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曲 派不上用場的劍士們】

  

  

  十個人。

  

  五名冒險獵人,一名獎金獵人,兩名公會負責人,最後再加上兩名北海皇族。

  

  相信不管是在哪個城市的街道上出現,這都會是一個相當惹人注目的隊伍。

  

  或者說,想不惹人注目也難?

  

  確實是很難。

  

  或許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他們這一群人現在行走的地方不是在哪一個城市裡,更不是在哪一條街道上,而是在地底下。

  

  想到這裡,西維滋.路希維德忍不住吐出一口氣,他這舉動倒是引來身邊妹妹的一眼,但後者顯然也只是單純的看了一下而已。

  

  那雙明媚的藍眼睛在他身上逗留不到一會,便又移轉開來。

  

  噢,那是當然的嘛!這名金髮藍眼的男孩子在心中說,他可不敢真的說出來,在地下空間引發「天雷招來」絕對不是什麼好玩的事。他又偷偷覷了下那張和自己擁有相同輪廓的側面,確認對方的目光的確是停留在某個人的身上。

  

  有普魯魯冒險團的年輕團長在,自己妹妹的目光當然只停留在他的身上。

  

  偏偏被注視者卻是完全毫無所覺。

  

  「遲鈍真是罪過啊……」這句話西維滋是真的說出來了,沒頭沒尾的句子,讓不明白其意的其他人只是不解地將視線投向他。

  

  走在西維滋正前方的身影甚至還一頓腳步,回過頭。

  

  「西維滋,你有說什麼嗎?」褐髮青年狐疑地挑眉,似乎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有聽見「遲鈍」或是「罪過」之類的。

  

  「咦?有嗎?阿利斯,是你聽錯了吧。」西維滋若無其事地聳聳肩膀。

  

  「是這樣嗎?不過,我怎麼覺得你剛剛是用悲憫還是同情的眼神在看我……」既然得不到答案,那雙橙色調的眼瞳便移轉了回去,繼續注視著前方。

  

  西維滋知道利耶是在看什麼,他是在看讓那名獎金獵人抱著的小女孩。

  

  也許是覺得困盹的關係,亞亞在前一段路上就已經開始半瞇著眼,打起瞌睡。現在一顆雪白的腦袋更是靠著希克羅的肩膀,一動也不動,想必是進入了夢之海。

  

  「你一定是在想,為什麼小公主不是讓團長先生抱著,對不對?」

  

  突然冒出的聲音讓西維滋嚇了一跳,但他很快就認出這是菲尼克的聲音。

  

  「不是啦,我只是在想……喂,席路,你不覺得這樣有點像食物鍊嗎?就是一個看一個,一個又看一個……」

  

  「咳。」

  

  有人輕咳一聲,立即嚇得西維滋將話全吞回了肚子裡去。

  

  法兒微微地側過臉,她對兄長揚起一個甜美的笑容,但她的眼眸卻異常地冷漠。

  

  西維滋發誓,自己真的聽見法兒溫柔地對他說「哥哥,也許我們回去後該好好談一談」這句話。

  

  菲尼克忍著笑,他看見西維滋瞬間苦著一張臉,他伸手拍拍他的肩膀,然後將他拉後一兩步,使得他們兩人和法兒隔開一個小小的距離。

  

  「哎哎,反正咱們團長先生遲鈍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菲尼克壓低聲音,帶著竊笑意味地說。「不過團長先生確實很受歡迎呢,簡直跟他的遲鈍度成正比哪。」

  

  西維滋還沒來得及回「我怎麼覺得你好像是感到很驕傲」,另一道中性的嗓音倒是先從旁插入了。

  

  「俺也覺得阿利斯挺遲鈍的。」說話的人是萊姆綠,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後走上前,和這兩名少年並肩走著。「明明就是蘭卡和格拉賽亞的徒弟……啊。」

  

  綠髮的公會負責人猛然發現自己又犯了一個錯誤。他低叫一聲,現在才記起來,關於利耶和亞亞是格拉賽亞的徒弟這件事,普魯魯冒險團的成員們還不知情。

  

  走在前端的利耶似乎是沒有聽到,仍舊是專注於亞亞的狀況。然而走在更前頭的灰藍髮青年,卻是漠然地瞥了一眼過來。

  

  除此之外,萊姆綠還能感受到,還有另一道含帶不悅的目光是射向自己的後背。就算不用回頭,他也明白那目光是來自格拉賽亞。

  

  「真是地獄耳朵,這樣也能聽見?」萊姆綠刮刮臉頰,將碧眸調向最需注意的人身上。

  

  菲尼克的表情看起來和往常無異,沒有因為萊姆綠無意洩露出的消息,而流露出吃驚之色。那模樣,與其說是鎮靜,倒不如說是早已了然於胸。

  

  「你好像不驚訝?」

  

  「這個嘛,應該說大致有猜想到。團長先生還有小公主,他們跟格拉賽亞先生有著程度上的關係……雖然這點還真令人嫉妒。」普魯魯冒險團的魔陣士推推鏡架,這是他慣有的小動作。「不過,這些事情就算回去之後再來討論也無所謂。反正團長先生就是團長先生,小公主就是小公主,這一點是不會改變的。而且……」

  

  「而且?」

  

  「而且要說遲鈍的話,我相信萊姆綠先生也不會輸給我們家的團長先生就是了。」

  

  「咦咦咦?你說俺嗎?俺會遲鈍嗎?俺以前在南海的時候,還曾因為速度快,被贊譽為『綠色閃電』的……噢,紗主,妳別拿三叉戟戳俺哪。」

  

  「紗主,妳不能這樣……抱歉,萊姆綠,紗主她不是故意的。」

  

  身為紗主胞姐的貝特蘭菲連忙溫聲制止,見到紗主將三叉戟收回來後,她又苦笑地對著萊姆綠道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醉琉璃 的頭像
醉琉璃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