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曲 派不上用場的劍士們】

 

 

  綠髮碧眸的美少年則是擺擺手,表示不介意。他又回頭望了別過臉去的小女孩,他的眼角浮上笑意,淡綠的嘴唇跟著抿出柔和的弧度,這使得那張剔透的美貌更是如夢似幻。

  

  萊姆綠放慢速度,讓自己得以剛好走在紗主的身側。

  

  有著粉紅髮絲和紫羅蘭色眸子的小女孩,依然是固執地望著另一個方向,不過她卻將沒有握著三叉戟的左手朝萊姆綠伸了出去。

  

  「喂,你,因為我的這隻手還很空,所以就算讓你牽一下也是可以的。」

  

  淡綠如春芽的眼眸一怔,但馬上成為彎彎的弦月狀。

  

  於是萊姆綠.安絲牽住了紗主.霜凜的手。

  

  「對了,紗主丫頭,妳剛為啥要戳俺?雖然妳以前也常戳啦……啊,難道妳是不喜歡『綠色流星』這個稱呼嗎?」

  

  慢著!不是「綠色閃電」嗎?前頭的西維滋等人是費了好大的勁,才沒有將這個質問高喊出來。

  

  「不管是流星或閃電,聽起來都很蠢。」粉色稚嫩的嘴唇,卻吐出毫不客氣的評論。

  

  「哎,俺是覺得還不錯呢。」萊姆綠認真回應。「而且這可是俺在第八十八屆的『短程衝刺競游』當中,因為拿下第一名而得到的。不過俺真想不透,為什麼大會不讓俺再參加下一屆呢?俺明明就拿到第一名呀。」

  

  「你會拿到第一名,是因為你恢復原形後的大小,剛好是起點到終點的距離。」紗主面無表情地說出事實真相。

  

  如果不是自己的妹妹用眼神警告,西維滋敢打賭,他一定會忍不住笑出來的。不過他微洩出來的笑意很快又凝住,他試著揣想所謂的原形大小,然後他不禁要嚥嚥口水。

  

  一恢復原形就把「短程衝刺競游」的路徑塞滿……老天,那到底是有多大的尺寸?

  

  「相信我,真的會非常、非常大。」菲尼克伸手搭上西維滋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他的聲音洩露出他似乎對此相當有感觸。

  

  利耶沒有漏聽紗主與萊姆綠之間的對話,當然也聽見了自家魔陣士接在後邊的那一句發言。他可以明白他的心情,畢竟他們當初可是真正的目睹過──西海皇族公主的原形。

  

  整體隊伍的前進速度還在繼續,並沒有因為這些談話而出現任何一絲的停滯。

  

  偌大而又分散眾多通道的空間,宛若是血管一樣,朝著各方延伸而去。

  

  利耶等人依舊在夜災的根據地之內,正確來說,他們正在通往地下二樓的路上。

  

  因為在那個地方,有一個人正等著他們。

  

  身為「夜災」之首的二十二號。

  

  即使到現在,利耶等人依舊還無法得知對方的真正相貌。而按照紗主所言來判斷──她在昏迷前曾經聽聞過一次聲音──二十二號顯然是位男性。

  

  在刺傷萊姆綠之後,二十二號便利用傳送法陣,在所有人的面前瞬間消失了蹤跡。

  

  唯一留下的訊息是:他在下一個樓層等候著他們的到來。

  

  而知道通往地下二樓的入口在何處的,則只有身為「夜災」前任成員的希克羅。

  

  於是這名曾經身負「十一號」之名的獎金獵人,就這樣扛下了領路的責任,雖然他自己也未曾真正的到達過。

  

  原因是那裡唯有雙號者方能進入。

  

  不過也有很大的可能性,是因為那名灰藍髮色的青年嫌麻煩才沒有去。

  

  既然要前往的目的地是在下一層樓,利耶他們原本以為很快就會尋找到那個入口,但他們似乎是真的太小看地下一樓所佔的面積。一直到現在,他們仍然是在同一個樓層上打轉,估計也已經花費半小時以上。

  

  感覺上,甚至比地面上的佔地空間還要大上許多。

  

  看樣子,有關於「夜災」的主要活動區域皆是在地下樓層一事,希克羅確實是所言非假。

  

  而在這一路上,利耶一行人也沒有再遇上那些裹著斗篷、戴著面具的瘦小身影。他們同樣也不知道那些孩子的身份又是為何──從體型和抓握鐵棍的手指來判斷,應該是孩童無誤。

  

  雖然說,路希維德兄妹和格拉賽亞,他們曾和其中的一人直接對上過,並且是由格拉賽亞殺之。但礙於當時的情況緊急,三人都沒有多餘的心思為一具屍體多做無謂的逗留,因此也就無從得知隱藏在面具下的相貌。

  

  「早知道那時候應該先扒開一下面具的哪……」似乎是回憶起那時候的情況,路希維德家的男孩驀地咋舌道。「說不定剛好就是三十三號什麼的。」

  

  「事情都已經過了,就毋需太執著在那之上,哥哥。我們沒有多留意檢查是事實。」路希維德家的女孩一慣冷靜地開口。「況且,我也不認為那會是三十三號。」

  

  「法兒,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對方並未使用血之力的緣故。」另一道異常低沉的男聲接話,是壓陣在隊伍最末端的格拉賽亞。「假若那人真是三十三號,那麼在被在下奪走生命之前,他應當會使用能力做為反抗。」

  

  「還有啊,俺在沙迪分部時,就已經見過三個一樣打扮的人唷。」

  

  「啊,我跟團長先生以及小公主在一起的時候,也是見到一個。」

  

  「行了行了,我知道他們不會是三十三號了……可是連老大都出現了,為什麼還是沒見到……」

  

  西維滋的咕噥倏地中斷,因為他瞧見最前方的希克羅停下前進的腳步。

  

  同一時間,希克羅懷中的小女孩也睜開眼。

  

  亞亞和希克羅望著同一個方向。

  

  利耶明白,只有在一種情況下,那一大一小才會做出這樣的行為,他的手指快速地移向劍柄。

  

  果然,他們說:

  

  「『來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醉琉璃 的頭像
醉琉璃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