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曲 不被知曉的秘密】

 

 

  菲尼克反常地沒有出聲打著圓場,他保持靜默,嘴唇是微抿著,鏡片後的漆黑雙眸浮上若有所思的色彩。他大概猜得出來,為什麼沙迪分部的代理負責人會說出這般引人誤會的話。

  

  蘭卡.拉克西絲潔奧卡並不是會無故惡意提出刁難的人,雖然她老是習慣刁難自己的褐髮徒弟。

  

  「你們沒聽懂嗎?」蘭卡對於幾乎是含帶敵意的兩道目光無動於衷,她吸了一口煙後,才繼續開口,語調是慵懶的、冷的。「我是在問,接下來,你們真的還要跟我徒弟們攪和在一塊?」

  

  「什麼接下來不接下來的?如果不和阿利斯他們一塊行動,那我們沒事幹嘛要大老遠的追到這裡來?」西維滋就像是徹底被惹怒地低吼,置在腰側的左手緊握成拳。

  

  蘭卡吐出蒼白的煙圈,冰綠的眼瞳漠然地映出路希維德家男孩的怒火。

  

  相較於兄長被挑燃起的憤怒,法兒卻是一瞬間地冷靜下來了。她的視線自蘭卡身上調移開,滑過保持沉默的菲尼克和畏縮不語的小茴香,然後重新歸位。

  

  「所以……才會問我們『接下來』嗎?」

  

  「法兒?」

  

  無視西維滋的不解,法兒深吸一口氣,她向前一步,靴底和地面貼觸的細微聲響一路向上,傳遞到她的胸口處,她覺得她的腦袋好像愈發的冷靜。

  

  路希維德家的女孩挺直纖細而單薄的背脊,秀雅的眉眼覆上堅定的色彩。

  

  「我們知道『接下來』代表什麼意思。我們也明白和阿利斯他們一起行動,等於會被那名為『夜災』的組織視做敵人。」

  

  西維滋吃驚地望著自己的妹妹。

  

  「但是,那又如何?」那是屬於年輕女孩溫柔婉轉,並且毫不見退縮之色的美麗音階。「蘭卡小姐,那又如何呢?能夠成為阿利斯他們的同伴,是我和哥哥衷心期盼的事。」

  

  「即使『夜災』是一個暗殺組織?他們可不是冒險獵人,不會講求所謂的道德正義這一套。」當「道德正義」四字從蘭卡的嘴唇吐出時,那聽起來更像一種嘲諷。

  

  「暗殺組織就暗殺組織,有哪裡比較了不起嗎?」插嘴的是西維滋,他站到自己妹妹的身邊,毫不畏怯地瞪視回去。

  

  「是沒有哪裡了不起的。」蘭卡說。「但對你們來說,是高難度的對象。」

  

  西維滋和法兒不能理解那後半句話的含意,兩雙相似又相異的天空色眼眸浮現剎那的怔愣,他們試著回憶起昨夜曾經身為「夜災」一員的小茴香所吐露的訊息。

  

  小茴香說:「夜災」的主要成員在名義上共有九名,他們各自擁有一個重疊數字的編號。

  

  小茴香說:單號和雙號負責不同的領域。單號主暗殺,但是雙號……卻只有雙號的成員才知道他們究竟在執行什麼。

  

  而負責統籌「夜災」之者──就是二十二號。

  

  事實上,希克羅也是有說的。只不過他說的實在太過簡短,只表示了九個編號不一定剛好都會有人──這也解釋了當初在沙迪領主館的時候,為什麼身為四十四號的米特.卡特認不出希克羅──再加上他連那些人的名字、面孔都懶得記下,以至於他有說跟沒說是沒什麼兩樣。

  

  那麼除了這些之外,小茴香還有說些什麼嗎?

  

  路希維德兄妹下意識地將視線轉往藏身在窗簾後的少女,斗篷的連襟帽蓋住那張微露在外的臉蛋,他們能見到的僅有蒼白的肌膚和缺乏血色的嘴唇。

  

  「因為他們是混種。」蘭卡平靜到淡漠的慵懶嗓音在這一刻是和希克羅如此相近,感覺不到溫度,感覺不到起伏,像是無機質的金屬刮過耳膜。「他們同時擁有魔物和人類的血脈。」

  

  西維滋和法兒確實地是聽見了「混種」兩字,可是腦海中的思緒卻好像在這一刻是被凍結住,無法思考,難以思考。他們略顯茫然地眨下眼,這微不足道的動作突然間似乎必須花費極大的力氣。

  

  路希維德家的男孩和女孩先是望著蘭卡,紅髮的代理負責人神色漠然;他們再看向菲尼克,普魯魯冒險團的少年魔陣士一言不發,彷若早已知情;接著兩雙湛藍的眸子分別望向了兩個人。

  

  抱著亞亞的希克羅依舊是面無表情,深藍的瞳孔如同無底深淵,誰也不能看透。

  

  以著窗簾掩蔽自己的小茴香不讓人瞧見任何表情,唯一洩露情緒的,是那緊緊糾結的細弱手指。

  

  蘭卡.拉克西絲潔奧卡說「夜災」的成員是「混種」,是同時擁有魔物與人類的血脈者。

  

  而此時此刻,就在這裡的兩名前.「夜災」成員──

  

  「是魔物和人類生下的孩子呀。」

  

  宛若是由蒼白色堆砌出來的少女,以著輕到不能再輕的聲線說,像是一碰就碎。

  

  「我們的力量,血的力量……所謂的『夜災』,就是由魔物和人類生下的混血兒,所組成的一個組織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醉琉璃 的頭像
醉琉璃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