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曲 再度歸來的訪客】

  

  

  「紗主?」利耶喃喃的說道。「這名字聽起來可真獨特,還有那個沙迪……」

  

  「是北大陸有名的港口之一啊,團長先生。」菲尼克虛弱地擺了擺手,吸引住利耶的注意力。「同時也是北之白塔的其中一個公會據點。」

  

  南之黑塔,北之白塔,人們總是如此的稱呼屹立於南、北兩大陸的冒險公會。

  

  「不過,團長先生……你好像忘了一件事。」菲尼克撐直身體,他覺得一定得說出來才行。

  

  利耶不明所以地迎望回去,忘了一件事?什麼事?假使是西維滋他們帶來的消息,他可以請塔爾分部先代為保管,到時再交由郵便局寄送到北大陸……呃,北大陸……?

  

  普魯魯冒險團的年輕團長在這一刻不禁僵住身體,他好像終於領悟到「北大陸」這三字代表的意義。

  

  「要過去北大陸的話,」菲尼克搔搔頭髮,指出這回任務中最為重要的關鍵。「就一定、絕對、必須得坐船才行。」

  

  而利耶.金.阿利斯不會游泳,他討厭水,同時也討厭坐船出海。

  

  於是這次是換成他的臉色刷成一片慘白。

  

  

  

  突來的一陣大呼小叫讓原本坐在櫃台後乖乖抄寫帳單的克蕾兒抬起頭,而就在她抬頭的同時間,一道急驚風似的身影已經從她的眼角邊衝過,快得讓人連辨認的機會也沒有。

  

  「喂!阿利斯!阿利斯,我們來看你囉!」

  

  不過那抹聲音倒是公佈了闖入者的身份。

  

  原本打算報請塔爾警備隊來抓人的克蕾兒頓時鬆了一口氣,她剛剛真以為是暴徒闖入。接著她的目光又調往門外,果然是瞧見另一抹身影正匆匆忙忙的追了過來。

  

  「哥哥,你不要在那大聲嚷嚷的,萬一吵到阿利斯……我叫你慢一點啊,哥哥!」

  

  漂亮的金色髮辮在克蕾兒墨黑的大眼睛裡留下剎那的光輝。

  

  一前一後奔進旅館衝上二樓樓梯的兩名人影都像是忘記門口的櫃台後其實還有一位小服務生的存在。

  

  克蕾兒刮刮臉頰,這樣的場景從很早前就已經見怪不怪,來自加雅的路希維德兄妹總是用這般風風火火的方式登場,當然他們會來此的目的向來也只有那麼一個。

  

  「唔,今日的訪客……西維滋哥和法兒姐……」克蕾兒在訪客登記簿上寫下來者的名字,只是字才寫到一半,她就像是猛然想起什麼地驚呼出聲。

  

  糟糕,忘記先告訴他們了……黑髮褐膚的小女孩雙臂環胸,傷腦筋地大嘆一口氣。利耶哥和他的冒險團已經沒有待在塔爾了說。

  

  「哥哥!」

  

  為了追上自己的兄長,法兒三步併作兩步地奔上樓梯,迅速來到旅館的二樓樓層,她一下就看到西維滋呆立在某個房間門口的背影。

  

  西維滋聽見屬於法兒的腳步聲向著自己接近,但是他的雙眼仍舊被房內的景象緊緊地抓著,他就像是難以相信的瞪視著空無一人的房間不放。什麼也沒有,沒有他想見的人,也沒有代表房間主人身份的行李,只有整齊的被褥折疊在床上。

  

  「……法兒。」好半晌,路希維德家的男孩終於用著備受打擊的聲音開口。「為什麼這房間一個人都沒有?」

  

  「那是因為你根本跑錯房間了,哥哥。」法兒冷冷的說,所以她才要他別跑這麼快,每一次都非得跑到反方向去不可。「阿利斯他們的房間在另一邊。」

  

  西維滋乾咳幾聲,裝做若無其事地將無人居住的客房重新關上房門,再乖乖的隨著法兒的腳步來到另一邊的走廊。

  

  只是當法兒旋開正確房間的門把後,出乎兩兄妹意料的,房內竟然也是空無一人,從少了行李和整齊的床舖的景象來看,這證明房間的主人不是有事暫時不在,而是真的離開了。

  

  雖然很想問他們是不是又走錯房,但是西維滋清楚,冷靜幹練如法兒是不可能犯這種錯誤的。

  

  「不會吧?所以阿利斯他們真的不在?」西維滋的臉上難掩懊悔之色,他可是特地從加雅趕來,就是想見見普魯魯冒險團。「月見那邊明明說他們短時間內都不會再接任務的,虧我還打算找他們一起放個假,做個旅行什麼的……」

  

  法兒內心的遺憾也絕對不會比西維滋少,不過她不會像兄長一樣直接抱怨出來。她走進房間裡,立即眼尖地注意到桌面上壓了張紙條。

  

  西維滋跟著湊過來一看:「給西維滋和法兒……哎,是給我們的留言呢,法兒。」

  

  「因臨時有事,必須要前往沙迪一趟,月光妖精的情報就麻煩你們先轉交給茉莉花……」無視兄長的叨念,法兒直接將紙上的內容念出,其中的「沙迪」兩字更是令她困惑地輕蹙起眉。

  

  沙迪?北大陸的港口之城?北之白塔的分部所在地?

  

  「阿利斯他們怎麼會忽然要到北方去?」法兒著實想不明白,她不自覺地將疑問問出口。

  

  「這種事情追過去問就知道了嘛。」西維滋倒是很快地接口,他瞧見自己的妹妹先是一怔愣,又露出微笑,他也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我說的沒錯吧,法兒。」

  

  「你說的很對呢,哥哥。」

  

  「這種時候主動出擊才是上上策,否則等阿利斯他們回來都不知道是哪時候了。這次一定要好好的拖著阿利斯……」西維滋就像發現什麼地驀然打住話語,他挑了挑眉,突然彎身拾起垃圾筒內一張被揉得皺巴巴的紙團,上面隱隱可以看到一些字跑出來。

  

  路希維德兄妹認得出這是利耶.金.阿利斯的字跡。

  

  抱持著這張紙裡面也許有寫點任何關於普魯魯冒險團前往沙迪的線索的念頭,西維滋將紙團打開攤平,然後不論是西維滋和法兒都愣住了。

  

  整張紙裡面被人凌亂地塗塗寫寫,唯一可辨認出的只有幾個給人異常突兀感的單詞。

  

  ──血、紅色、歌聲、亞亞、惡夢。

  

  金髮藍眸的兄妹忍不住對望,他們在彼此的眼中看見同樣的愕然。

  

  這究竟……是什麼意思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醉琉璃 的頭像
醉琉璃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