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曲 於是,加雅的人們】

  

 

  「就是那個沒錯。」月見隨手將離自己最近的書本重新堆疊起來,然而找到所需資料的他的神情卻不是鬆放的,那秀麗的眉宇反倒像是盤踞著某種苦悶,微微地鎖著,一點也沒有舒展開的跡象。

  

  野野莓的年紀小歸小,可也不是遲鈍到什麼東西也看不出。她將原本被門板擊倒的書先堆起,再駕馭掃帚輕巧地落至月見的面前,那一雙大睜的琥珀色眼眸透露出困惑還有一絲擔心。

  

  「怎麼了?找到資料不好嗎?月見,你的表情很奇怪唷。」

  

  火之魔女的話語一針見血,被輕易看出異樣的月見揚起了夾雜無奈或是其他更多情感的微笑。

  

  「不,也不是說不好。」藍髮的公會負責人抱著資料站起,他將有些遮住視線的水藍色髮絲向耳後撥去,代表著非人種族的尖長耳朵完全地暴露在外,那是屬於妖精族的證據之一。「茉莉花她們想要知道有關月光妖精的事……野野莓,妳有聽過這支族群嗎?」

  

  「唔,我聽都沒聽過。不過既然是叫月光妖精……哪哪,月見,跟你們是同一宗的對吧?」

  

  「雖然同樣是隸屬妖精族,但是月光妖精和一般妖精可不一樣。他們非常的稀少,也非常的珍貴。就連我……也不曾真正見過任何一位月光妖精呢。」

  

  「咦?咦咦咦?這是為什麼?」

  

  月見有一瞬的沉默,宛若水波會折射出粼光的藍眼珠浮上難以言喻的憂傷。

  

  「沒有人知道他們還在不在。」流水似清澈的嗓音一併地沾染憂傷,月見垂下眼,纖長的眼睫毛蓋住他的眼珠。「我們不知道,月光妖精究竟還存不存在於法法依特的北大陸上。」

  

  是的,那是珍貴的一族,那是稀少的一族,那是在北大陸堪稱隱世的一族。

  

  「……可是,他們同時也是純淨到注定滅亡的一族。」月見的聲音輕得不可思議,卻又彷彿帶著某種強勁的穿透力道,鋒利地劃開一切。

  

  野野莓睜大著眼,她的嘴巴也張得大大,就好像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把話完整的說出。不,她連自己是不是真的想說什麼也不確定。

  

  「月光妖精無法和其他種族者通婚,包括一般的妖精族也不行。他們唯一能接受的,就只有自己而已。」

  

  「但……但……」素有火之魔女之稱的實習負責人好不容易才擠出兩個斷續的音節,她恍若難以置信的表情已經讓月見足夠明白她想接下去的話。

  

  假使無法與他族通婚,再加上人數稀少的這個前提之下,無論如何月光妖精一族的血脈都會衰弱下去,進而不能再使之延續。到最後,呈現的唯一一條路確實只有滅亡一途。

  

  「但是但是但是!」野野莓終於使盡力氣的將哽住的言語全部一股腦的傾倒出,她的語氣又急又快,像是蹦跳的燄火。「茉莉花為什麼要你……為什麼要南之黑塔的負責人們幫忙尋找這個根本還不知道是不是仍然存在於這世上的種族的消息嘛!難道是她那邊的委託需要?可是這也說不過去……吼!討厭啦!人家完全想不出這是怎麼一回事啦月見!」

  

  「有關月光妖精的特徵。」那道如流水的嗓音卻沒有正面給予答覆。「他們有著退魔與治癒的力量,雖然這份力量必須在十五之夜和紅月互相呼應。而他們的外貌……」

  

  月見停頓了一會,就好像在思索要如何方能小心翼翼地拼湊出那最為關鍵的字句。

  

  野野莓捏緊掃帚柄,幾乎屏住氣息的聆聽。

  

  「──雪白的頭髮,像是紫水晶鑿刻出來的眼睛。」

  

  藍髮藍眼的負責人看著自家的實習生似乎是想要驚叫,但又強忍耐住的表情,他知道他們在這一瞬間是想到了同樣的身影。

  

  白髮、紫眸,最能證明妖精血統的尖耳。

  

  普魯魯冒險團裡中的那名小女孩。

  

  亞亞。

  

  野野莓的嘴唇張闔幾下,她覺得更加不懂了,因為月見方才不是說他不知道月光妖精究竟是不是還存在於法法依特北大陸上?如果照他所說的,那亞亞又是……?

  

  「這就是令我困惑的地方,野野莓。」月見低喃,那張纖細剔透的容顏依舊被苦悶所籠罩。「妖精之間是能夠彼此感應到氣息的,我們絕對不會錯認自己的同伴。」

  

  更何況,月光妖精又是如此純粹的純血統。

  

  「然而打從我和普魯魯冒險團見面的那一天起……」

  

  但是還未來得及等擁有水藍髮色和眼色的公會負責人將最重要的話說出口,幾乎可以稱得上驚天動地的奔跑聲、喊叫聲已經搶先一步地蓋了過去。

  

  「月見草!月見草!」

  

  「慢著,哥哥!你這樣突然跑上去太沒有禮貌了!」

  

  「法兒,妳別拉著我……月見草!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們剛出任務回來,就聽葵理說阿利斯他們那邊出了意……」

  

  伴隨著急促叫嚷的是毫不客氣的破門聲。

  

  原先只是掩著的門板在無預警之下遭人大力地踹了開來,彈開的門板剎那間順勢打上甫堆好沒多久的書山。

  

  年輕男子的悲鳴、小女孩的哀嚎、以及少年與少女的驚叫,再加上大量書籍嘩啦嘩啦坍方的聲音。

  

  於是加雅分部在今日迎接了第三度的騷動。

  

  再次慘遭書本活埋的月見.草只能暫時被迫中斷話語。

  

  『然而打從我和普魯魯冒險團見面的那一天起……』

  

  ──月見從來就不曾在那名白髮紫眸的小女孩身上,感受到任何一絲屬於妖精的氣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醉琉璃 的頭像
醉琉璃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