望過來,而且那兩道目光內彷彿還盛載著某種意有所指,她忍不住要鼓起了腮幫子。

  

  「討厭啦!為什麼又要由我去看?九重你明明也有手有腳的,幹嘛不自己去!」

  

  「因為我沒掃帚可以騎嘛。」九重一邊替自己的麵包抹上層厚厚的奶油,一邊輕鬆地將野野莓的抗議反擊回去。

  

  野野莓的雙頰頓時鼓得更高了,偏偏又正如九重所說的,繼承了魔女血脈的自己確實是可以靠著掃帚不費吹灰之力地進行移動。

  

  「可惡,總有一天我一定要跟總部申訴你們虐待童工!」有著一頭橘金捲髮的小女孩不滿地向著兩名同事吐了吐舌頭,但是抱怨歸抱怨,她還是抓起立在桌邊的掃帚,細白的手指握上掃帚柄。

  

  就見那抹令人聯想到火燄的嬌小身影跨坐在掃帚上,敏捷地一騰空,隨即是迅速地竄出了飯廳的大門,剛好和聞到食物味一路尋進飯廳的燄狐擦身而過。

  

  尚未開始營業的加雅分部依舊籠罩在安靜的氛圍之,如果扣除掉早先的那一陣音響不算的話。

  

  野野莓騎著掃帚在加雅分部中輕快地穿梭,從窗外映照進來的陽光將她泛著豔麗色澤的髮絲鍍得更是閃亮,就彷彿是真的要燃燒起來了。

  

  憑藉著方才的記憶,野野莓繞上通往二樓的樓梯,很快的來到這棟建築物的二樓。這裡除了分立著各個負責人的房間以外,還有專屬月見使用的書房,只不過那地方向來很少人願意接近。

  

  畢竟不管是野野莓、九重或是葵理,都不喜歡踏進那間據說只要一進去就會陷入由書本堆砌成的迷宮,短時間內著實難以脫身的房間裡。

  

  「誰教月見的書老是要東疊一堆、西疊一堆的……最神奇的的是他竟然還不會在那個書之迷宮絆倒……」野野莓咕噥似地抱怨道,在書房的門板前降低高了掃帚的高度,快接近地面的時候她才跳下。

  

  即使隔著門板都還能聽見月見隱隱的哀叫聲,這證明書房的主人的確是待在裡面。

  

  在進入各人的專屬空間前要先敲門是加雅分部的負責人們之間不需說出的默契,野野莓拖著掃帚,用空出的另一隻手在門板上敲擊了幾下。

  

  「月見,我要進去囉!你應該沒有坐在門後吧?」

  

  只不過這名年紀最小的實習負責人卻有著動口順便動手的習慣,還沒等到房內人傳出回應,細白的手指就已經搭上門把,接著順時鐘地一旋開。

  

  然後加雅分部在今日第二度的迎接了代表重物大量砸落地的嘩啦嘩啦聲響,同時還夾雜著男子的悲鳴以及小女孩的尖叫。

  

  坐在一樓飯廳開始享用早餐的的兩名負責人在這一瞬間有志一同地抬起頭,棕眸和灰眸盯著傳遞出震動的天花板數秒,又彷若是習以為常地再次低下頭。

  

  「痛痛痛……」野野莓摀著發疼的後腦勺,她怎樣也沒有想到一推開門就是書的崩塌洗禮,有好幾本書就這麼湊巧地砸上她的小腦袋瓜子,她的眼前好像還殘留著金星轉來轉去。

  

  但是和野野莓相較起來,發生在月見身上的災情才是更為慘重的。

  

  因為野野莓方才的那一推門,使得門板不偏不倚打上了就疊在後邊的書本山,宣告坍方的書本山可以說是立即的又撞倒另一座山。於是在一連串的連鎖反應之下,剛好就在中心位置的月見便這麼地慘遭掩埋,僅留下一隻手在外面可憐兮兮地顫抖。

  

  發現自己的同事可能有被書籍淹死的危險,野野莓顧不得腦袋的疼痛,連忙地坐上掃帚,快速的橫越了幾乎佔領房內所有地面的書之海。

  

  就算月見平日再怎麼不濟,他總是會無緣無故地左腳踩到右腳、右腳踩到褲管,接著就是向前撲倒。可是加雅分部萬一少個人的話,多出來的工作豈不是會落到自己的身上了?

  

  開什麼玩笑,她還年輕,才不過這種被工作壓死的生活呢!上一回葵理和九重都不在時的經驗就已經夠可怕了。

  

  「月見、月見,你還好吧?有讓書打壞腦子嗎?」

  

  「勉……勉勉強強……」好不容易讓野野莓拖出書海的藍髮負責人喘著氣回答,他的髮絲凌亂,神情看上去有些狼狽,卻仍然遮掩不了他纖細剔透的美貌。

  

  月見可以清楚地聽見自己急促的呼吸聲,他抹了抹額上的薄汗,全身上下都傳來被書砸到的疼痛,上一刻他真的覺得自己和真神是如此接近。他試著調整呼吸地吐出一口氣,書房裡的零亂景象令他忍不住苦了臉,這些整理起來不知道得花上多少的工夫。

  

  野野莓忽然眼尖地發現月見的懷中似乎是攬著什麼,她皺皺俏挺的鼻尖。「月見,你抱著的是?」

  

  「啊,妳說這些嗎?」隸屬妖精族的美男子露出苦笑,他撥開了幾本書好讓自己和野野莓都有坐著的空間。「這些是我剛剛終於找到的資料,只是在拿的時候一個不小心……」

  

  就造成了加雅分部今日所聽見的第一波騷動。

  

  至於造成今日第二波騷動的兇手繼續騎坐在掃帚上,和散滿書的地面維持一定的高度,野野莓似乎比較喜歡高一點的地方。

  

  「那是什麼資料?很重要吧?」野野莓輕晃著腦袋,橘金色的捲髮也跟著甩動。因為月見即使是慘遭活埋的時候,也緊緊攢著不放。「哎哎,難道是你前陣子就在尋找的那個?茉莉花她們拜託幫忙的?」

  

  野野莓指的是前段時日由塔爾分部負責人親自交付的請求。茉莉花.卡多索不止是央求加雅分部幫忙而已,就連其他的公會分部也一併地接收到這項訊息,內容是和妖精族有關,同時──

  

  也和普魯魯冒險團有關。

  

  為了能夠幫上曾經給予自己協助的那個冒險團,想到這裡月見還望了眼嫌待在半空中無聊、乾脆騎著掃帚開始整理起書房的小女孩,從一接到請求的那一天起,月見在工作以外的時間可說都是關在書房裡拼命的翻找任何能夠沾得上邊的記錄或是典籍。

  

  月光妖精。

  

  茉莉花的請求是,盡所能的提供和月光妖精有關的資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醉琉璃 的頭像
醉琉璃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