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曲 不被知曉的秘密】

  

  

  當敲門聲響起,待在書房內的蘭卡等人頓時是停止了談話。

  

  坐在書桌後的蘭卡懶洋洋地掀抬起她那雙冰綠的眼眸,她注視門板數秒,然後再以慵懶微啞的嗓音開口:

  

  「進來吧,路希維德兄妹。」

  

  門外的西維滋和法兒忍不住面面相覷,他們有些驚訝,他們甚至在二樓的走廊中也沒有出聲說過話,然而蘭卡的態度就像是早已預料到。

  

  西維滋伸出手打開了門,門後是或坐或站的三道人影。坐在書桌後的蘭卡,在椅上有一下沒一下踢晃著小腳的亞亞,以及站在亞亞身邊的菲尼克。

  

  但還是少了一個人,應該也在的另一名沙迪負責人是上哪去了?

  

  「那個……是小茴香吧?」法兒用手指點點兄長的背,示意他看向窗戶邊。幾近垂地的窗簾後,宛若像藏有什麼地鼓了起來,還可以瞧見洩在地板上的影子。

  

  「我的書桌不夠大,所以沒辦法讓小茴香躲在底下。」蘭卡漫不經心地敲敲煙管,間接替兄妹倆做了解釋。

  

  「不好意思,還請你們千萬不用太介意。」藏身在窗簾後的物體動了動,雪白的窗簾被人掀開一小角,露出一張被斗篷的連襟帽遮掩大半的臉孔。

  

  從西維滋和法兒的角度,只能看見過份晰白的尖細下巴,就像是吸收了大量的月光。

  

  那細若蚊蚋的音量假使不仔細聽,便像要消逝在空氣當中,連一絲餘韻也不留。

  

  西維滋杵在門口,心裡一陣無言。他真想說哪可能不介意,根本是這書房中最讓人介意的景象好不好?直到身後的法兒催促似地一推,他才舉步踏了進去。

  

  「唔,我們的團長先生沒跟你們一起上來嗎?」菲尼克在確認門外是完全沒有其他身影後,忍不住出聲詢問道。

  

  「阿利斯還在泡茶吧?要是能順便弄個點心就更棒了……」西維滋環視一圈,書房裡就只剩下亞亞旁邊的一張空椅子而已,不過那應該是褐髮青年原本所坐的。

  

  「法兒姐姐,這裡這裡,這裡給妳坐!」亞亞跳下椅子,沖著法兒就是甜甜的一笑,頰邊有酒渦浮現。

  

  見到小女孩的笑容讓法兒唇邊的笑意更加柔軟,就連一旁的西維滋都覺得自家妹妹果然是偏心,從沒見她對自己笑得如此溫柔過──冷笑倒是挺多次就是了。

  

  不過法兒還是婉拒亞亞的好意,她認為站著並不會有哪裡不好。

  

  「對了,路希維德家的小鬼。」蘭卡朝著椅背靠去,修長的雙腿就像是習慣性地抬起,擱置在桌面上。被點到名的西維滋不確定要不要提醒對方,那桌面還有文件。「還有另一個小鬼呢?我不是要你們都上來?」

  

  「那個,請問我的史賓賽是不是也有跑到樓下去了?」小茴香的音量依舊微微弱弱,抓著窗簾一角的手指蒼白沒有血色,青藍的血管像藤蔓似地,攀爬在皮膚底下。

  

  西維滋一開始還反應不過來蘭卡指的是誰,直到法兒在他耳畔輕聲說了「希克羅」三個字,他的眼裡頓時才流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或許是因為他沒辦法將「小鬼」這樣的一個詞彙,和那名灰藍髮色的獎金獵人串聯在一起。

  

  但接著,路希維德家的男孩忽然想起,那隻兔子玩偶似乎就是在希克羅的手裡,最起碼上樓前的最後記憶是這樣沒錯。只是不知道那隻名叫「史賓賽」的兔子玩偶,是不是真的已經讓人把頭和身體分開。

  

  法兒望了身旁的兄長一眼,她的眼神顯示出她正好也想到同樣的事情。

  

  就在西維滋決定老實交代出的時候,蘭卡突然把煙管移開唇邊,飄升起的白煙替那雙半斂的冰綠色眼眸增添一抹慵懶,卻從來不曾柔化過眼底處的絲毫銳利。

  

  「來了是嗎?」蘭卡說話的語調還是一樣的不快不慢,自有獨特的韻味。

  

  來了?什麼來了?還是,有誰來了?

  

  書房內的其他人是反射性地就將視線投往門口的方向,就連路希維德兄妹也跟著扭頭回望。

  然而,什麼人也沒有。

  

  「明明就沒人哪……」西維滋困惑地喃喃自語。他是一名劍士,對腳步聲的捕捉也比常人還要來得敏銳許多,可是他真的沒聽到丁點聲音,包括有人存在的氣息。

  

  只是當西維滋回過頭,試圖在蘭卡姣好的面容上尋找出蛛絲馬跡,一道無預警自背後響起的嗓音嚇得他差點跳了起來。

  

  「我以為昨天該解釋的都解釋了。為什麼要再叫我上來,蘭卡?」

  

  這幢通體透白的尖塔式建築物裡,目前只有一個人擁有這般沒有起伏、沒有溫度的聲音。

  

  希克羅就站在門口的位置,路希維德兄妹兩人的身後,至於手中倒沒有抓著腦袋分家的兔子玩偶。

  

  嚇、嚇死人了啊!西維滋拉著自己妹妹離開一大步,內心還驚魂未定。第一次知道有人的出現是如此無聲無息,簡直就像把存在感全部抹煞似的。

  

  阿利斯的師父到底是怎麼知道有人上來的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醉琉璃 的頭像
醉琉璃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