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曲 危機無聲到來】

  

  

  大門後,是一條走廊。

  

  和菲尼克他們曾在地上樓層見過的相比之下,這條走廊顯得極為寬敞,足以讓多人同時並行。

  

  不過,也許是種不成文默契的關係,菲尼克他們依舊是維持著原先的隊伍排列。

  

  希克羅為首,緊接著是利耶和亞亞,菲尼克則是難得的讓自己落於利耶他們的後方,和路希維德兄妹並肩行走。

  

  再更後方,是萊姆綠、紗主以及貝特蘭菲;至於最後邊,則交由格拉賽亞負責壓陣。

  

  走廊的兩側,每隔著一段距離便架立著一支火把,橙紅的火燄有些扭曲地燃動,將投映在牆面的影子,地面上的影子,都一併拉扯得歪歪曲曲,像是剪壞的紙人形。

  

  走廊的距離不算長,很快就到了銜接著樓梯的入口。

  

  從樓梯口的上方往下探望,猶可以看清幾層階梯。但是再往下,便是不見底的闃暗,那是因為火把的架立只到走廊盡頭為止。

  

  陰影和那份幽暗交融成一隻怪物,在底端蜷伏著,靜靜地等待來訪者踏下入內的腳步。

  

  菲尼克正想自懷中掏取出夜光菊照明的時候,一道奇異的光紋在樓梯的一側壁面上浮現。和方才大門的情況一樣,螢綠的光紋就像是受到無形的牽引,它快速地向下移動,並且不斷地勾勒出繁複的圖形,如同枝葉繚繞蔓生,一轉眼的時間,就將整面牆壁佈滿,黑暗被驅離得一乾二淨。

  

  藉由光壁的照明,利耶一行人頓時得以見到樓梯的全貌。

  

  和地上一樓通往地下一樓的樓梯十分相似──差別或許只在於這整面佈滿光紋的牆壁──樓梯相當的長,長得似乎沒有盡頭存在。

  

  瘦小人影率先踏下了腳步,希克羅也跟著無聲地踩下。這人,連走路都是無聲無息的。

  

  可是,利耶卻是不知道為什麼停在樓梯口的位置,遲遲就是沒有跨出腳步。

  

  普魯魯冒險團的年輕團長不動,後方的人們當然也就沒有前進。

  

  「團長先生?」菲尼克微感訝異地喊,而等他喊出對利耶的稱呼之後,他才終於發現到,先前纏繞在他心頭的異樣感究竟是什麼了。

  

  褐髮青年的背脊是僵直的,包括他的手臂肌肉,甚至就連他的手指,都是攢得死緊。

  

  那模樣,彷彿是極力地忍耐什麼。

  

  忍耐什麼?是什麼,又需要他忍耐?

  

  「阿利斯?」路希維德兄妹異口同聲地喊。

  

  西維滋只是單純的納悶,不懂褐髮青年怎麼突然就不走了。可是法兒不同,她的嗓音滲入擔憂,她總是能比兄長更為細心地注意到一些細節的地方。

  

  原本走在前頭的希克羅亦停步,他回過頭來,然後那雙深藍色的眼睛流露出一絲愕然。

  

  那是菲尼克等人,第一次瞧見那名對人事物都漠不關心的獎金獵人,在他們的面前毫無隱藏地露出如此明顯的情緒。

  

  在對安傑西斯開槍的時候,希克羅的眼睛荒冷得可怕,彷彿他欲殺害的對象只是一個無意義的肉塊;當喪失關於自身一切記憶的時候,希克羅只是無動於衷,似乎記不記得都無關緊要;而在親眼目睹佇立在血腥中心的亞亞的時候,希克羅的吃驚也只是一瞬,隨後就冷靜地接受面前的景象。

  

  這樣的希克羅,卻因為現在的利耶和亞亞兩人,而毫不隱藏地洩露出他的愕然。

  

  路希維德家的女孩忽然想到,那名獎金獵人是蘭卡.拉克西絲潔奧卡的第一位徒弟。所以說,在更早之前,他會不會和利耶及亞亞是認識的?

  

  在利耶和亞亞還沒有二度喪失記憶之前。

  

  「團長先生?小公主?」如果能讓希克羅露出那般的表情,就代表著一定有重大的事故發生。菲尼克趕忙地跨出腳步,他伸手捉住了利耶的其中一隻臂膀。「團……!」

  

  菲尼克的聲音乍然中斷,他明白為什麼希克羅會露出那樣的表情了。因為平常總是展露爽朗笑顏的褐髮青年,現下卻是臉色蒼白、額際沁滿冷汗,他的表情甚至是扭曲著。

  

  待在青年懷抱的小女孩則是全身都在發著抖,大大的眼睛盛滿恐懼,死命地盯住樓梯底處,彷彿那裡即將竄出什麼可佈的怪物。

  

  「喂,你們,怎麼不走了?」看不見前端的情況,紗主微蹙了下細細的眉,稚氣而冰冷的嗓音就像是一個鍵,瞬間使得怔立不動的利耶一震。

  

  接著,普魯魯冒險團的年輕團長開口說話。

  

  他說:「啊,沒事,只是剛剛想到某些事而已。」

  

  進入眾人耳中的聲音是如此平靜,並且就如同往常,帶著招人喜歡的爽朗笑意。

  

  但是,菲尼克的臉色卻也跟著白了。他捉著利耶臂膀的手指是猛力地收緊,他的聲音擠出,像是呻吟像是悲鳴。

  

  「團長先生……」

  

  倒映在鏡片後黑眸內的那張年輕面孔,依舊是蒼白、扭曲,和那道聲音簡直是極端的對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醉琉璃 的頭像
醉琉璃

SAINT-天聖

醉琉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